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突破宗师境

    楚拓很享受这种感觉,念头一动,查看了一下自身信息。

    修为:武者。

    功法:斩钢、逍遥剑客、剑气如风。(剑罩熟练度:75。)

    生命值:1800。(武者1000+狂徒铠甲800。)

    回到现实,酒楼内。

    “我要突破宗师境,你们给我护法。”

    楚拓对着身旁的刘念和萧胡山说道,旋即盘膝打坐。

    双人点头,目光严肃的盯着周围,不放过一丝风吹草动。

    自家宗主突破,这可是大事!

    纵然是刘念,他此刻也是忠心耿耿,除去那剑心功法的因素外,还与楚拓的天赋有关。

    如此有前途的少主,自己能运上真是运气好!

    轰隆!

    轰隆!

    楚拓脑海,一股庞大的能量不停搅动,速度越来越快。

    这股能量正是意念,只不过换算到了脑海,可以实质性看清。

    嗡!

    一道巨大的轰鸣声响起,楚拓脑海一震。

    整个人宛如超凡了一般,进入了一种奇妙境界。

    滴!

    【联盟系统:完成初入武门任务,奖励积分00点,余额410点。】

    脑海中,系统的提示音响起。

    楚拓没有理会,他此时还在探索着宗师境的奇妙。

    内视体内,五脏六腑一览无遗。

    不过看着怎么有点恶心?

    楚拓急忙撤掉念头,开始探索功法上面的奇妙。

    突破宗师境后,剑心功法也多了个熟练度。

    剑心熟练度:87。

    “好快!”

    楚拓有些意外,自己刚突破宗师境,还没怎么修行功法,这熟练度就有87了。

    “兴许跟自己的技能有关吧。”

    楚拓想了一下,也只能想到这个答案。

    亚索的技能本来就跟剑心非常匹配,现在熟练度涨到87,看着合情合理。

    楚拓摸索了一遍剑心,发现熟练度不再上涨,于是放下,念头回到脑海。

    脑海,由于突破了宗师境,很多信息都有了变化。

    尤其是技能栏那里,此刻又多了一个技能。

    绝杀斩:闪烁到一个半空中的敌人身边,斩出无数道攻击,造成500伤害,并使范围内的所有敌人陷入短暂停顿,动弹不得。

    绝杀斩熟练度:0。

    看完技能信息,楚拓颇为兴奋。

    “大招终于出来了。”

    楚拓感叹,终于有个像样的大招了,这是底牌。

    如果学会了的话,越级挑战会很轻松。

    “亚索的大招没有改动,而且在这武侠世界,触发条件更高了。”

    楚拓分析了一遍,发现符合绝杀斩的条件有很多。

    尤其是宗师境及其以上修为,大多能御剑飞行,完美符合绝杀斩的攻击要求!

    就算这个不行,还有斩钢的特殊效果能够触发。

    “查看个人信息。”

    楚拓。

    修为:宗师境。

    功法:斩钢、逍遥剑客、剑气如风。(剑罩熟练度:75,剑心熟练度:87,绝杀斩熟练度:0。)

    生命值:200。(宗师境1500+狂徒铠甲800)

    “200了,距离触发狂徒铠甲的被动效果也近了。”

    回到现实,刘念跟萧胡山英姿飒爽,目光正警惕着周围。

    楚拓睁开了眼,站了起来。

    “辛苦了。”

    “宗主,您突破了?”

    刘念有些激动的道。

    “嗯。”

    楚拓点了点头。

    突破宗师境后,实力大有长进,楚拓心中有了些想法。

    比如定一个小目标,当国王……

    这看着似乎不难啊?

    楚拓望向萧胡山,“你准备一下,差不多该突破宗师境了。”

    萧胡山面带微笑,抱拳感谢。

    楚拓给了他一颗火焰果,然后让他进屋感悟。

    “最近有没有什么消息。”

    楚拓望向刘念,问道。

    刘念摇头:“除了那大祭司正在搜查凶手外,也就只有南荒军队的动静了。”

    楚拓点了点头。

    这算不上什么消息,自从南天国的各大宗主在遗迹获得功法后,周边国家的军队都向着边境靠近,进入了对峙。

    自己过来时,便遇上了这种情况。

    现在也不过是加大了军队调遣,估计不久之后便会爆发战争。

    “大祭司。”

    楚拓想笑,他这样搜查,能找到才见鬼呢。

    说到巫师,楚拓有些好奇,便将木童言叫了过来。

    听到自家宗主想了解巫师这个职业,木童言有些激动。

    “宗主,巫师就是术士,除了正常的法术攻击外,还能观星、占卜、测命运。”

    “这在巫师修行中比较正常,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御虫的巫师,专门控制虫子。”

    楚拓仔细听着,当听到强大的巫师能够千里杀敌时,他瞬间不淡定了。

    “也就是说,只要有根头发,就能无形中杀人?”

    木童言点头:“差不多是这样。不过也要看对手的修为,如果是对手实力强的话,能够造成的伤害基本微乎其微。”

    “那我亲手杀了那大祭司的儿子,他有没有方法对付我?”

    木童言眉头一挑,随后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我没接触过高级巫师。”

    “不过按照常理来说,应该没什么事。”

    听到这话,楚拓松了口气。

    夜晚。

    楚拓入睡。

    梦中,那少年的尸体腐烂,无数虫子从腐肉中爬出,颇为恶心。

    各种各样的虫子,会飞、会跑、会钻地。

    他们追着楚拓,无孔不入,不管去哪,身旁都有虫子突兀钻出。

    楚拓杀了一地又一地,但虫子就是无尽的。

    楚拓逃跑,突然一个踉跄跌倒在地,眼看着虫子咬来……

    “啊!”

    “呼……!”

    楚拓惊醒,看了周围一眼,松了口气。

    楚拓蹙眉:“很奇怪,好久没有做过这样的梦了。”

    赤龙国。

    一个豪华大院内。

    火光通天。

    一个老者手持长剑,长剑挑着一个纸人送入火堆中。

    老者面无表情的念着咒语。

    噗!

    忽地,老者口吐鲜血。

    “果然是后天境强者吗?”

    老者擦拭着嘴角鲜血,面容有些绝望。

    “呼……”

    “就算你是后天境强者,那又怎样?”

    “杀人子嗣,此仇不共戴天!”

    吼完,老者冷静下来,眼神阴险。

    “哈哈哈!”

    “南荒的后天境数都数得过来,羽虫国,好胆!”

    老者疯了般‘哈哈’大笑,牙齿咬得‘当当’响,嚼齿穿龈。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