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大结局二

    汾阳王妃母子两人大眼瞪小眼,郭世保被人带着去玩耍。程知节的小厮和他在一处,先去看他们说过的程知节的收藏。

    各式各样的书,玉器,琥珀等物,郭世保挑了两样,这是程知节答应送他的。再去后院子里玩,郭世保跑得很开心。

    在关城的时候,住处不大,为安全,郭世保没怎么疯玩过,才会对二姐聊聊天。回京后,宅子也不大,又有父亲母亲耳提面命,虽然慈爱,也是处处拿郭世保当成唯一的一条根来看,总有拘束。

    独今天在王府里,地方不小,一堆人伴着他玩,郭世保随心所欲的一天,在他来看就是今天。

    童心犹在,还是孩子。玩躲猫猫的时候,郭世保带着偷笑,猫着身子钻过草丛下,有一个山洞在前面,那洞口不大,正好藏他自己,他早就看到,又衡量过别人身子都比他高长。

    两个小厮含笑在假山上面看着,小王爷的内弟,怎么可能不分一只眼睛盯着他。当然由着他喜欢,也是一种招待。

    那山洞是小王爷小时候常玩过,有人经常用打扫,虽然小王爷最近几年不来,也是干干净净。日头金黄色打下来,小厮们悠然自在,在想着郭小公子呆多久,指给人把他找出来。

    就听到“啊”地一声叫,郭世保踉踉跄跄跑出来。大家担心他有什么,急忙来看,见一只受惊吓的小鸟扑楞楞着翅膀,从郭世保身后飞出来,先是飞得歪斜,后才飞远去。

    郭世保面白如纸,傻呆呆在草丛上站着。小厮们也有暗笑的,山洞里黑,小鸟乱飞吓到。过来安慰他,把郭世保带到开得繁茂的石榴花下,让人取喝的取吃的来。

    “这里怎么能乱玩?”身后有人开口,是脆生生带着甜美的嗓音。郭世保见小厮们欠身子行礼:“王姨娘。”

    来人是个近三十岁艳丽妇人,打扮得脂光滑腻。郭世保家里没有小妾,好奇的看着她。王姨娘含笑过来,先数落小厮们:“这后院子里平时少有人来,这是哪一家的小公子,仔细撞着什么,看你们怎么交待!”

    “这是小王爷的客人,怀化将军家的小公子,”王姨娘平时算是安分,汾阳王妃面前也有脸面,程知节也不讨厌她,小厮们回过话,把郭世保弄走。

    走的时候,郭世保下意识回头又看山洞,没有注意到王姨娘在旁边微眯眼睛。一干人把郭世保弄走,王姨娘似在看花,打量左右再无人声,悄步去了山洞里,过一会儿才出来,带着放心的笑容走了。

    小厮们哄着郭世保:“去踢皮球,”郭世保蔫蔫的,总似没有精神。小厮们担心真的撞着什么,一面来回程知节,一面送郭世保回来。

    汾阳王妃母子长谈到现在,当母亲的怒不可遏:“你要让我们家成为笑话!”程知节皱皱眉:“母亲,房中无人,怎么是笑话!别人不会以为我们家置办不起。”

    原本是一句笑话,汾阳王妃气得更狠:“你想想你的弟弟们,他们要是先生,要是长孙,你父亲就会喜欢他们的孩子,”

    程知节难得不礼貌的打断母亲,他毅然正色,用眼光打断汾阳王妃的话。对着愕然的母亲,想上一想再道:“母亲,打小儿起,您就这么对我说,要不用功,父亲会喜欢别人。所以我喜欢二妹,她从不为别人喜欢而作什么。”

    “你这是什么话!”汾阳王妃又一次大怒指责,程知节道:“我岳父家里,姐妹兄弟间,看着吵吵闹闹,其实很好。我去军中,见到多少抛洒热血。他们无根无基,有如我的岳父,一样当大将军,有富贵,在朝中有名望。母亲,我长大了,是一个男人,如果父亲真的不喜欢我,喜欢别人,母亲,你还有我。”

    汾阳王妃愣在当地。母子之间寂静中,程知节诚恳地道:“从小我就是世子,我要做这样,做那样。二妹就不,她是家里的宠儿,在她家里,她喜欢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岳父母也并没有让她失了大规矩。母亲和父亲对我说的女孩子们,不是不好,而是全为着这样好那样好而说话行事。我喜欢二妹,她简单又单纯。”

    “简单又单纯,知节,我们家是王府,简单又单纯的孩子来到,没几天就被人拆骨头剥皮!”汾阳王妃怒火熊熊,说出来几句实话。

    程知节哈地一声笑:“母亲,二妹是简单又单纯,可不是好惹的人。”他甚至眨眨眼睛:“您不信,您等着看吧,惹到她,可是不会放过。”再挺一挺胸膛:“当然,母亲会疼她,她会孝敬您。母亲不疼她,我会对您说。她做得不对,我也会教训她!”

    得罪二妹的人,是什么样子,就是小王爷小时候那样,被二妹拎着弹弓追出去多远不敢回头。

    汾阳王妃觉得和儿子说什么话都无力,她垂下长袖不无痛心:“知节,你从小是名师教成,为给你寻师傅,舅舅费上好些心思。你小时候,就注定长大是王爷。为了你当世子,舅舅费上好些心思。”

    程知节自言自语:“难怪岳父会有捶杀的话,原来夫妻成过亲,全是娘家作主!”汾阳王妃又气起来:“这是什么话?”

    程知节陪笑:“随便说说。”还要再说什么,外面有人回话:“郭小公子被吓到。”程知节一跳而起:“我去看看。”

    汾阳王妃看着又气,对外面人道:“快送过来。”程知节只得站住,见人送郭世保来,却已经恢复颜色。还是拉着郭世保的手,见热汗不少才放心,伏下身子问他:“多吃包子,你怎么了?”

    汾阳王妃要笑又忍住,从他小时候起,听到这名字的人无一不笑,郭家再不会起名字,也不能起个多吃包子。而且郭朴对着别人是一本正经:“这是凤鸾起的。”

    还有多念书,多撕书……。想想二妹,汾阳王妃觉得全是名字起的不好。叫什么不好,叫多撒书。

    郭世保摇着脑袋笑:“山洞里黑,吓了我一跳。”程知节拧眉看跟的人,跟的人扑通全跪下:“小的该死!”

    “怎么让他一个人去山洞里?”程知节生气地道:“来人……”汾阳王妃止住他:“你不必发落,先带他去玩。”

    把程知节赶走,汾阳王妃也有法度,冷冷教训一顿,再道:“下次再有此事,一定严惩!”

    郭世保玩到晚上,程知节送他回去。郭世保来见父亲,悄悄告诉他:“王府里的山洞不好玩,像有鬼影子。”

    郭朴闻言笑:“你又胡说,自己看花了眼才是。进去见母亲,不要告诉她有鬼,你母亲听到,还不吓到。”

    “我被吓到了,”郭世保说过,郭朴摸摸他的头作抚慰,又装着不喜欢:“这样还要当大将军?”战场血肉横飞更吓人。

    郭世保噘嘴:“几时带我去,”他摇头晃脑袋:“二姐是个女孩子,怎么能去军中,父亲,这件事算是你错了!”

    郭朴大乐,想到自己是父亲,又板起脸:“怎么能说父亲错?”郭世保眨巴着眼睛:“先生说,对与错,要分明。以下对上,可以相机直言也!”

