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心灵的枷锁

    如果是在以前,听到宿管阿姨的话,洪青或许忌惮对方可能会报复小妹,二话不说,便会带着小妹离开青溪一中,甚至会想办法将她转校。

    但是现在,自从服用了一枚养生丹和一枚养神丹后,不但生命能、力量大增,身体各方面素质包括目力、听力、速度、敏捷等等,都有大幅度的提升,若是让他再面对一个多月前毒打自己的几个拿刀小混混,洪青自信,可以轻松干翻他们。

    所以周日他一定会来。

    倒是要会会那个王虎!

    洪家沟通村公路款被截胡,整整耽搁了四年的发展时间,此等深仇大恨,洪青平时虽然不说,但却如一根刺一般卡在他心里,若不能报复回来,不会爽快,名叫王虎的,虽然不是主谋,但脱不了干系。

    “谢谢大姐了!”尽管决定周日仍然会过来,不过对于宿管阿姨的好心,洪青却要道一声谢。

    “我也是喜欢洪依一这个小丫头,听说学习成绩回回都年级第一!”宿管阿姨道。

    洪青微笑点头,也不再多说,当即带着洪依一离开了学校。

    “哥,你准备带我去哪儿吃饭?”出了学校大门,小姑娘问道。

    在学校里她几乎天天就着咸菜下饭,对“下馆子”倒是一直都很向往和期待。

    “到了不就知道了?”洪青笑道。

    其实洪青也不知道在哪里吃饭,思来想去,还是带着洪依一回到了昨晚住的格林豪泰大酒店,依旧订了一个包厢,点了四菜一汤。

    进了包厢后,小姑娘左看看右瞧瞧,有些底气不足,压低声音道:“哥,这里不便宜吧?”

    听到小妹的语气,心里不禁酸楚,这是因贫穷而自卑的语气。

    今天在学校里小妹被人欺负,说到底,也是因为穷,六千多元的一台手机,在小妹眼里,那就是一笔庞大数字,足以压得她挺不起胸,抬不起头来。

    洪青发誓,一定要尽快改变这一切。

    心里想着,便从随身公文包里摸出一张卡,放在小姑娘的面前,微笑着对她道:“猜猜这张卡里有多少钱?”

    小姑娘一愣,旋有些不自信道:“一千……不!一千五百?”

    见洪青摇头,又猜:“二千?”

    “哇,难道有三千元?这可是哥你的二个月工资!都省下来了吗?”

    见洪青依然摇头,小姑娘不敢往上猜了:“哥,还是你告诉我吧!”

    洪青道:“这家酒店旁边就有银行,走,趁饭菜还没上来,咱们去取点现金,到时查看一下余额,你自己数。”

    和餐厅服务员交待一声,便是带着小姑娘出了酒店大门。

    没几步,便有一所农行,洪青带着小姑娘走进自助取款机房间,将卡插入,先是取了2000元现金,接着按下“查询余额”按钮,道:“小妹,你自己过来数数吧。”

    “啊!”小姑娘看向屏幕,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

    七位数!

    最前面一位还是数字“9”。

    “九、九、九百九十多……万!?”小姑娘以为自己看花了,再三揉了揉眼睛,才结巴道。

    “嗯,你没看错!”洪青笑着将卡取出。

    “哥!你哪来这么多钱?”小姑娘虽然有些自卑,不过心里适应能力倒是很强,很快回过神来,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你知道的,我上大学时得了不少奖学金,”洪青早已经准备好了说辞,“当时便是存了2万元和另外一个同学合伙投资了一家公司,占10%的股份。小妹你也知道,我一毕业就给咱爸抓了壮丁,回到洪家沟当上村长,也就没空管理那家公司了,而就在昨天,与我合伙的那个同学找来了,他告诉我,之前的四年,算下来共有1个亿的利润,我可以分到一千万,就是你看到的一千万了。”

    “这样么?”小姑娘目瞪口呆,而对于洪青的话,却也深信不疑。

    因为从小到磊,她一直就是听着哥哥的“传奇”长大。

    对于“传奇”做出的任何事,都没有不合理的。

    首先,从小学,到高中,哥哥一直都是全校第一;其次,哥哥又是洪家沟有史以来唯一一个考上名牌大学之人,若不是英语拖了点腿,无疑就成了那年的全国高考状元;第三,到了大学,哥哥除了第一年是家里拿学费,往后就再也没从家里拿过一分钱,每年都有奖学金。

    最后还有一点,就是口碑。

    问:什么样的孩子是最好的孩子?曰:别人家的孩子!

    而哥哥,就是自洪依一懂事以来听到洪家沟大人们谈论的最多的“别人家的孩子”。

    种种事迹,使得洪依一一直都很崇拜哥哥,所以根本就不会怀疑他的话。

    “小妹!”洪青这时语气变得严肃,“咱们家现在也有钱了,不仅仅你看到的这一千万,我那公司,以后还会源源不断的赚到钱,一个破苹果7PLUS算什么,不说你只是碰了一下,记住!以后就是砸碎了,一百个,一千个,咱们眉头都不带皱一下!待会吃过饭,哥哥就给你买一个更好的,另外你不是一直想要一台笔记本电脑吗?买!还有你想要什么,统统都买!”

    “哥!”小姑娘懵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她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这个幸福,并不是可以买很多东西。

    而是哥哥的话,使得她感觉心灵之中似乎有一股束缚她的无形枷锁被打破,使她从此可以更自在。

    “别哭了,饿了吧,咱们赶紧吃饭去!”洪青帮着小姑娘擦了擦眼泪。

    接下来,两人回到酒店包厢,美美地吃了一顿,又前往青溪镇最繁华的一条街道上逛了一圈,同时买了许多东西,吃的、穿的、用的……大包小包,才上了驶向洪家沟方向的大巴。

    洪青也不是古板的人,有了钱,当然要花出去,提高自己和家人的物质生活。

    而对于洪依一下午的课,洪青也打了个电话给了她的班主任,请了假,倒也没什么。

    两人回到洪家沟,已近下午六点。

    这还是洪青背着小姑娘走了一大段山路的结果,否则,七点都赶不回。

    一路上,洪依一便如一只被放飞的笼中鸟,叽叽喳喳,欢快地说个不停,洪青见此,心中感到说不出的满足。

    到了家里,洪依一仍然没有闲住,第一时间就将巨款之事告诉了父亲母亲。

    不出意外,父亲洪大发以及母亲潘如亦是被惊得久久没回过神来。

    也是家里以前太穷了,从温饱水平,一夜之间就鲤越龙门成了千成富翁,着实需要时间去消化。

    回过神后,洪大发却是猛地一握拳头,浑身颤抖,激动的几乎老泪纵横。

    他首先想到的是,修路的钱,有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