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我是村长

    王东来还是很了解大哥的,身为京城十杰之一,他又岂会是什么怕事的人,不过也因此,更加肯定眼前的周同不简单,当即不再隐瞒,将这边的情况大概说了一下,最后道:“洪家沟的事情,我管不了,不过二姐却被这个叫张杰杂种的打了一巴掌,而周同却叫我放了张杰……”

    电话那头听到此言,一阵沉默。

    似乎在下某个决定!

    许久,王东觉终于开口:“小弟,张杰现在你手上吧,给我废了他,然后立刻带着你二姐回家!”

    王东来早就在等此言:“一定废得干干净净!”

    说话间,双手骤然伸出,抓住张杰双臂,“咔咔”两声,将其扭断。

    “王东觉,你敢!”

    周同何等耳力,虽隔有七、八米远,但是王东来电话里的声音他亦是听得清清楚楚,当听到王东觉要令王东来废掉张杰时,便知要坏,一声高喝,“张杰的哥哥张超为武界张家人,你……”

    然而没等他说完,便见王东来已然下手,又冲王东来喝道:“王东来,住手!”

    与此同时,身子化为一道残影,直冲着王东来而去,想要围魏救赵,救下张杰。

    “砰砰砰砰……”

    刹那间,拳拳相交!

    却是跟在王东来身后的五名年轻军人同时出手,拦在了周同前进的道上,双方瞬间硬碰了起来。

    人影乍合倏分!

    场中,但见五道身影倒飞而出。

    倒飞的五道身影,正是那五名年轻军人,此刻一个个嘴角挂血,脸色苍白!

    结果显然易见,他们联手之下,竟也不是周同一合之敌!

    不过,周同也是被逼退了一步。

    而对于王东来而言,这个结果,已然足够!

    住手?

    王东来冷笑,打了自己二姐,岂能说住手就住手?又起抬脚分别踩向张杰双膝。

    两声令人牙酸的骨头断裂声响起,张杰双腿亦是被废,发出惊天凄号。

    电话那头,王东觉接过周同刚才的话,同样喝道:“我管他是谁?敢动我王家人,谁也不行!”

    周同道:“你知对方是谁么?”

    王东觉道:“武界张家?那张超想要报复,让他尽管来,我王东觉一力承担!”

    周同道:“你承担得起吗?”

    王东觉道:“一死罢了!周同,这是我王家与姓张的事情,让我小弟和二妹离开!”

    周同冷笑道:“离开?张超和我交情颇深,他弟弟就等于我弟弟,你认为我会放过你王家人?”

    王东觉刚要说什么,王东来却是插话道:“大哥不必多说!”

    说完,直接挂断电话,看向周同:“想要留下我王东来,那要看你有没有这本事!”

    虎步迈出,与周同针锋相对。

    不过他心里却知道,今天恐怕要栽在这里了,从大哥的语气中他听出自己决计不是周同对手。

    王娅楠一直都在一旁,亦是听到他们之间的一些的对话,心里一下子便是慌了。

    她感觉自己似乎为大哥、为小弟、为家族惹到一个天大麻烦了!

    “怎么办?怎么办?”

    王娅楠不住地问自己,都要哭了。

    一旁的赵东强也是一脸无奈,洪家沟的这条路,恐怕是修不成了,自己赵家岭也跟混不了好了!他年轻时好武,闯南走北想求名师指点,虽然名师没遇到,却有了一番见识,此次对方阵营来了真正高手,连开着直升机而来身手比自己强憾多了的特种兵都镇不住,可见事情棘手。

    “我说,你们就这样在我洪家沟修建的路闹事,是想找死呢,还是想找死呢?”

    就在此时,从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

    “是村长!”有洪家沟村民叫道。

    说话的,正是洪青。

    在众人的目光中,洪青带着小姑娘洪依一,从洪家沟那头顺着铺垫好的平整公路,缓缓走来。

    “嗡嗡嗡……”

    忽然,又是一阵奇怪的声音传来。

    众人继续朝着洪青身后望去,居然是五辆电动三轮!

    且每一辆都超载,拉着满满五车人,算下来足有四五十,在电瓶死命供电中,风驰电掣而来。

    “村长!”

    “村长早!”

    “村长辛苦了!”

    “村长竟比我们先到了!”

    “村长好……”

    出于对洪青的尊重,五辆电动三轮在洪青身后停下,并没有越过洪青,停下后,一车车人陆续下了车,第一时间并没有往争锋最激烈的现场,而是来到洪青一侧,热情地打着招呼。

    “洪村长好!”

    赵东强亦是走了过来,打着招呼。

    而这此起彼伏的问好声,使得洪青站立之地一下子便是成中心。

    周同和赵东来这就尴尬了。

    泥马什么情况?

    二人原本一触及发,此时却出手不是,不出手也不是。

    “嗯!好!”

    洪青点点头,看了一下手机,“还有二十分钟就是奠基仪式了,定好的时间,耽误不得,有什么要准备的都赶紧去准备,至于这些闹事的……”他一指周同那一方,“我很快会解决!”

    周同脸色一沉,不得不从王东来转向洪青:“你就是洪家沟村长?”

    洪青亦是看向周同:“跟我说说,你是代表谁来的,又或者是谁叫你来闹事的?”

    周同:“……”

    洪青皱眉:“不说话?”

    周同怒了:“我在问你,是不是洪,家,沟,村,长!”

    洪青笑了:“对,我是村长!”

    周同:“……”

    洪青道:“刚才那么多人在叫我村长……你听力似乎不好。我回答你了,现在该你回答我了!”

    周同:“……”

    王东来听到两人的对话,却是感觉到一阵蛋疼。

    一个不明白自己面对的是什么存在就敢跑来瞎BB,另一个明知对方是村长,还吼着脱裤子放屁,他实在忍不住问王娅楠:“二姐,这是你们村的村长?泥煤!2个2B!2支铅笔,”

    王娅楠亦眉头一皱,她出身京城王家,知道许多普通人不知道的隐秘,周同……

    那可是一个修武者!

    村长这是找死的节奏啊!

    在洪家沟的一年时间,王娅楠深知洪青为人,大公无私,一心为民,值得尊敬,所以不希望洪青出事,不过,连小弟都不是周同对手,自己家族亦有可能面临祸端,她实在有心无力。

    此时,见周同仍不回答自己,洪青喝道:“我让你回答我,你真的听力不好吗?”

    王东来,王娅楠,赵东强三人听到此言,都不忍直视了!

    还真是无知者无畏!

    周同终于爆发:“带着一帮土鸡瓦狗的小小村长,就想颐指气使?找死!”

    说话间,一巴掌对着洪青就煸了过去。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