    他头摇得颇有几分秀才模样,郭朴绷不住一笑。南吉走进来:“夫人说小公子回来,怎么还不进去?”

    郭朴拍拍儿子:“走,我送你过去。”父子两个人出来月色下走上一回,清风朗月吹得心里舒爽。在正房台阶下,房中有欢声出来:“世保哥哥,”

    郭世保转身就要走,被郭朴带住肩头,当父亲的好笑:“你们都还小,”安宝婴扑出房帘,戴着满头的花翠,穿一件粉红色的上衣,水绿色的裙子,看上去似小仙子,可郭世保苦起脸。

    在安宝婴还没到身前,郭世保对父亲撒娇:“我要避嫌!”

    郭朴把儿子拎着走:“还小呢!”安宝婴乐呵呵扑上来,郭世保拼命往父亲身上靠,小嘴里发出含糊的声音:“我要避嫌!”

    “我也要避嫌!”安宝婴又学会这一句,笑眯眯扯住郭世保衣角:“陪我玩娃娃,”郭世保嘴里说着不要她,真被扯住衣角,就没有话。

    被扯进来,安宝婴对凤鸾笑:“四婶娘,”口水滴下来。郭世保只能给她擦,凤鸾含笑看着,安宝婴佐着小脸儿带着恳求:“要和哥哥玩妹妹。”

    郭世保大声道:“天晚了,你应该回家!”安宝婴笑逐颜开:“你和我回家去。”郭世保垂下头:“我不要和希逸哥哥睡,我踢人,他会说我。”

    “那你睡宝婴的床,”安宝婴欢欢喜喜转过来见郭朴:“四叔,我的娃娃今天有许多漂亮衣服。”郭朴和凤鸾对视着笑,郭世保软下来许多,和安宝婴商议:“明天我去看,今天你先回去。”安宝婴弄明白以后,咧开小嘴儿:“哎……。”

    水漫金山。

    好不容易把安宝婴哄走,郭朴和凤鸾调笑:“我和凤鸾想当年,也青梅竹马过。”凤鸾笑话他:“弄掉我的糖人,以后就赔许多,也不能算!”

    郭朴手抚上凤鸾腹部:“给你一个小子,你生下来,再给你一个。”凤鸾吃吃笑着推他:“就是人家再胖,可不能再用那法子。”她嘴角噙笑:“孙家嫂夫人,滕家嫂夫人都胖了,”

    “你这是很喜欢吧?”任郭朴怎么看,凤鸾也是惋惜的语气,喜欢的样子。凤鸾轻轻一笑:“你呀,你不懂女人心思。”

    郭朴认栽:“我是不懂。”轻拍凤鸾:“我们睡吧。”

    过上一天是虞家为虞临栖办葬礼,虽然他死去有一个月以上,固执的虞老大人还是当棺木回京那天是死期,不顾家里中落,为儿子办丧事。

    虞家被查抄,家宅大多没收。好在城外还有几亩祭祖家庙,这是不入官产,得已存留。来的人也不多,不少亲戚深恨虞临栖,不愿意过来。

    虞老大人不管,他和妻子带着仅余的两个家人,把院子打扫干净。又有几个族中的长辈过来,请了一班道士,看着还算热闹。

    点上三炷香换上,虞老大人正在泪眼婆娑时,见门外有马蹄声。家人回道:“郭将军来了。”虞老大人嗯上一声,他不觉得奇怪,他知道郭朴会来。别人都不来,郭朴也会来。

    郭朴进来的时候,见到葬事还算整齐,心里舒服许多。虞老大人没怎么哭,等郭朴祭完,拉着他到一旁小屋中,屋小又窄,却收拾得一尘不染,里面堆着许多的书,虞老大人道:“你自己挑吧,全是临栖在的时候最喜欢的书,你留个念想也好。”

    “不瞒老伯说,临栖临终还有一句话,有本书留给我。”郭朴见书少了好些,不禁难过。转身对外面灵棚看一眼,他差一点儿要打开棺木看看。郭朴知道这棺木先去别处再回虞家,临栖还是旧日模样?

    虞老大人道:“你自己取吧,只是孤本儿善本儿,就没有了。”他不避讳的叹着气,郭朴平静提醒他:“老伯,丧事不必过七天,明天就下葬,这与体制不合。”

    不管怎么样,虞临栖顶的是奸细的名声。为奸细大办丧事,总归不对。郭朴好心提醒一下,免得御史们再作文章。

    “我也打算明天下葬。”虞老大人再固执,也只能撑上一天。郭朴黯然道:“明天我再来。”他去取书,虞临栖的话只有郭朴一个人听得懂。

    有一本书是装订起来,是虞临栖手抄的一些故事。是他幼年时所写,郭朴曾夸虞临栖字好,虞临栖得意,把自己幼年写的给郭朴看,并且和郭朴互相取笑:“他年有人求我的字,我这个可算是孤本儿,这是八岁时所写,再也写不出来。”

    郭朴拿上这本书,随意翻看几下,见并没有什么。和以前看过的一样,只有虞临栖自己的字在上面,再多了些小小书画。

    秦王频频问遗言,虞临栖死前最后一句话:“故人故物。”郭朴取书回家,放在书案上慢慢地翻看着。

    看不出什么异样来,再用手细细抚摸,忽然一拍额头,想起虞临栖说过的另一句话,当时两个人在闲谈古代权谋,无意中说传信这一件事上,虞临栖笑道:“我有一个法子,从没有告诉过别人。古人传信一旦有失,就为人知道。不如传信归传信,信中用书画喻意,就是信被查到,当事人也未必知晓。而书画泄露出去,知道的人还是知道。”

    郭朴把手抄本再看一遍,看出来不一样。以前没有的图现在出现在页角页眉。第一页乌云滚滚不见天日,画面很小,所以不易觉察。

    第二页只有八仙过海。第三页是几朵李花,郭朴琴棋书画俱全,看出来画得好是好了,有几分僵呆。虞临栖也是画中一绝,这却是他的手笔不错。

    郭朴心里已猜出来,怦怦跳着翻开第四页,果然是桃花数枝,开得炽烈。第五页,是杏花,第六页是石榴花……。余下全是花朵。

    郭朴沉吟半晌,不能确定这是虞临栖留下来的信息。卷起书放怀里,让南吉备马,决定去和大帅商议。

    有些事情,不好乱猜。

    大帅府上隔开一条街,是京里最大的一座酒楼。平时贵人无数,生意一直到深夜。郭朴去了城外虞家回来,已经是初下午。闻到酒楼上酒菜香,南吉又道:“方二老爷像在上面?”

