第十二章 是他

    洪青一愣,道:“什么成了?”

    林昆兴奋解释道:“刚才老大光头强和熊二也在群里出现,听到老四你的消息,立刻就要找个时间咱们一个宿舍里的四兄弟聚一下,我琢磨着毕业也四年了,四个人聚是聚,全班聚也是聚,就发起了一个同学聚会,结果仅3人要看情况,加上老四你,余下都热烈响应!”

    洪青一听,摇头道:“同学聚会?我哪有时间?”

    林昆一瞪眼:“我说老四,大学四年,同班同学,好不容易一聚,你居然说没空?”

    洪青道:“我们村的情况刚才我也和你说了,马上就要修路,你说我有没有空?”

    林昆摇头道:“没空也得抽出空来!说起来,这次聚会能够发起也是因为你,咱可说好了,时间就定在8月10号,今天是6月25,算算正好还有一个半月,地点当然在咱们学校,到时你必须得到场。不要以修路为借口,在这一个半月里,你赶紧把路修好不就得了?”

    洪青无奈:“到时候再说吧。”

    林昆道:“反正到时绑也要将你绑去。”

    吃饱喝足,两人又聊了许久,才回宾馆休息。

    一夜无话。

    只不过洪青在临睡前逛了趟天下交易平台,购了次物,才分别服下精气、养神二丹,睡下。

    第二天一大清早,林昆向洪青告别。

    身怀贵重物品,林昆也是有些不放心,他要尽快赶回常沙组织拍卖会,将其拍出。

    洪青一个人在宾馆休息到十点,才起起床一番洗漱,出了宾馆。

    又步行了大约十几分钟,到了青溪镇第一中学,小妹洪依一正是在清溪一中读初二。

    一个月没见到小妹,洪青心里些挂念,而今天恰巧又是周五,心里想着干脆下午让就她请半天假,带小妹在镇上买几件衣服,以及一些日用品,那个丫头乖巧懂事,一个人在学校,省吃俭用,虽然每个月自己也给她除火食费之外的一些零花钱,但她却什么都舍不得买,偷偷攒起来,给妈补贴家用。另外还有手机,自己的老人机也要换了,倒不是嫌弃它老土,而是摔过几次,信号很不好。

    当然了,也要给小妹买一部,以后也可以常常打电话联系。

    对自己年纪还不到十三岁的小妹,洪青却是疼得比父母还紧,以前困难就罢了,现在身上揣着昨晚林昆转过来的一千万,有钱了,当然要给她最好的生活条件。

    到青溪一中时,正赶上中午放学时间,人头涌动,喧声鼎沸。

    洪青来过不止一次,估计了一下时间,便是直接就到了女生宿舍楼门口等侯。

    女生宿舍楼中,303宿舍里。

    此时正发生着一件不愉快的事。

    “洪依一,你刚才碰到了我放在桌上的手机,差点摔到地上,你说怎么办?”

    三名抹着浓汝、染着各色头发、穿着打扮非主流的十四五岁小太妹模样的女生围着一名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其中一名年纪看上去最大的小太妹手里拿着一台苹果7PLUS,晃了晃道。

    小姑娘肤色微黑,身材瘦弱,不过五官很清秀,显得楚楚可怜。

    她抿了抿嘴唇,有些自卑地看着对方手中那台精致的手机,小声道:“我,我只是不小心碰到了而已。”

    “不小心?”小太妹扬声尖叫道,“你知道我这台手机值多少钱吗?六千多块!万一给你碰坏了,你一个天天吃咸菜的穷丫头能赔得起吗?不过虽然没碰坏,刚才我却被你吓到了,你就说该怎么办吧?”

    小姑娘一听那手机要六千多,有些后怕,怯怯道:“我,我不知道。”

    六千多块,那可是哥哥好几个月的工资了。

    而她刚才在从桌上拿饭盒时,的确不小心碰到了对方的手机,这也幸好没碰坏。

    “你不知道?那我来说!”那个拿着苹果手机的小太妹和其她两人对视一眼,一副得逞的神色,“从今天开始,只要我们三个人在食堂吃,不论中午或晚上,你都要帮我们去打饭,放心,不要你出钱,量你一个小穷丫头,也没钱给我们打饭。另外就是还有衣服,每天凡是我们三个要换洗的衣服,你都得帮我们洗。嗯,暂时就这些,现在,就去帮我们打饭吧。”

    小姑娘抿着嘴,不说话了。

    “怎么?你不愿意?”拿着苹果手机的小太妹道,“你碰了我的手机,谁知道过几天会不会坏,你不愿意没关系,就买个新的赔我吧,给钱也行,看在咱们一个宿舍,我只要你六千!”

