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北域蛮人的消息

    小二高兴的接过银两。

    “公子稍等!”

    一会后,小二取出了一块精致令牌。

    楚拓接过令牌,极为郁闷的上了楼台。

    二楼。

    “三书先生,你下山不易,我们来为你接风洗尘!”

    大厅,一群书院书生围着一个灰衣男子,一脸谄媚。

    “陈兄说得不错,不如我们来吟诗作乐,对酒当歌。”

    “对,就该如此!”

    于是,灰衣男子便被一群书生拉拉扯扯的拉到了正座。

    楚拓看着有些起劲,嘴角一笑:“吟诗?”

    作为一个现代人,若是吟诗的话那简直是他的本场。

    大厅正中。

    “现在冬季到来,往后就是春季了。不如我们当场作一首以春色为景的诗词如何?”

    大厅内,一个书生提议道。

    “我赞同!”

    “我也觉得不错。”

    “三书先生是岳麓书院的,想必也不会拒绝吧?”

    灰衣男子笑了笑,最后还是点头了。

    一群书生属于南天国的书院,而被称作三书的灰衣男子则来自岳麓书院。

    那是一个儒院,也是江湖上的一大势力,不比一些大宗门差。

    书院与儒院处于对立关系,竞争是不可少的。

    “我先来。”

    一个书院书生站了起来。

    “今寒冬,后三春。”

    “蛮人寒冬入侵,三春溃军败去。”

    “天下谁强?唯我书院!”

    ……

    “好!”

    “陈兄这首诗词不错,不愧是我书院三楼的弟子!”

    这书生吟叫得极为大声,楚拓自然也听见了。

    “诗词一般,但加入了太多色彩,完全不像春色,更像是歌颂书院。”

    楚拓心中评论一句,随后望向了那灰衣男子。

    有好戏看了!

    灰衣男子聆听后眉头一皱,这书生的诗词不差,让他有些压力了。

    他虽是岳麓书院的书生,但岳麓书院不光习文,还要学武。

    那是一种儒道,以念力为攻击。

    正如宗师境强者可以御剑杀敌,儒院书生则可以一笔定天下,每画出一笔,都是一道堪比剑气的笔墨攻击。

    一会后,灰衣男子站起了身。

    “有幸能得书院众君子接待,我也献上一首诗词。”

    “严冬,望春楼一叙。”

    “楼下落叶满地,想起春时,那葱葱绿叶,鸟雀啼叫,一时有些怀念。”

    “寒冬过后,三春之际,草木花开,又是一副春景!”

    灰衣男子吟诗过后,一群人细细品读。

    楚拓摇了摇头,这诗词太过平淡,虽然比之那书院书生更好,但他不太喜欢。

    “听闻众君子诗词,我也作了一首诗,不知诸位?”

    楚拓身子站起,略有些挑衅的望向了众人。

    这谁?

    一群书生一懵。

    但随之一想能进入望春楼的人非富即贵,这般一想便同意了。

    “公子,请!”

    一个书生略有些好奇的伸手邀请。

    他们是书院的书生,这点礼貌还是有的。

    楚拓道谢一声,脸上挂着笑容。

    “春色?那我便来一首《咏绿》吧。”

    “绿绿绿,非常的绿。”

    “院内梅树萌芽,春时探枝出墙。”

    “我自院边走过,摘取一朵春梅。”

    ……

    《咏绿》过后,众书生鸦雀无声。

    刚开始时,他们还想嘲笑。

    但听到后边的诗句,心中一时五味杂陈。

    他们作为书院书生虽然高傲,但这点公正还是有的。

    “好诗!”

    灰衣男子双手鼓掌,嘴中赞叹不停。

    “世界果然大,公子作得一首好诗,这次我书院输了!”

    陈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感叹不已。

    楚拓见状双手微微抱拳,随后跟他们混在了一起。

    刚来到这南开城,他需要打听许多事情。

    聊着聊着,一群人讨论到了北域蛮人。

    “这次好像跟以往不一样,蛮人的队伍壮大了数倍,看来是要攻城了。”

    一个书生道。

    “攻城?”

    “武帝不是将军队调遣过去了吗?应该不惧北域蛮人吧?”

    楚拓有些惊讶问道。

    那书生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也想这样啊!”

    “今年是第十年了,每十年蛮人都会养精蓄锐,然后组织攻城。”

    “我叔父被派去镇守边境了,但情况不太好……”

    一群人听闻后沉默不语,事情超出了他们想象。

    “最近各大宗门都有调动,准备派遣精锐弟子去狙击蛮人头领。”

    “我岳麓书院也有此意,我马上便要去边境了。”

    陈三书出声道。

    他话音刚落,一群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望向了他。

    “三书先生,你不是才刚突破宗师境吗?这么急?”

    陈三书点了点头,叹了口气。

    楚拓一直看在眼里,心中却是高兴不已。

    “听闻蛮人的武者诸多,正适合刷怪升级。”

    一想到那满满的积分,楚拓便兴奋不已。

    接下来众人都有些沉闷,草草饮酒过后便散了。

    楚拓住在了书院旁边的客栈,开始策划前往北域边境的计划。

    南开城与北域雪原只有一城之隔,那便是寒城。

    寒城比南开城寒冷太多,泼水结冰,一到冬季,出行者少之。

    这寒冷的冬季不光影响到了平民百姓,就连镇守边境的军官都苦不言堪。

    一到寒冬,将士的战力便下降一半多,无解!

    但这对于北域雪域的蛮人来说,却是他们的战场!

    楚拓取出地图观看一番后,划了一条路线。

    “南开城是国都,想必炼器师不会少。”

    楚拓望了手中长刀一眼,走出了客栈。

    ……

    “公子,到了,这便就是剑阁。”

    楚拓下了马车,望了牌匾上面的剑阁两个大字一眼,走了进去。

    剑阁是南天国内的一大宗门,门下弟子全是剑客,上次楚拓便在论剑大会上遇到过剑阁弟子。

    剑阁的宗门坐落于剑崖,这炼器铺只是他们的一个据点。

    “公子,不知您需要购买什么?”

    一个小童小跑过来问道。

    “长刀。”

    小童点头,带着楚拓走了进去。

    炼器阁内,两个大火炉正在冒着炙热的火焰,一老一少两人正在炉上打铁。

    锵!

    锵!

    锵!

    一会后,老者停了下来,眼中现出满意之色,望着手中的长剑赞叹不已。

    “爷爷,有客人来了。”

    小童提醒道。

    老者闻言望向了楚拓。

    待看到他腰间的长刀时,瞬间就不高兴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