    方二少百般不情愿,年纪也到了不能再卖俏的时候。郭朴今天有事,怕遇上他就拖上去喝酒,打马往街边儿避,又自己留神看着方二少不要就在楼栏杆口。

    没走几步,见到秦王府中的家人在楼下。郭朴心中一动,就知道秦王殿下也在。见家人们四散开,又牵马,郭朴下马避到小巷子里,他现在不太愿意见秦王。

    小巷子笔直对着酒楼,有几个摆摊儿的遮掩住身子。见秦王微笑下来,还是他微笑春风的模样。

    和平时一样,上来站定,对家人们摆手:“散钱给穷人们。”家人们拿出数千钱来当街洒出去,足有十几把,吸引得乞丐们都来抢。有一个乞丐过于感激,又是最后赶来也拿到钱,见秦王又从身边走过,大着胆子跪下来磕头:“多谢大官人,”

    他初进京,不认识贵人们衣服,看着锦绣都差不多。这一下子跪急了,郭朴清楚的看到秦王殿下面上起了一阵烦恶。

    郭朴大惊失色把马缰丢给南吉,自己走出来两步要看得清楚,又一次仔细看到秦王眸中的恼怒。

    这是秦王殿下?要知道殿下最会的功夫,就是他的仁善心。

    对面有一个人目不转睛也看着,这是廖易直。他和郭朴对上一眼,心意相通后,廖易直使个眼色,先自回家。

    郭朴缩回巷子里,觉得怦怦跳着的心平静不少,才上马往廖大帅府中去。公主笑盈盈往外走,碰了一个顶面:“你自去见大帅,”

    郭朴欠身子让在一旁,等公主过去要走,听身后有人回公主话:“怀化将军夫人送信来。”郭朴一愣,心中有事没有多问,先去见廖大帅。

    廖大帅在书房里仰面沉思,见郭朴来只手指指离自己近的椅子,还是沉思。郭朴的话不能再等,打断廖大帅沉思道:“秦王殿下,只怕有变!”

    这话好似鞭子,抽得廖大帅坐不住。他原本是主人位,与郭朴隔得有距离。索性坐到郭朴身边,低声问:“你知道什么?”

    郭朴把虞临栖的手迹呈上:“大帅您看,以前我看这书的时候,没有这些书画。”廖易直接过来翻看过,对那指甲大小的画道:“这像是念书的时候信心涂鸦,我也这么过,我孙子也这样了。前天我看他的功课,书上无处不涂着东西。”

    看书的时候,随手画上几笑,这是许多人会做的事情。

    郭朴认真道:“大帅,这像是代表瞒天过海,和李代桃僵。临栖的画笔,怎么画得这么呆?”廖易直只是笑:“我倒觉得这么小块地方,他画上八仙过海,这笔虽然细,这功夫也不错。”

    “大帅,临栖对我说过,画花要是无神,等于僵死。”郭朴把虞临栖的话学出来,廖易直早就眼神儿紧绷,可是表情还很轻松:“这也不能乱怀疑。我刚才亲眼见到的,倒是证据!”

    郭朴大喜:“您信我的话?”廖易直苦笑:“我信我的眼睛,自从你也说秦王怪异,我连着跟着他好几天,看上去和以前一模一样,皇子们的举动,别人很难模仿,”

    郭朴轻吸一口气吐出来,声音虽轻,却在两个人心里都起波澜:“要是皇子们模仿的呢?”廖易直眸子里,闪过的是惊恐万状,这是郭朴从认识他,头一回见到的表情。再困难的情况下,也没见廖大帅这样过。

    这恐怖的表情,让郭朴有毛骨悚然之感。两个人足足对视一刻钟,廖易直收回眼光:“你也许是对的,你是最了解虞临栖的人,这几年用他用得不错,他居然还对不住你。”

    “人已经死了,再说不是临栖有叛国之心,是他想错了心思。”郭朴推背图的话回出来,廖易直嘴角有若有若无的笑容:“这种东西哪里能信!要是看看风水,我还会信几句。”

    他摸着脑袋没有主意,道:“我进宫去见见贵妃,看看她的语气。”郭朴小心道:“和贵妃说话,还是要小心的吧?”

    “我倒要你交待!”廖易直觉得一个脑袋有三个大。见身上衣服不用换,和郭朴徐步出来。他心里惊疑不定,一辈子官场风波,今天想到的事还是让廖易直头脑胀晕。

    让郭朴回去,廖易直坐上轿子往宫中来。路上想了多少回,还是百思不得其解,这有可能吗?可作为忠君的臣子,皇帝示意是秦王殿下接大宝,廖易直的古代忠君思绪,是一切为秦王。

    才步入宫门,见贵妃宫中的太监气喘吁吁跑来,见到廖易直站住,廖易直笑骂他:“你少了什么东西,要跑这么快。”

    太监挨骂,反而大喜:“大帅快去,贵妃有急事宣你。”廖易直挥手:“那你还不快些。”自从皇帝要定秦王,贵妃有时候一天找上几回,廖易直已经习惯。

    贵妃在宫中坐立不安,心头的阴影让她觉得喘不过来气。才吩咐过不久请廖易直,停不上多久就要问人:“大帅来了没有?”

    宫女小心回话:“才走不到盏茶时分,想来大帅更过衣冠再来,还要有些时候。”贵妃烦躁的一拍案几,怒道:“我知道!”

    服侍的人不知道贵妃为什么大怒,却明白此时不要触犯到她。贵妃又问第三次时,凤眼斜吊起来,有些抓狂:“大帅在哪里?”

    离贵妃最近的宫女战战兢兢,回话的时候很怕自己回得不好,贵妃要拿自己出气,刚要说话,外面有人及时道:“大帅宫门候见!”

    宫女不易觉察地松一口气,贵妃也悄悄松一口气。她无事发怒,可以解释得过去。急切地道“快请。”同时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心烦意乱,竭力平稳心情。

    廖易直一进来,贵妃迫不得已命人:“都出去。”等人出去,她深吸一口气,不怕廖易直知道自己心情不定,问出来的第一句话,正打在廖易直心里:“秦王殿下最近如何?”

    心中有事的廖大帅脱口而出:“您也看出来?”贵妃闭一闭目,两滴子泪水涌出来:“我是才发现,秦王才出去没多久,我越想越不对,就赶快请你来。”

    廖易直定定神,知道自己说错话。他本来是想察颜观色,再作定夺。现在成了廖大帅主动来揭发,廖易直性子刚硬,这是多年从军而致。正因为多年从军,他养成狡猾的习性。

    能对郭朴说出来:“百年后从大宝者,你我再相从。”足见廖易直的狡猾。

    现在话多说了,廖易直得好好惦量惦量,要是自己和郭朴猜错,算是离间母子亲情。要是猜对了……。他心里盘算一下,郭朴和汾阳王府的亲事,就成门当户对!

    救驾的事,从来功高。

    贵妃等不及他再说话,先垂泪道:“刚才他来,我问他几句话,回答得虽然不错,可我觉得不对。用母子间的话试探了一下,我……”她忽然失声,很想痛哭,又用帕子死死掩住,不愿意被别人听到。

    他们坐在宫室中,廖易直知道这里还不如他的大帐稳当。他起身对贵妃深施一礼:“恕臣无礼!”先走到帘帷里看一看,贵妃也明白过来,不顾身份走下凤榻,和廖易直一起把四处全看过,再不避君臣礼节招呼他,有恳求:“此时顾不得许多,请大帅坐近些说话。”

    除了廖易直,贵妃想想应该相信谁,她还真的想不起来。宫中的人,可以被贵妃笼络,也可以被别人笼络。

    只有忠心的臣子,抱定政见后,几乎死不回头。

    廖易直精明地看这里并无外人,他先躬身道:“贵妃请上坐。”他屈膝跪在贵妃膝下,衣角几乎碰到贵妃裙角,轻声问:“娘娘与殿下母子,可想到些什么?”

    “这不是我的皇儿。”贵妃说出来,自己也惊惧莫明,又是害怕又是痛心地看着廖易直,好在从来能把持住,泪飞中强自稳定下来,哽咽道:“大帅您想到些什么?”

    廖易直低声回话:“臣是亲眼所见。”把今天遇到的事说出来,贵妃心中更为明白,越是明白越是心里冰凉:“我的皇儿,哪里去了?”