    小姑娘一听,快哭出来了,无奈之下,只好好点头答应。

    ………………

    洪青在宿舍楼门口等不到十分钟,便见从里而走出一名十二、三岁人群中穿着明显很朴素并且身形有些瘦弱的小姑娘,小姑娘手里抱着一摞四个饭盒,显然要去食堂打饭,四个饭盒中,其中一个老旧的铝制饭盒,洪青一眼认出,那正是自己初、高中六年所用过的饭盒。

    “小妹!”洪青冲那小姑娘招了招手。

    “哥!”洪依一见到洪青,异常惊喜,小跑着到洪青面前,“哥,你怎么来了?”

    “你这是?”洪青却是指着小姑娘手中一摞四个饭盒,很是疑惑。

    “这些是我一个宿舍里的,让我帮忙打饭?”小姑娘小声道。

    “让你帮忙打饭?她们自己不会打?”洪青问道。

    “她们……她们好像在有事。”小姑娘闪烁其辞道。

    正在此时,却听宿舍楼上有传来喝斥声:“洪依一,你站在那里干什么?怎么还不去打饭?”

    “嗯?”洪青一听,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抬头看去,正看见几个抹着浓汝的小太妹从三楼拦杆上探出头,对着身旁的小妹怒目而视。

    洪青稍微一想,便猜到了大概。

    敢情是小妹被欺负了啊!

    又转对小姑娘,问道:“小妹,她们欺负你了?不要说谎,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哥!”小姑娘想到刚才的事情,委屈地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洪青见此,再没有疑惑。

    “洪依一!”

    楼上再次传来怒斥声。

    洪青面色阴沉,抬头喝道:“你们都没手没脚残废了么,要吃饭自己去打!”说罢,从小姑娘手里夺过饭盒,只留下自己曾用过的老旧铝制饭盒,其余的三个,直接就扔出去老远。

    楼上,没再有传来声音。

    “刚才,刚才我不小心碰到了别人的苹果手机……”

    见哥哥发怒,小姑娘也是有些害怕,吞吞吐吐将刚才宿舍里的事全都说出来了。

    洪青一听,肺都气炸了!

    这时,三个小太妹下来了,那个拿着苹果7PLUS的小太妹径直走到洪青面前,拿手指点着洪青,嚣张道:“你是谁?这个穷丫头的哥哥?是不是以为年纪大一些就可以在我们学校里装B?知不知道我是谁?就敢扔我饭盒?”

    “啪!”

    洪青没有半句废话,哪管对方是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上去就是一巴掌。

    不说对方的话本来就很欠抽,敢欺负自己小妹,谁都不行!

    这一巴掌,直打得那个小太妹一个趔趄,画浓汝的脸上,五个手指印一下清晰可见。

    “啊——”

    那小太妹一声惨叫后,愣住了,因为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打,所以根本就没想到有人居然敢打自己,环视一眼,不知何时四周已经围满了人,小太妹顿时就觉得许多目光都注视在自己身上,又羞又愤,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己堂堂一中大姐大,家中有钱又有势,居然在众目睽睽下被打了耳光,面子丢尽,以后还怎么在一中混?良久,她终于回过神,满脸狰狞,眼神怨毒,指着洪青尖叫道:“你敢打我?你你居然敢打我?你给我等着!”

    又一指小姑娘洪依一,恶狠狠道:“洪依一,你也给我等着!”

    说话间,拿起电话拔了一个号,似乎要叫人。

    不过很不巧,拔了几次,电话那头好像正在通话中。

    洪青这时淡淡道:“不用急着叫人了,放学后你可以回去告诉你父母,我,也就是洪依一的哥哥,教育了你,今天是周五,到周日下午,我会送洪依一来上学,那个时候,你可以把你父母、以及你全家能找到的熊人虎人全部都叫来,让我看看,你仗着什么欺负我小妹!”

    接着又对洪依一道:“小妹,走!不要去食堂打饭了饭了,哥带你下馆子。”

    说罢,拉着洪依一的手,就要转身离开。

    旁边不远处将一切看来眼里的宿舍楼管理员阿姨走过来,小声对洪青道:“小伙子,听我一句劝,带着你妹妹转赶紧跑吧,以后也不要来上学了,你打的那个小丫头,她父亲名叫王虎!”

    “王虎?”

    听到这个名字,洪青眉头却是一皱,感觉有些熟悉,像是在哪听过。

    宿管阿姨解释道:“是青溪镇混黑的,听说手底下都有人命,你惹不起的!”

    “是他!”洪青终于想起来了,不过,脸色却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

    就在一个月前,因为洪家沟通村公路款被截胡之事,洪青最后一次投诉后,出了镇委镇ZF大门,却遭到几个人拦截,然后一顿毒打,最后那几人还拿出刀子威胁,再找麻烦,就让自己一家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当时,洪青从那几人相互间的一些交流中,听到有好几次提到一个名字,并且提起那个名字时,几人都是一脸的敬畏。而那个名字,正是叫王虎。

    至于此王虎是不是彼王虎……

    到了周日,自见分晓!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