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9章 王座厅拔剑

    魔山带兵进入王宫,这令瑟曦感受到了威胁,但乔佛里对此很高兴,魔山并没有听令于母亲一人进来,这令他感觉不错。

    瑟曦认为她和父亲之间,她是王,而父亲是臣;乔佛里认为他和母亲之间,他是王,而母亲是臣。

    两母子的观念一致。

    瑟曦对父亲不满,乔佛里对母亲不满。

    魔山在王座大厅外面下马,和贝里唐德利恩、红袍僧索罗斯一起进入大厅。魔山出现在大厅门口,高大的背影被投射进了一个巨大的影子在通道上,这条通道笔直对准了铁王座。

    乔佛里饶有兴趣的盯着魔山的影子,手支着下巴,脸露迷人的微笑,翘着腿,轻轻摇晃着。

    他是王,所有人见到他都得下跪。

    魔山也不能例外!

    大家都看着魔山进来,他的双手重剑负在身后,剑柄巨大,从他的肩膀后面斜斜伸出。

    贝里和索罗斯走在魔山身边几乎被人们完全忽略。

    乔佛里和瑟曦就没有看见这两个人,他们眼睛里只有魔山。

    魔山和贝里、索罗斯来到铁王座的七级台阶下,贝里和索罗斯单膝下跪磕见国王陛下,魔山却仅仅是鞠躬,右拳放在左边的心脏位置。

    “魔山,跪下,向我宣誓效忠,我就封你为御前重臣,负责保护红堡的安全。”乔佛里嘴角上翘,露出傲慢的笑容,仿佛在讥嘲这个世界。

    “陛下,我本就是你的臣民,向你效忠是天经地义的事,如有敌人,魔山自当冲锋在前,浴血杀敌,至于御前重臣,魔山可无能为力。派席尔大国师、培提尔伯爵、瓦里斯大人、巴利斯坦爵士,都是有大智慧大英勇的人,魔山粗人一个,可不敢跟他们站在一起。”

    单膝下跪的贝里和索罗斯一言不发,起身,退进廷臣队列,反正国王和太后瑟曦也没有注意到他们。至于公务的复命,不存在的。看起来国王和太后都可能把贝里和索罗斯去执行的公务给忘记了。

    贝里和索罗斯心里一阵冰凉。

    王座大厅里站满了廷臣和贵妇仕女,但贝里和索罗斯很明显的感觉到一切格格不入,和劳勃国王在的时候的氛围完全不同。他们感觉到了陌生和隔阂。

    “我说你行你就行,快快跪下向我宣誓效忠。”乔佛里威严喝道。

    魔山说道:“陛下,我双膝有伤,无法下跪,请陛下见谅。”他的脸色已经变得冷硬,瞅着这个铁王座上的孩子,目光变冷。

    太后瑟曦说道:“国王陛下,格雷果伯爵膝盖有伤,众所周知,请国王陛下允许他站着。格雷果伯爵,国王恩准你站着说话,请问伯爵带兵来此,是来协防君临,还是有其他的公干?”

    “回太后陛下,臣奉领主大人泰温公爵之命,前来恭迎艾德史塔克大人去西境做客。”

    此言一出,众臣都是一怔。

    但这是兰尼斯特家事,谁也不敢站出来说什么。

    目前七国局势紧张,风息堡蓝礼、龙石岛史坦尼斯、临冬城罗柏,都有传言在召集封臣,聚集军队,要跟兰尼斯特交战。蓝礼和史坦尼斯要来君临争夺王位,罗柏要为父亲和妹妹的安危开战,河间地已经举兵,艾德慕徒利和詹姆兰尼斯特目前召集封臣对峙于金牙城,战事一触即发。

    泰温公爵派魔山来要人,其中的用意很明显,控制住艾德史塔克,就控制住了北境的罗柏史塔克和他旗下的封臣,也能间接的钳制住河间地艾德慕徒利和他的旗下封臣。

    徒利家族和史塔克家族可是一家人。艾德慕徒利举兵,也是因为姐姐凯特琳徒利抓了小恶魔后引起的连锁反应。

    西境要对战北境、河间地、龙石岛、风息堡,另外还有一个虎视眈眈兵力雄厚的谷地,局势对西境极为不利。

    谷地的领主是劳勃艾林,出生于伊耿历292年,今年六岁,年幼体弱,得了癫痫病。他自然不足畏惧,但他的母亲名叫莱莎徒利,是艾德慕徒利的亲姐姐,凯特琳徒利的亲妹妹,一旦北境和河间地与西境开战,谷地加入战事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不管怎么看,泰温公爵派魔山来要艾德史塔克都是一步极其高明的计划。

    西境再强大,是无法同时和北境、河间地、谷地、龙石岛、风息堡一起开战的。泰温公爵必须要出奇兵,而邀请艾德史塔克去西境做客,的确是很精妙的策略。

    十六年前,北境、河间地、谷地加上风息堡,一举推翻了坦格利安家族的王朝,建立了劳勃一世的江山,这四个国家联手,精诚团结,对外作战,在维斯特洛大陆是无敌的。

    西境一个国家无法挡住四国联手,这一点毫无疑问。

    只是瑟曦和乔佛里对于打仗一窍不通,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他们人在君临,对于即将到来的危险,并无深切的危机感。