    秦王出了名,也为宁王不耻的一个名声,就是他最为怜惜贫苦之人。这本是贵妃的教导,从小说到大的面子上功夫,贵妃自己最为有数。

    秦王舍钱见到乞丐离得近,从来不会厌烦。就是心里不喜欢,多年修养也不会表现。这种习性,倒是宁王殿下所有。

    “当下之计,请贵妃先去看宁王殿下可好?”廖易直低声道,贵妃手按一按额角:“我马上就去办。不过大帅,只有这些还不足够,”

    廖易直把郭朴的话也回出来,贵妃有了笑意。此时有了浅浅的笑意,不是母子间不足够担心,而是贵妃对郭朴的示好。

    宫闱中呆上几十年,贵妃马上有了主意:“瞒天过海,李代桃僵,好主意。不过,我也有了主意!”

    先命廖易直起来,贵妃拭去泪痕,喊一个宫女来:“今天有几样异邦的菜,我说赏给大帅,还没有送去。你带大帅到东小殿去用。”

    东小殿里,廖易直还可以听到这边的话。刚才他们检查的地方,就有这一间。全是宫缎作为帘幔遮掩,宫室中的人看不到这边。

    廖易直没有心情吃喝,手里拿着酒杯,耳朵听着外面贵妃说话。她沉沉稳稳吩咐:“请秦王殿下,宁王殿下来见我。”

    笑容出现在廖易直面上,他静静候着,几样子菜又实在好吃,不觉时间过去,外面进来秦王和宁王。

    他们一同出现,廖易直很想去看一看,可是有侍候的人在,他不敢乱走动。这个时候一个宫女走过来,屏退别人,轻施一礼低声道:“贵妃请大帅自便!”

    廖易直得以走到帘后看秦王和宁王面色,头一回他发现这两个人长得很相似,两位殿下初看都像母亲,仔细看面盘子,却像皇帝。

    就是身量儿,也是一般的高矮。

    贵妃也发现这一条,以前她只在儿子身上找像自己的地方,今天才发现除了鼻子眼睛以外,秦王和宁王有许多相似之处,也就是说,相当的好伪装。

    她心中冷笑一下,缓缓道:“喊你们来,是有件为难事情。宁王,”她满面春风转向宁王:“今天早上御史们弹劾,说肖国舅又惹了事,这已经是今天第三件,皇上昨天来很是生气,是我劝下来。不过这件事情,还是要发落的不是?”

    宁王面上只是恭敬,秦王垂下头,贵妃没看到他的面色,廖易直角度倒看出来秦王面上掠过恨意。

    “我本来想对肖妃说,后来想还是请宁王殿下来对你说,这事不过三,不能再不处置。”贵妃嫣然含笑,她自己的兄弟还不敢乱称国舅,肖妃的兄弟外面多称国舅。吃酒打架闹事争东西的事,一年会有好几件。

    贵妃的人办事情,从来她自己很满意。她不薄待肖妃,也不薄待宁王,不过一年之间,给肖妃的亲族生上几件事情,再蓄意夸大,这就行了。

    “肖国舅现是个官儿,总做这样事情,有失官体。宁王,依我来看,让他们兄弟回乡去安乐,那里离得远,咱们听不到,随着怎么争女人争东西,全由着他,你看如何?”贵妃轻笑着说,见宁王不无慌乱跪下来恳求:“肖大人等皆年青,请娘娘饶过他们这一回。”

    贵妃笑吟吟:“不年青了,你也三十多岁的人,何况是他们?”见秦王总不抬头,贵妃含笑唤他:“秦王,你的意思呢?”

    秦王初一抬头,宁王的眼色就扫一下过来。廖易直看得真真的,心里紧了一紧。贵妃看得真真的,更坚定她心里的想法。

    “回母妃,官员们这样的事多见的很,兴许也有人夸大,依儿臣来看,不妨再细查一回。”秦王陪笑道。贵妃还是含笑:“哦,你说得也是。”

    喊来他们不过只说这几句话,贵妃露出疲倦的神色:“我累了,宁王殿下可先回去。”宁王慢慢退出来,贵妃对秦王道:“去年对你说过,给我抄几卷祈福经卷。你可还记得?”秦王滞住,他不知道有这事无这事,但一眨眼之间,迅速明白要应承,忙道:“最近事多,请母妃莫怪!”

    “我这几天心神不宁,你今天就开始抄吧,就有什么事,能比我心里不痛快更要紧?”贵妃笑吟吟喊过宫女:“带殿下去抄经,晚了就住下来。”

    秦王有些惊慌,小心回道:“母妃,儿臣还有事,容我明天进来再抄!”贵妃沉下脸:“你最近竟然不眷顾我,快去!抄不完不许出宫!”

    廖易直微微一笑,回到座位上吃东西时,吃得十分爽快。

    过了一会儿,才有人来请他过去。贵妃是真的有疲倦:“大帅,我困住他在宫中,有劳你……”她眸中又有了泪水,起身拜了几拜:“有劳你们找回秦王!”

    当天晚上,贵妃有恙,御医们看过,第二天更为严重。秦王殿下侍疾宫中不能出来,宁王殿下带着其它的皇子们来说了个笑话,贵妃多用了几口饭,含着眼泪对皇帝道:“我平时少与他们亲近,不嫌我宫中有病气,让宁王殿下和秦王一处陪我几天,只怕我的病能好。”

    宁王殿下,也宫中侍疾。

    不过三天功夫,廖易直和郭朴想着法子找遍能找的地方,又查过最近出京的人。贵妃更为聪明,困住宁王后,从宫中打发人出来,说宁王要寻找东西,借机把宁王府中搜了一回。至于秦王府上,更不用说。

    郭朴手捧着腮,对着窗外夏日的日头苦恼:“人会在哪里?”廖易直负手在窗前,明晃晃的阳光照在他面上,虽然一头汗,廖易直也不躲避:“应该还在京里!”

    两个人同时回身:“会在别人家?”廖易直马上转身过来:“快,把宁王和各府中的联系再看一遍。”

    宁王和郭家,郭朴道:“只有银钱往来!”宁王和别的商人家,廖易直道:“这些商人们,有这么大的胆子?除非是他的买办,别的商人全是老字号,不怕株连九族?”

    再查宁王和官员们,又过了两天,才锁定在几家王侯之府。这几位全世代功勋家,和宁王殿下素有来往,说结党谈不上,走动算是可以。不过他们和秦王殿下也一样。

    怎么去搜,廖易直和郭朴全犯难。宫中派几个高来高去的人很容易,只是王侯之家自己也有高手,一家里遭贼还好说,正值皇帝更换之际,几家王府全这样,只会让大家疑心。

    想来想去没有主意,郭朴忽然想起来凤鸾最近鬼鬼祟祟,让她不要出门,她像是和什么人在通信。

    晚上回去砚台里有墨,笔是才洗过的,不知道凤鸾在弄什么。妻子有事情瞒着自己的感觉,郭朴不喜欢。

    这一会儿纠结想不通,先去见公主,做一个包打听:“凤鸾前几天和公主通信,是说什么事情?”

    庄敬公主见郭朴过来,知道他是散心,正吩咐人备茶水等物,见郭朴这样问,笑得前仰后合。她是个庄重的人,做这样的姿态,郭朴大为意外,问道:“难道有什么不该做的事?”

    “全是该做的事,没有不该的。”公主越发笑得欢乐,郭朴问不出什么,有点儿碰鼻子灰。正要走,见二妹过来。

    二妹见到父亲在,也是一愣。小跑着上来问:“最近常不回家,母亲问去了哪里?”当着庄敬公主,郭朴骂道:“要你多问!”

