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你这是看不起我亚索?

    “浪人亚索?这是谁?”

    一群人望着上面的资料疑惑不已,虽然上面显示亚索获得过衡水县的第一名,但在他们看来不过是小把戏。

    跟丽水城的天才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虽说如此,但看着那高达二十五倍的赔率,不少人心动了!

    “他们好像押了一千一百两啊?”

    人群中,一个中年男子望着那赔率眯了眯眼。

    “是啊!”

    “他们好像很有自信?不如跟一把吧?”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押吧!”

    心动的人越来越多,赌场的人也有些郁闷了,难道真是低估了那人?

    “我押这个亚索十两银子!”

    “我押五两银子!”

    “我跟一两!”

    “我也来凑凑热闹.”

    很快,下注楚拓的人便高达五十多人,总押金三千多两。

    赌场张家的人心慌了,这三千多两银子对于他们开赌场的来说并不高,但开出一个高达二十五倍的赔率,一旦那亚索真赢了的话,那估算赔率的人就糟糕了……

    “该死!”

    “那亚索到底有什么底牌?”

    赌场内,一个张家弟子心中惶惶不安,亚索的估算就是他做的,他也没想到会出这种变故。

    看着那围着下注的人群,楚拓嘴角微微上扬,“让你低估我!”

    咚咚咚!

    就在这时,论剑大会比赛开始了!

    “看到这么多人来参加比赛,我很高兴!”

    台上一个宗师境接着道:“但因为参赛的人员太多,时间紧迫,我们只能采用擂台主的方式晋级。”

    “此次将开放三十个擂台,限时两天内,最后站在擂台上的便就是赢家。”

    “此外,如果在擂台上击败十个对手,那便可直接晋级。”

    听到比赛规则,一群资质平庸的武者面如死灰,这么简单的几句话便断绝了他们的前途。

    衡水县的几人立即望向了楚拓跟虚竹,他们两个是队伍中最强的存在,若是连他们都占领不了一个擂台的话,那便等于输了。

    更重要的是那些银子……

    楚拓看出了他们的意思,目光望向了虚竹。

    “你去吗?”

    虚竹摇了摇头:“先看看再说,养精蓄锐,然后再找个软柿子捏。”

    一行人点了点头,向着擂台走去。

    一号擂台,此时被一个宗师境占领,无人敢上去挑战。

    二号擂台也是如此,不光无人挑战,而且连围观的人都少。

    楚拓目光扫过两个宗师境的擂台,心中摇头一笑。

    总感觉他们有些傻,这么站着不累么?

    不如先去喝点茶,第二天再来抢擂台……

    三号擂台,此时正激烈的战斗着。

    “张家加油!”

    “刘家加油!”

    “干死他丫的!”

    楚拓一行人见状,也停下了脚步。

    “这就是丽水城年轻一辈的天才了,蓝衣服的是张家公子张旭峰,红衣服是城主府的刘云海公子。”

    丐五对于丽水城颇为熟悉,介绍着道。

    “的确强。”

    楚拓点了点头,若是他的技能不解锁,肯定打不过这两人。

    战斗很激烈,两人谁也不服谁,最后落于面子,两人平手收场。

    随着两人下了擂台,很快又有人上场了。

    不过三号擂台似乎中了魔咒一样,没有几个人能够坚持住三场比赛,几乎每赢上两场便有强者上台挑战。

    逛了一圈下来,楚拓几人收获满满,将几个特别强的武者记了下来。

    “先去喝杯茶吧。”

    楚拓望了擂台一眼,提议道。

    一群人点头同意了,反正以他们的实力也就是走个过场,凡事还是以楚拓跟虚竹为主。

    赌场旁边,跟楚拓他们同样目的的还有一群人。

    萧山演武场上,丽水城的几个官员皱了皱眉。

    “这群人有些不像话啊?竟把比赛当做胡闹!”

    几个宗师境听闻笑了笑,没有说话。

    此刻在擂台上挑战的都是些资质平庸的弟子,他们知道现在是个机会,可以展露几手。

    “喝!”

    十五号擂台,一个中年男子一拳轰出,又击败了一人。

    他已经连胜了五场,一时风头无两,眼中有着一道曙光。

    但下一刻,一个持剑的年轻人一跃上台了。

    嗡!

    几剑过后,那中年男子便瞬间落败下台。

    年轻人战胜中年男子后,他并没有留在擂台上,而是下台了。

    周围一群人皱了皱眉,这年轻人心好歹毒,一看到有人连胜五场便上台击败,根本让人看不到曙光。

    不过虽然如此,但上台的人依旧络绎不绝,他们根本没想过拿冠军,只是想多战胜几场,让演武场上的那些大人物看到而已。

    他们资质平庸,这是他们的希望!

    ……

    “好茶!”

    休息处,楚拓饮了一口茶,赞叹着道。

    丐五点了点头:“这一两银子花得值,茶不错!”

    与之同时,在他们一旁的临时赌场却是热闹了起来。

    “这亚索是谁啊?怎么押注的银两多达四千两?”

    “不知道啊,听说他们自己便押注了一千一百两,想来也是颇为自信,若是当初我看到了的话,估计也会跟一把。”

    “我也是,毕竟谁也不会拿银子开玩笑,那可是一千一百两呢!”

    不过就在众人讨论时,一旁的人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若是那亚索是赌场的托呢?那钱不是打水漂了?”

    这话立即惊起了一道巨响,众人感到一阵毛骨悚然,这的确有可能!

    尤其是一些下注了亚索的人,心中惶惶不安,开始讨伐起赌场来了。

    不过赌场早有应对之策,这不良信息很快平静了下来。

    ……

    第二天。

    “该我们上场了。”

    楚拓望了周围的空座一眼,也带着一行人向着擂台走去。

    擂台上,此时一些名声大噪的强者已经上场占领了擂台,开始争夺晋级名额。

    楚拓一行人挑了一个软柿子,开始派人上台试探。

    八强中,最弱的剑客上场了。

    一分钟后,他落败下台。

    五分钟后,又是一个八强落败了下来。

    十分钟后,又是一个八强落败了下来。

    “我上去试试。”

    丐五身子一跃,跳上了擂台。

    “请!”

    丐五将打狗棒取了出来,对着对面的长戟男子抱拳道。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