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蜥蜴人

    楚拓起身,带着逍遥派众人谨慎的推开了房门。

    后院,一片寂静,偶有鸟虫鸣叫、微风吹动树叶的声音。

    这是深夜,在后院居住的幕僚几乎都已经入屋打坐修炼了。

    饶是如此,楚拓也没有放下警惕。

    毕竟宗师境感知能力强,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惊醒他们。

    一行人小心翼翼的越过后院,谨慎的向着木童苍云所在的地方移去。

    路上不光要躲避侍卫,还要防备那些藏蔽在屋顶的弓箭手。

    好在白天时楚拓已经将这国师府探索过了,哪个地方有弓箭手他都了如指掌。

    屋顶。

    一个弓箭手看到了逍遥派众人,他一脸懵逼,这是什么情况?

    “快去汇报!”

    他让同伴悄然退下,随后右手拉动弓弦,箭矢瞄准楚拓,准备射击。

    嗡!

    但就在这时,一把长刀飞过,‘噗’的一声,弓箭手身首分离。

    一个,两个。

    屋顶上,两具尸体躺得整整齐齐。

    嗡!

    长刀再次划过上空,‘锵’的一声,插入了楚拓腰间的剑鞘内。

    搞定!

    楚拓脸色平静,波澜不惊。

    他在白天时就已经做好了标记,哪个地点有弓箭手他都一清二楚。

    这些弓箭手都是些普通人,面对宗师境,大多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击杀了。

    一行人继续前进,绕过无数建筑物,半个小时后,终于到达了木童苍云所在的宫殿。

    不过此时,宫殿门口还有许多的守卫。

    楚拓看了一眼,目光望向逍遥派众人,点了点头。

    他准备硬干。

    一群毫无修为的守卫,就算有点功夫,顶多也就武者级别。

    而他们一行人,三个宗师境,四个高深武者。

    对上他们,说是一路横扫也不为过。

    楚拓目光望向宫殿内,他的对手,是那木童苍云。

    “杀!”

    嗡!

    一行人飞快奔出,向着宫殿内奔去。

    望着这突兀出现的一行人,一群守卫也迅速反应了过来,纷纷拔出了长剑,向着逍遥派一行人杀去。

    但还未走动几步,一把长刀便将他们刺穿了。

    噗噗噗!

    无数脑袋掉落,身体也跌倒在地。

    “谁?”

    宫殿内,一道吼声咆哮而出。

    木童苍云睁开了眼,他一脸疑重,感到不可思议,难道是那羽虫国打来了?

    “后天境果然不简单,这么快就察觉了吗?”

    楚拓有些惊讶,这宫殿可是不小,而这木童苍云能够这么快察觉,那感知能力应该很强。

    这是一场硬仗!

    嗡!

    楚拓挥刀上前,直接发动了斩钢。

    一道剑气劈出,直接将这宫殿大门轰破了。

    一行人快速进入了宫殿,向着木童苍云所在的住所杀去。

    此刻木童苍云一脸疑重,他想了许久,还是没能想出敌人是谁。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胆敢这般嚣张,竟然找上门来了。”

    木童苍云拖着受伤的身子一跃而起,向着宫殿大门的方向飞去。

    不一会,他便看到了楚拓一行人。

    “谁派你们来的?”

    看着这陌生的一行人,木童苍云发出了心中的疑问。

    他感应得到,这一行人实力都不俗,其中还有三个宗师境,背后势力绝对不凡。

    他对羽虫国颇为了解,知道这绝对不是羽虫国的人。

    难道是慕容安的人?

    他思索一番,很快便肯定了下来。

    他记得,白天时那慕容安似乎说要给他推荐幕僚?

    然后夜晚就打上门来了?

    这般来看,绝对是慕容安的人。

    只是他心中满是疑惑,慕容安去哪找来的帮手?

    “在下奉羽虫国国王之命,来此取你狗命。”

    楚拓咆哮一声,手中长刀瞬间向着木童苍云挥舞而去。

    嗡嗡嗡!

    斩钢发动,无数剑气瞬间劈向木童苍云。

    我信你个鬼!

    对于楚拓所说的,木童苍云是一百个不信。

    羽虫国若是有这些手下的话,早就暴露出来了,不会等到这时才派人过来。

    看到剑气袭来,木童苍云右手一挥,一道黑色能量显现,化作一块盾牌挡在了身前。

    砰砰砰!

    剑气劈中盾牌,但并未击穿,而是化作空气消失了。

    望着那面黑色盾牌,楚拓能够感应到其中的能量。

    那很恐怖!

    嗡嗡嗡!

    又是几道剑气劈出。

    刘念等人也没闲着,纷纷发动了剑法,向着木童苍云杀去。

    看着这些人,木童苍云笑着摇头,哪怕他身受重伤,可也不是这些宗师境能够招惹的。

    “既然来了,那就死在这里吧!”

    木童苍云咆哮一声,迅速从兜中取出了一块黑色令牌。

    令牌上面刻写着一些奇妙符文,经过木童苍云催动,颜色由黑变红,最终变成了血红色。

    嗡!

    一道惊人的气息瞬间爆发。

    令牌仿佛活了过来般,一股浓厚的血腥味从令牌上面传来。

    楚拓一脸警惕,虽然他不知道这块令牌是什么东西,但他心中很清楚,绝对不可以让他成功发动!

    “剑气如风!”

    楚拓咆哮一声,身子瞬移,闪到了木童苍云身旁。

    嗡!

    斩钢发动,剑气瞬间向着木童苍云劈去。

    木童苍云一惊,仓促躲开了。

    但他到现在都没搞懂,这家伙怎么到自己身旁的?

    不行!

    绝对不能让他这样下去了!

    木童苍云瞬间咬破手指,将自己的鲜血滴落在了血色令牌上。

    嗡!

    在他鲜血滴落下去的瞬间,一道怪异的虚影直接浮现在令牌上空。

    这道虚影通体血红色,体型似人非人,跟蜥蜴有几分相似,两者结合一起,让人看了想吐。

    “蜥蜴人?”

    楚拓恐慌,对于这种未知的能力,他不知该怎么应对。

    不管了,遇神杀神,遇鬼杀鬼!

    嗡嗡嗡!

    又是几道剑气劈出。

    但诡异的是,剑气并未能将蜥蜴人击杀,只是使得蜥蜴人的颜色淡了几分。

    由通体血红色,变成了淡粉色。

    木童苍云一懵,望着自己的傀儡颜色变淡了几分,他一脸不可置信。

    这是他的秘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东西能够伤害到它。

    可现在,这少年的攻击居然伤到了自己的傀儡?

    他一脸不可思议。

    这少年,不能留!

    “杀!”

    木童苍云咆哮一声,立即对着蜥蜴人下达了命令。

    蜥蜴人嘶吼,张牙舞爪的向着楚拓袭去。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