    不用看公主,也知道公主又在笑。郭朴停下来又不走了,二妹对父亲瞅瞅,只问公主安好,再就和她有一句没有一句的聊,居然不说来有什么事。

    郭朴心知肚明家里又有什么防着自己,只是想不明白凤鸾防自己什么。叮嘱二妹乖巧,郭朴走出来。

    他对公主府上虽然熟悉,也不能直奔房外去偷听。来见廖大帅,指望他能问出来。廖易直还在皱眉苦思,见郭朴进来就问:“大帅,我妻子和公主有什么私房话?”

    “扑哧”一声,廖大帅哈哈大笑。不仅大笑,还手指着郭朴:“你还不知道?”郭朴摸不着头脑:“什么事?”

    廖易直卖关子,收住笑容又苦思,眼角唇边不住有笑意又收回去。

    郭朴呆坐半天不得主意,只当凤鸾有了身孕,又不知道折腾什么。横竖自己不回家的去处,凤鸾也知道。女儿又亲眼见到自己在,郭朴先丢在一旁。

    心思从女儿身上一转而过,郭朴一拍大腿:“大帅有了!”廖易直装糊涂,怕郭朴再问自己他妻子的事,道:“有什么,”再一想笑骂:“你才有了!”

    郭朴凑过来,附耳说了一通话,廖易直连连点头称是:“好,这主意不错。”

    过了两天,汾阳王妃在家里更是生气。她天天喊避暑,其实一天也不愿意走。丫头见她坐着半天不动,小心问道:“不如今天去园子里逛逛,家里反正有小王爷在。”

    “我走了他才趁心,给他们腾出空子,我不走,让人去后面看看,他们两个人可守礼?”汾阳王妃不忿地道。

    后园子里,程知节等好几个人在这里。新婚才两天的滕有聪在,念姐儿没满月不愿意出来。他们为郭老爷子的身体,早早成了亲。好在东西都齐备,算是非常隆重。

    安希逸在,二妹也在,所以汾阳王妃不喜欢,两个孩子虽然还没有明着定亲,既然要说亲事,理当避嫌。

    还有郭世保和安宝婴。安宝婴不知道什么原因,对郭世保从一见到就喜欢。或许是郭世保有着父亲外在的好性情,对安宝婴嘴里喊避嫌,其实和气居多。又是一个不熟悉的哥哥,安宝婴总跟着他转。

    今天不一样,是二妹和郭世保特地接来安宝婴。姐弟两人带着安宝婴到处晃悠,安宝婴什么快乐,不时格格笑上几声。

    小王爷的客人,随意玩着。看着到那个山洞,郭世保用手肘碰了碰二妹,努一努嘴儿。二妹点一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才要走上几步,王姨娘又出来。二妹对于姨娘是莫明的反感,这与家庭教育有关。家里天天说的,就是郭家的女儿成亲后,房里不许纳妾。

    王姨娘知道二妹是什么人,笑得再亲切,笑得再温和,二妹还是板起脸:“我们就是去玩一玩,不行吗?”

    “还有侯府上的姑娘在,郭二姑娘要玩,多的是好水好花,何必往山洞里去。”王姨娘回答得滴水不漏,又招来两个丫头:“送客人们去好玩的去处,这里仔细有蛇吓到她们。”

    “有蛇,”安宝婴惊奇的说了一声,王姨娘心喜地道:“可吓人了,姑娘们还是别处去吧。”安宝婴看看郭世保,清清晰晰地道:“我要看蛇。”然后跺小脚,闹着道:“我要看蛇,我要看蛇。”

    王姨娘始料不及,开始硬拦,用身子挡住二妹:“二姑娘,我和你去见王妃,王妃要是说可以玩,我就放你们进去。你们是客人,有什么惊吓我们担待不起?”

    二妹眼睛一瞪,回身招手:“小王爷过来!”程知节大步流星过来:“什么事?”见王姨娘回过话,程知节故作回想:“前几天才回母亲,说这里遇到鬼影子的人是你吧?后来听说只是一个大锦鸡?”

    “回小王爷,后来从这里过的人,又被蛇缠住,这里不是客人们来的地方。”王姨娘又来上一句,二妹威风凛凛地道:“我们就要玩,我要看鬼,宝婴要看蛇。”

    程知节倒不知情,不是郭朴信不过他,而是关乎秦王殿下安危,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至于郭世保也不知道,只是父亲问他汾阳王府里玩过,玩躲猫猫在哪里最好?郭世保说在山洞里。

    只有二妹,才知道一丁点儿。

    安宝婴又吵起来:“要看蛇,要看蛇,世保哥哥说,看过蛇就给我娃娃画花衣服。”郭世保去捂她嘴,怎么全说出来了。

    程知节当然不得罪二妹:“山洞里去一回有什么,我和二妹先进去。”王姨娘花容失色不能再拦,一边使眼色告诉丫头去请王妃,一边站在旁边盯着。

    他们去了一回再出来,安宝婴再闹:“世保哥哥说那个山洞里更好玩?”

    汾阳王妃赶来,生气地斥责儿子:“这里常没有人来,怎么带着客人乱走动。”安宝婴见到她,就要抱:“二姑母,宝婴要看蛇。”

    汾阳王妃接过她,二妹趁机一猫身子,王姨娘尖叫一声:“郭二姑娘,王妃不让进去,你怎么又进去了?”

    有汾阳王妃在,王姨娘上前去扯二妹衣衫,才一触身就倒在地呼痛:“我奉王妃的命为你好,怎么你打人?”

    本来不喜欢二妹当媳妇的汾阳王妃大怒,把安宝婴给丫头们,气得直哆嗦:“知节,不能容她乱闯!”

    二妹已经到了山洞里面,汾阳王妃看势头不对,对儿子怒喝:“你们是找什么!”程知节一愣,是啊,在找什么。

    见山洞里传出来跺脚声,地上居然空洞。倒地痛苦的王姨娘露出谨慎的神色,程知节又一愣,扯扯母亲衣衫让她看,汾阳王妃只盯着山洞里,把衣袖一甩:“不要碰我!”

    “轰隆隆”一阵拳打脚踢声,二妹如兔子一样蹿出来,一把抄起离得近的弟弟,大喝道:“都离得远些!”

    假山轰然倒了下来,王姨娘呻吟一声,晕了过去。

    汾阳王妃正要大怒,见二妹放下郭世保,和看出来不对的程知节双双过去,在倒下的假山地下面,扶出一个人。

    这个人衣服虽然脏,面容虽然瘦,身上有枷锁,也还可以看出来他的面容。汾阳王妃惊呼一声:“秦王殿下!”也晕了过去。

    一个月以后,郭朴又晋一级,升为大都护。他去见廖易直:“以后可以使唤徐云周!”虽然是平级。又咬牙切齿:“临栖出了事,他竟然把自己女儿也一起不要!”

    廖易直微笑:“汾阳王天天来见我,要把亲事定下来。他在宫中跪了近半天,贵妃才肯见他。天天玩乐,宁王送给他好几个姬妾。这一次事情,百年的体面,至少丢了一半。”

    郭朴懒懒散散:“大帅做媒嘛,小王爷还不错,我将就事儿吧。”

    “嗖”地一个晶莹的东西飞砸过来,廖大帅跳起来骂:“老子做媒,你还将就事儿!”郭朴手急,见来物晶莹剔透,不是玉就是玛瑙,又来势急不敢硬接,侧身让开撩起衣摆接住,笑嘻嘻送回去:“大帅,您的玉砚,还好没有坏!”