    魔山表明来意后,就从怀里拿出两封书信,一封他递给御林铁卫,请巴利斯坦转交给国王和太后陛下,一封他交到了大国师派席尔的手里。

    由此可见四朝国师派席尔大学士和泰温公爵之间的关系实在是非同小可。泰温公爵人在西境,对于王宫里的事情,事无巨细,基本都一清二楚。这就是派席尔大学士的功劳。当年力劝伊里斯国王打开城门放泰温公爵进来然后被屠城的人,也正是派席尔大国师。

    巴利斯坦爵士接过信,走上台阶,把信递给瑟曦太后。瑟曦伸出手,旁边一只洁白的手已经抢走书信,正是满脸怒容的乔佛里。

    嘶啦一声,乔佛里把信件给撕成了两半,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他露出一个邪意的笑容,好像他很满意大家的吃惊,他再次把信对半撕开,转眼间,泰温公爵的信被乔佛里撕成了碎片,他把信一抛,信纸如蝴蝶,纷纷扬扬,最后落在铁王座上、台阶上、地面上,还有几片落在国王陛下的王服上。

    “我是国王,艾德史塔克是逆贼,我将公开审判他的罪恶,并判处他绞刑或者斩首。”乔佛里大声说道,向廷臣们宣示他的至高无上的王权,“泰温公爵要请艾德史塔克去西境,这办不到。逆贼不除,今后会有更多的逆贼。”

    瑟曦王后强忍愤怒,柔声说道:“国王陛下,让我们先听听格雷果爵士的说法,如此大事,泰温公爵为何不事前知会我们一声?”

    “公爵怕消息泄露。”魔山说道,“奉公爵命令,我今天就要见到艾德大人,明天我们将启程走黄金大道返回西境。河间地和西境的战事一触即发,艾德慕已经召集河间地封臣们布兵于金牙城下,红叉河支流的渡口也被他们截断并完全占领。罗柏史塔克在北境召集封臣,不出一个月,他的军队将南下出现在河间地的土地上。龙石岛和风息堡也已经举兵,将大举进攻君临,太后陛下,我们无法同时与北境、河间地、龙石岛和风息堡开战。”

    “魔山大人说得是!”瓦里斯站起来说道,“如果我们把艾德史塔克交给泰温公爵,河间地、北境和谷地的紧张局势将被遏制,泰温公爵如果和艾德大人在西境能达成共识,那么,北境、河间地和谷地的战事将会平息。那时候西境和王领就能合兵一处,剿灭龙石岛和风息堡的逆贼就并不难了。”

    派席尔大学士说道:“瓦里斯大人分析得很正确,泰温公爵的信上也是这个意思,还请太后陛下和国王陛下以大局为重,把艾德史塔克大人交给魔山,让他请到西境去做客,泰温公爵诚意相请,老臣出于为国为民大计,请国王陛下和太后陛下三思。”

    乔佛里喝道:“什么国民大计,什么龙石岛风息堡,让外公带兵扫平河间地和北境,还有谷地,我将亲自带领君临守备队去扫掉龙石岛和风息堡,砍掉史坦尼斯和蓝礼的头,看谁还敢反叛。外公不会胆小如鼠,怕得连打仗都不敢吧。”

    乔佛里撇撇嘴,对外公的胆怯极尽轻蔑之意。

    魔山沉声喝道:“国王陛下,太后陛下,臣现在就要去见艾德史塔克大人。”

    “艾德史塔克是我的阶下囚,叛逆之首,不是魔山你想见就能见到的。”

    “国王陛下,我奉泰温公爵命令……”

    “泰温公爵无权对我下令,魔山,我才是国王,而泰温公爵不过是我的旗下封臣,你是我旗下封臣的一条恶狗而已。你回去告诉你的领主泰温公爵,我不会把艾德史塔克交给他的。等我带兵平叛了龙石岛和风息堡的叛乱,我会把史坦尼斯和蓝礼的人头送给泰温公爵做见面礼的。”

    魔山盯着不可一世的乔佛里,淡淡说道:“谁也无法阻止我带走艾德史塔克。”他的目光令得意洋洋的乔佛里猛地打了一个寒噤。这个孩子感觉到了明显的威胁,心里不可控制的弥漫起恐惧。

    “你,你敢在大厅喧哗。我就叫人砍下你的头!”乔佛里喝道,声音发抖,脸色也变了。

    “陛下,魔山的头就在脖子上,你叫人上来砍吧!”魔山反手抓住了他背后的重剑剑柄,目露凶光。

    锵锵锵锵锵!

    五名御林铁卫长剑出鞘,他们分别是屠杀首相塔的马林特兰、阴沉冷酷的谷地人曼登穆尔、罗圈八字腿柏洛斯布劳恩、英俊的亚历斯奥格赫特、小个子普列斯顿格林菲尔。

    队长巴利斯坦赛尔弥很冷静,并未拔剑。

    瑟曦喝道:“今天的请愿到此为止,散会。御前重臣留下,魔山,你也留下。”

    “不,御林铁卫,君临守备队,猎狗,给我上去宰了魔山!我要他的头插上枪尖。”乔佛里手指魔山,声嘶力竭,状态失控。一半是恐惧,一半是他感觉到了无法容忍的羞辱。

    他是国王!他是国王!!他才是国王!!!

    国王,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想杀谁就杀谁。

    ps:下午为‘金小衙内’加更1.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