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西夏出手

    天坑上方,寒城原址。

    一群武者顺着绳索爬上地面,然后一个个接受大宗门的搜身。

    楚拓也没有例外,同样被搜身了。

    功法。

    武器。

    钱票。

    统统都被大宗门收缴了上去,这让他心中直咬牙。

    好气啊!

    他不是没想过其他方法,比如从地下宗门遗迹挖掘地道出去。

    但只试了一下,就差点让土石活埋了。

    他分析了一遍利弊,反正那剑心功法已经学会,这就是最大的收获,其他的可以不在乎。

    以南天门为首的大宗门一个个搜寻着散修身上的物品,不管是功法还是武器,只要是遗迹所得,统统收缴了上去。

    然后他们登记了一下,给了一些功法物资奖励。

    楚拓上缴得多,也得到了一本《南天拳》。

    这是南天宗的低级功法,属于烂大街的存在,楚拓没有丝毫兴趣的直接放入衣兜。

    “大宗门真是吃人不吐骨头。”

    楚拓抱怨一句,然后闪到一旁,准备看戏。

    出来时无论是南天国还是北域蛮人,他们都没动手,非常和谐。

    待等到各自探寻遗迹的人出来后,那……

    看戏!

    一群散修站在天坑旁边,目光盯着下方的宗门遗迹。

    此时距离发现遗迹已有五天时间,进去的人也差不多出来了。

    但也有例外,有些人知道出来会被上缴,特意不出来。

    也有的出来时反抗过,但立即被大宗门强者镇压了。

    稍微激烈点的更是惨,直接被一剑秒杀。

    一群散修对此气愤不已,心中直咬牙。

    几天后,该出来的人都出来了,场面气氛开始变幻,双方再次交战了起来。

    楚拓带着刘念等人远离战场,准备消化这次所获。

    “我听说蛮人也得到了好几门顶级功法,所以这次才撤军那么快。”

    马匹上,刘念说道。

    这事楚拓也听说了,应该不会假。

    至于南天国得到了多少,楚拓也不知道,但肯定都在几个大宗门手上。

    “这次过后,这些大宗门的实力比先前更加可怕,怕是无人可挡了。”

    想到这,楚拓眼前一亮。

    “寒城底下有遗迹,这般说的话,说不定那南开城地底下也有遗迹呢?”

    一群人听闻,惊慌不已。

    刘念左右张望,待没看到人影,才松了口气。

    “公子,别这么说,若是被人听见的话可就不好了。”

    这等大事,若是传到皇宫里边,那肯定是要诛九族的!

    楚拓对此不以为然,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打不过,逃走还是不难的。

    他曾听说过,在上万年前,大宗门林立,超级宗门也多不可数。

    那时,成就后天境并不难,先天境强者也遍地走,那先天之上的强者也有很多。

    但不知怎的,一夜之间,所有强者都消失不见。

    万年间,宗门势力已经换了无数个,但对于万年前的事件却没有一丝记载。

    “遗迹。”

    “宝藏。”

    楚拓双眼放光,他敢打赌,跟他有同样想法的人肯定不少。

    南开城!

    二月,茫茫白雪开始融化,草木发芽。

    前往南开城的大道上,楚拓一行人警惕着四周。

    这段时间来,已有不少散修被杀了。

    “都小心点,这次听说西夏的大宗门也到来了。”

    楚拓出声提醒道。

    寒城遗迹已经暴露一段时间,西夏那边也有听闻,立即派人过来了。

    不光是西夏,就连南天国内的一些散修也远道而来,准备分一杯羹。

    遗迹出现绝顶功法,这已经足够让他们铤而走险了。

    楚拓目光警惕,前方道路两旁杂草丛生,很有可能会有人在此埋伏。

    嗡!

    嗡嗡嗡!

    几支箭矢擦身而过,这让楚拓惊起了一身冷汗。

    若不是他反应得快,此刻说不定已经凉了。

    “何方鼠辈竟敢埋伏你大爷?”

    楚拓纵身一跃飞下了马,手中长刀瞬间出鞘。

    嗡!

    一道剑气遽然闪出,一击便将道路旁的杂草削掉了。

    几个手持弓箭的武者暴露了出来。

    “杀!”

    几个武者快速反应过来,手持着长剑便快速向着楚拓冲去。

    嗡嗡嗡!

    斩钢发动,几道剑气闪出,便听‘噗噗噗’几声响起。

    刹那间,几个武者便身受重伤,躺在地上跪地求饶。

    嗡嗡嗡!

    又是剑气发出!

    滴!

    【联盟系统:击杀武者四人,获得40点联盟积分,余额120点积分。】

    击杀埋伏的四人后,系统很快传来了提示音。

    楚拓走了过去,搜身一番,很快找出了一份功法。

    “这不是南天宗的南天拳么?”

    楚拓疑惑,他之前上缴过不少兵器,所以南天宗奖励了一份功法,正是这份南天拳。

    楚拓眯了眯眼,这几个武者身上也有这功法,他们有可能是从遗迹出来的,也有可能是夺得别人的。

    “看来此路不通,比想象中还要危险许多。”

    这次运气好,遇上的都是些小鱼小虾,但下次若是遇上西夏的人呢?

    那不是死定了?

    几天前,西夏的一个大宗门便在道路上跟剑阁交手过,战斗激烈,双方死伤惨重。

    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楚拓也不知道,听说那剑阁妥协了,给西夏的人拓印了一份功法。

    想到这些后,楚拓大吼一声:“改道而行!”

    刘念满脸担忧的点了点头,走小路或许是最好的方法。

    一周后,南开城。

    城门口,无数人排队入城。

    楚拓一眼望去,发现这次的守卫比先前多了好几倍。

    城墙上,上百具弓弩瞄着下方,稍有动静就会出手。

    楚拓出示令牌,入了都城。

    “兄台,你是刚从寒城回来吗?”

    刚入城,几个武者便围了上来,一脸热情,一副自来熟模样。

    楚拓笑着点了点头,他倒想看看谁敢打自己主意。

    “兄台,听说寒城出现了遗迹,你进去了吗?”

    “对啊,对啊!”

    “要是我们也在寒城的话就好了,说不定现在也能得到一份功法。”

    几个武者一脸期望,目光望向楚拓。

    楚拓冷笑一声道:“你们想怎样,直接说吧。”

    “兄台,别误会!”

    “是这样的,我们几个都是散修,想花钱从你这购买一份功法。”

    “拓本也行。”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