    贵妃在宫中在和人说话,是个上年纪的宫人。她有志得意满之态,淡淡道:“肖妃娘娘不再哭闹了?”

    “冷宫里凄凉,再怎么哭闹有什么用?”宫中至少也有四十岁以上,陪笑道:“皇上她是见不到的。”

    贵妃冷笑:“她竟然还真的相信那八字是宁王的,而宁王也居然真的相信。”早早备下来让宁王做乱的一个手段,现在如愿。唯一没有想到的,宁王居然敢扮成秦王。他准备等皇帝当上太上皇以后,来上禅上这一手,秦王向来仁厚,表面上从来这样。

    成大事者,从来有惊险。贵妃不胜嘘唏,又展颜一笑,重赏过那宫人命她出去,喊自己的贴身宫女过来问她:“去告诉太子,命诸王来贺,辽东让孙氏王妃入京。”

    宫女去了不一会儿回来:“太子说,正要来问贵妃娘娘,孙氏王妃这几年颇有战功,她上书要封赏的事,娘娘说做主,应该是有主张?”

    贵妃含笑:“当然,我自有主张!”随手取过几上一个奏折,这是庄敬公主呈进来,落款是大都护夫人郭周氏的名字。

    升了官的郭朴安心来陪凤鸾,凤鸾三个月后腹部微隆,人却不安分起来。这一天菊花开得真好,郭朴得了几盆嫣然黄紫,奇妍斗香。让人搬到房中,问一声凤鸾,丫头们又回不在。

    郭朴不悦,纵然花好,一个人也没有精神去赏。泡了壶茶,陪郭老爷子晒日头,直到晚上,才见凤鸾从外面进来。

    沉着脸的郭朴有心不理她,见凤鸾对自己一笑,到房里去换衣服,出来就张罗晚饭,一会儿不得停。

    郭朴又不忍心:“你有了,还有二妹在,让她学一学。不然还有管家的人,你只忙活什么?今天不在,昨天不在,从上个月起,你就天天出去,你倒不为孩子想着。”

    “我并没有乱走动,坐车出行得慢,去了孙嫂夫人那里坐了一下午,你难道不让我出去转转?”凤鸾回答过,郭朴总没有话回,只能闷闷不理她。

    晚饭上来前,凤鸾忽然提了一句:“孙王妃要进京,你可知道?”郭朴警惕地道:“她进京,与我何干?你天天无事,就打听这些去了?”

    “我白问问,怕你不知道,”凤鸾取笑他:“对了,她还是一个人,你说这一次进京,是不是要给你生多吃咸菜?”

    郭朴好笑:“多吃咸菜在你肚子里。”凤鸾一下子黑沉下脸。她一生气,郭朴大多会就着她。今天装看不见,反正悠然自得:“多吃咸菜,这名字不错,凤鸾,你好好的生下来。”

    晚饭后,凤鸾告诉二妹:“你父亲不打算疼你们,要给弟弟起名叫多吃咸菜。”二妹劝解她:“母亲生个妹妹,就叫不成多吃咸菜。”

    凤鸾抬手要打:“指望你来劝我几句,你倒说这些话。”二妹嘿嘿笑着表功:“我帮母亲送多少信,又管接送母亲,我比世保中用得多。”

    凤鸾只平了一波气,关于名字的气还没有平,探探郭朴口风不变,忧愁好几天,真的叫多吃咸菜,这多难听!

    腊月里孙氏王妃进京,下榻在为她准备的寓所。才到没多久,就有旨意宣进宫。为她更衣的人笑着道:“足见贵妃重视王妃。”

    “哼,她的那几个人把我日子搅得一团乱,我还要好好看待,还要对她听命依从。”孙氏王妃虽然是抱怨,却只想叹气,过个安生日子多么难。

    换上大红色金银线丝绣衣服,孙氏王妃忍不住还是要问:“郭大都护的夫人生的什么?”跟她的人笑:“咱们这不才到,一会儿您进宫去,备份礼物去郭家问一问。”

    出来孙氏王妃等不急,问驿站的人,驿站的人乐呵呵,像是他生孩子一样:“巧了,今天办满月。”孙氏王妃着急地道:“男孩女孩?”

    “男孩,是第二个公子,去大都护府上贺喜的人,都有酒肉和赏钱,您进了宫,我这就去看看。”驿站的人说得没有难为情。

    孙氏王妃默然,居然停下脚步,默然转为三分黯然。跟她的人劝她往外去:“就生一百个,也不如您功高。不就是儿子,多给几个丫头,一年生三、四个都有。”

    想想自己为贵妃十分效劳,孙氏王妃有几分底气。她重整辽东,愿意拿整个辽东来换郭朴。这就匆匆进宫,恨不能马上见到贵妃。

    宫门口报了姓名,没有停顿就有人来接引。孙氏王妃十分得意,宫中应该知道辽东的重要性。又接高丽等国。辽东一旦陷落,宫中从来睡不安稳。

    几个打扮不一般的女官来接,笑语殷殷:“贵妃盼了好几天,可把王妃给盼来。”孙氏王妃见这些人都十分容貌,心中暗暗警惕。要是再成亲,贵妃再来上一回,孙氏王妃心想,不可不防。今天也要敲打她几句,免得贵妃总以为自己好欺负。

    上一次愿意低头,是和刘据早有夫妻矛盾。这一次,可不行!

    贵妃在暖殿中见到她,不知道为何,她唇边笑容多多,总有忍不住就要一笑的模样。皇帝已有明诏,新年正岁传位于太子秦王。孙氏王妃见到贵妃不敢怠慢,恭恭敬敬行过礼,与贵妃坐着述寒温。

    贵妃和她是第一面相见,又有凤鸾的求恳,还有帮凤鸾说话的夫人们,还有庄敬公主的话。贵妃不由得好好打量孙氏王妃。

    生得面目端正,但是五官皆普通。贵妃又是一笑,难怪去几个女人,辽东就要大乱。又见她眸子中有刚毅,可以明白孙氏一族镇得住辽东的原因。

    再忽然又想笑,贵妃勉强忍住。款款先问辽东:“听说安宁,你大操劳。”孙氏王妃借机不动声色表白几句自己:“有贵妃娘娘运筹,兵马粮足,理当太平。”

    贵妃含笑:“不过你一个人这些年,我实在不安。”孙氏王妃起身跪倒:“回娘娘,我以为我在招夫婿,不能草草。须要守住辽东才行。这样的人选,选来选去可是少有。”

    “是啊,不过你倒不必忧心,有人为你上心选了这几年,她回给了我,我听着也是满意的。”贵妃笑容满面,其实还是在忍住大笑。

    孙氏王妃愣了一下,瞬间就明白过来,刚要说话,贵妃先道:“大都护郭朴的夫人说和你一见如故,说为你挑了好几年,人家没有回京时就挑选。左挑也不行,右挑也不行,她回给了我,说个法子,我听着虽然稀罕,不过你也许满意。”

    “……娘娘请明示。”

    “她说你英勇了得,非一般人可配。不如你效法山阴公主如何。”贵妃说到这里,孙氏王妃紫涨了面庞,置办面首?要置办不会等到今天。

    贵妃今天完全是取乐:“我想想她说得对,我为你置办了几个人,再不行,大都护说,”故意在这里停了一停,孙氏王妃还是希冀地抬起眸子,贵妃道:“他说他帐下没有成亲的将军,随你挑选。”

    凤鸾如果此时在眼前,孙氏王妃只怕要跳起来找她算账!她挣扎着不肯就此罢休,眸子闪烁着精光道:“娘娘,不是我作如此想,是情势所迫不得不如此。徐云周素来奸滑,以我来看,怕死的心多于忠心。辽东门户,必须有一人去守。我是女人,到底是个女人。”

    贵妃见这个人不死心,觉得庄敬公主说得对,她果然是以辽东来逼迫。贵妃徐徐道:“大都护既然如此厉害,只要他在,又何必辽东!再说朝中将军不少,廖大帅还不老,长阳侯才是他的第一个徒弟,还有曾行冲大人,名气早在大都护之上。”

    她眸子里也有精光,微微而笑:“还有奉节郡王萧尚真。”

    孙氏王妃只觉得熟悉,淡淡道:“我那里有位萧先生,只可惜酷爱云游,不得来朝见娘娘。”贵妃狡黠的一笑:“是吗?那以后再见不迟。”

    宫女们续上茶水,贵妃换了促膝谈心的口吻,和气很是家常,一一道来:“大都护夫人对你,是尽心尽力。她怀有身孕,还为你亲事奔波。”

    孙氏王妃几乎气破肚子。贵妃还在闲谈:“从她到京里,初有孕在家里养病,还托公主上了数个折子,为你挑选一番。只可惜满朝里挑出来的,不是老的老,就是有家的有家。”

    孙氏王妃噎了一下。贵妃道:“后来她可以出来,那样的身子一天为你跑几家,夫人们都来对我说,郭夫人对你是一片深情。”

    孙氏王妃恨不能大呼一声:“此为虚情!”

    贵妃柔声相劝:“大都护有救太子驾的功劳,大都护夫人又如此相待与你,依我看,朝中文武任你挑选。再不然,大都护有言在先,去他军中挑选吧。”

    风雪吹舞到飘到郭家,郭朴在书房里候着来人,等了一会儿不见来,慢慢道:“怎么还不请进来?”

    南吉打开帘子,让客人自己进来。是个垂头衣着单薄的妇人,头发在雪中半湿,在房中温暖中打几个寒噤,慢慢抬起头,是汪氏。

    汪氏是从小受到的教育,习惯性的打量这书房。金丝楠木书架,书案看上去像是古董。再有摆设,她直了眼睛。

    郭朴轻敲书案:“你来贺满月,倒是稀奇!”汪氏回过神,颦起眉头,眼睛挤两下,也有了泪水,哽咽着拜倒:“朴哥,你要救我一救。”

    “贱人,不要乱喊,有话直说!”郭朴被她喊的身上汗毛直耸,要多难过有多难过,赶快制止住她乱喊。

    汪氏不死心,把来前精心打扮的面庞仰起来,郭朴怒目:“低头,见官的道理你不懂,让人把你叉出去!”

    把汪氏这才吓上一跳,郭朴冷淡地道:“我只见你这一次,有话快说!”

    “我儿子,”汪氏刚说到这里,郭朴狠狠打断她:“那是小段将军!”汪氏心里凉了大半截儿:“是,小段将军把我撵出来,我现在无处可去。以前凤鸾,”

    “砰”地一声拍桌子声,汪氏不用郭朴说,赶快改口:“以前夫人说愿意雇我,她心眼儿从来好,我大胆上门,不然天寒地冻,我哪里可去!”

    郭朴冷淡地一笑,当着汪氏的面喊南吉:“去告诉夫人,有这样一个人论她以前的话,问夫人怎么回答。”

    南吉去的时候,书房里一片寂静,汪氏有心多说几句述旧的话,却奇怪今天见到的郭朴,他不说话,自己也不敢说话。

    威压重的郭朴闭上嘴,明显表露出来不愿意谈话,压得汪氏也不敢多说。

    南吉很快回来传了凤鸾的话:“夫人说,继室与前面孩子们不好,这是有的。嫉妒揽财离间,也是有的。可是小段将军病重的时候,居然不发一言相问,这样的狠心人,夫人不要!”

    郭朴对汪氏冷笑:“贱人,如何?你以为心眼儿好,就是好被你哄骗!像你这样蛇蝎心肠的人,老天理当会有报应!把你从段府里赶出,只是人为,还不是老天的手段!”

    “帮帮我吧,我能去哪里?”汪氏再一次苦求,郭朴不为所动:“你以为你聪明!你以为凤鸾好心收留你,你以后就有了和小段将军争斗的一个地步!滚!”他忽然怒声:“那是我帐下的将军,是我生死与共的将军!滚,快滚,再敢上门,包你断两条腿,爬着出去!”

    南吉在外面,见门帘子晃动,汪氏跌跌撞撞受到惊吓跑出来。郭朴负手缓步出去,看着汪氏背影还要吩咐:“南吉,这会子天还不晚,寻几个人,把她赶出京去!她这样的人,说什么天寒地冻不能容身。把她埋在雪里,一不小心就出苗!”

    说过还不算,把袖子重重一拂,权当再为小段将军出一口恶气,郭朴往里面见凤鸾。凤鸾抱着才生的儿子正在说话,她是不满意:“二妹,你名字取好没有,快取个又大又带彩的名字来。”

    二妹旁边放着十好几本书,翻得手忙脚乱:“我正在找。”凤鸾逗儿子笑:“看四弟生得多好,像你父亲呢,起个什么多吃咸菜,这以后可怎么中举怎么当官?”

    郭朴进来,调侃道:“你这不喜欢当官的人,还要儿子中举儿子当官?”见襁褓里儿子往这里斜眼睛找声音,郭朴伸出手臂:“多吃咸菜,给我抱抱。”

    “不给,怎么能叫多吃咸菜!”凤鸾抱紧儿子转过身子,并不问汪氏如何。她已经表达过自己的意思,想来郭朴也是一样的心思。

    郭朴坐下来,二妹正好解放,把书搬过来给父亲,讨好地道:“我也有客人来看四弟,我得出去招待她们。”

    “哎,顺便照顾外面所有客人,”凤鸾赶着给上几句:“你要学学了,再不学,可怎么办?”二妹答应着出去,凤鸾抱着儿子背着身子对郭朴,哄着他道:“咱们不叫多吃咸菜,咱们要叫多中举多习武。”

    郭朴起身伸个懒腰:“我躲酒呢,闲着无事,给多吃咸菜题个名字。”他喃喃着去寻笔墨纸砚:“笔在哪里,”

    凤鸾不依地抱着儿子过来争论:“怎么我们要叫多吃咸菜,要叫多有容貌,多有才气,”郭朴忍俊不禁,再板起脸摆摆当丈夫的架子:“我当家!”

    铺好纸提起笔,凤鸾担心地看着,还在理论不休,见一个“郭”字写下来,凤鸾气得迸出眼泪,抱着儿子往外面去:“我知道得罪你那王妃,我们走,让人套车,我们回临城,也不能叫多吃咸菜。”

    身后郭朴唤她:“凤鸾儿,回头来看!”凤鸾只停下脚步,拧拧身子:“不!重新起个好名!”郭朴双手执起纸张:“真的不看?”

    凤鸾迟疑着半转身子,见雪白纸笺上,写着三个字“郭世贤”。

    她欢欢喜喜转过身子,把郭世贤送过去,笑得面上似牡丹花开:“给你抱抱,郭世贤,看你父亲给你起的好名字。”

    郭朴双手接过儿子,恰好郭世贤打了一个哈欠,小嘴儿似咧不咧。郭朴大乐:“见到我他才笑,你抱着半天,他没笑过吧。”

    他这一乐,凤鸾闻到酒气,把儿子重新接过来,不乐意地道:“你怎么不漱口就进来?”郭朴马上警惕:“你不要有了儿子就不要我!”

    “怎么会,”凤鸾笑眯眯,凑到郭朴身边蹭蹭:“朴哥,你的王妃你不用担心。”郭朴恍然:“她原来是我的,辽东多富贵,我现在就上去还来得及吧?”

    凤鸾哼上一声,郭朴笑着以手拢她碎发,这才告诉凤鸾:“我回太子,孙王妃要是朝中遍寻不到,我帐下将军们任她挑选。”

    凤鸾格格笑了两声,难免笑得古怪。郭朴狐疑地问:“得色从哪里来?”凤鸾笑靥如花:“朴哥,你笨了一回,真是难得,我得记住。你想,人家是王妃,辽东何等富贵,人家会要一般的人。我对贵妃娘娘,王妃要是遍寻不到,可以多置办,咳咳,就是你对我说的故事,山阴公主?”

    面首?郭朴抬手要捶凤鸾,去势并不急快。凤鸾抱着郭世贤快快乐乐地回到榻上坐着,把郭世贤放在小床里,伏下身子欢乐无比:“世贤,这名字多好听,贤儿,你今天满月了,晚上父亲要和你争床榻了。”

    回身对郭朴噘嘴:“朴哥,你晚上会来的吧?”郭朴戏问:“你是让我来,还是怕我来争?”凤鸾嘟一嘟嘴不回答:“外面许多客人,你就此不出去了不成?”

    郭朴遗憾:“你要是不说,我还真不想出去。”抱住凤鸾狠亲了几口,嬉笑声中郭朴出来。并打帘子时,回身再笑:“这门里和门外的,可是天壤之差。”

    外面风清雪冷,郭朴被吹醒,先往客厅上来看客人,推不过去喝了几杯酒,又来看外面散酒的客人。

    四面有风的小亭子上,有一个人独不怕冷卧在一个锦榻上。就着风雪,榻前摆着小火炉,上面热着好几个酒壶。

    他喝酒不用杯子,提起酒壶试试不烫嘴,就往嘴里灌。郭朴袖手含笑而来:“萧师兄,孙氏王妃进京,你不敢见她?”

    萧尚真半仰起面庞,他有一张胜过美人儿的姣好面容,身子修长肌肤在冬天如玉般有光泽,可能与喝酒也有关系。

    郭朴取过一个酒壶陪他共饮,还是觉得好笑:“萧师兄这般人才,你匿名在王妃身边时,她就没有动过心?”

    萧尚真带着半醉,只不错眼睛看着英伟的郭朴,曼声在雪中道:“动心?我奉节郡王岂是平白无故去辽东的人。”

    郭朴笑了几声:“依我看,师兄你是怕她知道你是奉节郡王,怕孙王妃拎刀来寻你!”萧尚真似笑非笑:“她应该去寻贵妃娘娘。”

    大雪把他们语声阻断,萧尚真还是羡慕地看着郭朴,叹气道:“你以后会当大帅,郭师弟,你真是好运气也。”

    郭朴问道:“怎么你也不想当大帅?”萧尚真长饮一口酒,醉眸似美玉流动炫彩:“可怜我生为皇家人。”

    五年过去,鲜花林浓又是春日。初回京不久的武国公郭朴,带着父母亲和妻儿出城扫墓。郭老爷子临终愿意葬在京中,郭家从郭朴这一代,开始在京中度日。

    城外买的有祭祀地,把家庙安在这里。十一房里愿意当守墓的人,郭有铮和郭有铭兄弟早早收拾拜祭的东西,不时去官道上看。

    郭有铮手搭在额头上,看官道上的绿柳高柳:“国公出门,肯定一百头高头大马。”郭有铭道:“京里再大的官,也是小的。”

    见一行人过来,没到跟前,郭有铮先说不是:“朴哥一来,就有杀气。”再来一行人,也不是,是行路的行人。

    有两个孩子跑来喊他们:“大房里大伯到了,他们从另一条路上来。”郭氏兄弟跺脚:“唉,当了国公怎么不走官道?”

    郭世贤五岁,拿着风车跑得痛快,去问父亲:“回来还走小路,小路上好看花多。”郭朴拍拍儿子的头答应他,再对凤鸾道:“这个小子我喜欢,我离家几年,他见我也不认生。”

    “我是父亲的儿子嘛!”郭世贤神气的挺挺小肚子,又跑出去玩风车。郭世保和安宝婴走在一起,郭世保大了,边走边训小他六岁的安宝婴:“你大了,我也大了,要避嫌。”

    安宝婴眨着眼睛:“你天天不在京里,怎么避嫌?”郭世保语塞。

    念姐儿和滕有聪领着四岁的儿子过来,只比郭世贤小一年。滕有聪道:“大好春光,不可以辜负。回去天色早,请父亲和二叔来,和岳父一起用酒。”

    二妹越发出挑,个子长高不少,和程知节笑着过来,所有的亲戚们都站起来,这是王妃到了。

    这里用过饭,郭朴不肯久坐,他还要去拜祭虞临栖。正是上坟时候,败落的虞家,家庙里还有人。

    见有人来拜虞临栖,他的坟太好认,在大杨树下面,和他小表妹的坟在一处。家庙里人去寻虞老大人,虞老大人数年村居,身子居然康健,急忙过来看,见还是郭朴。

    虞老大人过来谢郭朴,睁着老眼昏花的眼睛起劲儿瞅郭朴:“你精神头儿好,听说是国公爷,我听到以后,也告诉了临栖,想来他知道,一定很喜欢。”

    又把凤鸾夸上一通:“你不在京里,年年清明,郭夫人都来拜祭。”郭朴含笑看了凤鸾一眼,凤鸾含笑相回。

    凤鸾每次来拜心情都不同,有一回让跟的人散开,她在坟前说了些话,比如问虞临栖:“为什么朴哥次次要向着你,书上写的,戏文里唱的,不都是向着妻子?”虞大人不会回答,只有坟前杨树叶子随风呜咽。

    明知道郭朴和虞临栖不再是朋友,可凤鸾还是纳闷,怎么虞大人生前,朴哥说话总向着你。这不是件难以明白的事,但是在凤鸾身上,以她和虞临栖之间的过节,凤鸾无事闷上一回。

    又有一个素衣女子过来,虞老大人很喜欢:“临栖媳妇回来了。”虞夫人回娘家呆过一年,回来为丈夫守节。

    春风摇曳木叶,离得远一些,是孩子们在欢笑。郭朴并不勉强孩子们一定要来,凤鸾怕孩子们眼生,不顾大小,全在一旁。

    有凤鸾在,已经算全礼。

    南吉送上一杯酒,郭朴接过倾倒在坟前,朗声道:“临栖,我来看你!”

    拜过一家人回去,郭世贤久不和哥哥在一处,一定挤到他的马上。马车慢慢的行驶,马儿慢慢的走着。

    凤鸾觑着郭朴恢复心情,道:“朴哥,和你说件事儿,”郭朴懒洋洋:“你又自作主张什么事?”凤鸾笑眯眯:“你不在家的时候,我让人寻到曹氏姐姐。”

    “你的那门子姐姐,”郭朴笑骂,凤鸾笑容可掬:“她的嫁妆,我尽数还给了她。”

    郭朴白眼儿她:“要勤俭持家!”

    ------题外话------

    结局了,感谢支持的亲们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