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初尝禁果

    两姐妹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姐姐吕霞娟秀文雅,妹妹吕青清新靓丽,在雷云宗之内人气极高,尽管是一大早,可是,这对并蒂双莲同时出现在龙腾飞的院落外,还是在宗门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两位师姐,请进!”龙腾飞浑然不顾雷云宗众弟子杀人般的眼神,一脸笑意,将两人迎入院中。

    “龙公子,些许心意,还请收下!”吕霞落落大方,将手中的花篮递给龙腾飞。

    龙腾飞也不客气,接过花篮,“好茶!多谢霞师姐美意!”

    “龙公子,这是我自己酿的青花酒,你尝尝吧!”说完,吕青将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酒坛子交到了龙腾飞的手中。

    “咦!”姐姐吕霞向来稳重,可此时脸上都流露出异色,今日她说要来拜访龙腾飞,妹妹便死活要跟着来,来就来罢,还将她亲手酿制的青花酒也带来了一坛。可别看只是一坛酒,妹妹吕青独酿的青花酒比她精心泡制的雷雨花茶还要稀罕,平日里,就连她们的父亲,想要喝一口,都很难,可是,这次来拜访龙腾飞,妹妹吕青竟是足足抱来了一坛,由此可见,她的心意有多重。

    “好酒!”吕青送来的这坛青花酒,如青花般淡香,如处子般迷人,让龙腾飞都不由心动。

    “龙公子喜欢就好!”看到龙腾飞陶醉的样子,吕青心下窃喜。

    “哎,谁要是娶了两位师姐,那可真是幸福!”龙腾飞拍开封在酒坛上的封泥,豪饮一口,意犹未尽的说道。

    噗!

    话音未落,两女俏丽的脸蛋上,同时闪过一抹绯红。

    “这混小子,又在外面沾花惹草!”正当龙腾飞感慨之时,他体内的混沌小世界里,风华绝代的尤游,小嘴嘟的老高,胸前的一对山峰,更是连绵起伏。

    感受到尤游的妒火,龙腾飞后背一阵发凉,不会吧,这都能察觉到。

    “多谢两位师姐的美意!不知二位可还有他事?”龙腾飞偷偷擦掉额头上的冷汗,提心吊胆的问道。

    女人天性心细,龙腾飞的动作虽然隐晦,却逃不过两女的法眼,“龙公子,我们姐妹两人,今日前来,纯粹是为了感谢你,治好了父亲的道伤,别无他意!”

    嗖!

    龙腾飞骤然消失,着实吓了两女一跳,可任凭两人如何查探,竟是完全找寻不到他的踪迹。

    而此时的龙腾飞冷汗直流,他的对面,一个双手掐腰的绝世美女,大有一副要将龙腾飞撕了的样子。

    “尤游姐,您老人家消消气!”

    看着手指在同心戒上捻动的尤游,龙腾飞满脸贱笑。

    “哼,你这个花心大萝卜!不理。。。!”只是,没等尤游话说完,龙腾飞的大嘴便亲在了她的嘴唇上,生生将尤游后面的话给憋了回去,如果只是亲亲也就罢了,龙腾飞的大手,更是在她的身上游走,龙腾飞身上那灼热的男子气息,让尤游浑身无力,萦绕在心头的那一丝怒意,更是早已烟消云散。

    “不要!”尤游气若游丝,吐气如兰。

    这迷人的声音,更是让龙腾飞欲火大盛。

    “这小子也太奔放了,我们几个老家伙可是要大饱眼福了!抓紧时间!”正在两人情难自已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听到这个声音,龙腾飞和尤游两人同时惊呼。

    两人抬头看去,四个老家伙,一个孩童,十双大眼,正炯炯有神的盯着他们两个。

    “靠!”龙腾飞的怒吼声,在不大的小世界内回荡,五大器灵额头上一阵黑线,这小子忒不要脸,有胆做,没胆承认。

    被两人发现的五大器灵,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都怪你!”尤游的粉拳落在龙腾飞的胸口,打完后,如被撞破了心事的小女孩般,一溜烟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只留下了龙腾飞一个人,面对五个脸皮比城墙还厚的器灵。

    “你们五个等着,回头再找你们算账!”龙腾飞一个念头,又回到了雷云山上的院子里。

    “龙公子,你刚刚去哪里了啊?”吕青一双如珍珠般灵动的眸子,滴溜溜直转。

    “那个,这个,我刚刚尿急,去了个厕所!”龙腾飞说完,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个理由太过蹩脚。

    “不会吧!”吕青的下巴差点掉在地上,骗鬼呢?

    “两位师姐,你们也快点回去准备吧,明日就要启程去往秘境了,恐怕有一段时间回不来!”被尤游和五大器灵这么一搞,龙腾飞哪还有心思应酬这对姐妹。

    “好吧!”两姐妹一脸错愕,她们两个虽不是绝世美女,可也是秀色可餐,过去不知道有多少雷云宗的弟子,对她们求知若渴呢,可是,她们主动上门,这龙腾飞竟是下了逐客令。

    待两女离开后,龙腾飞一个念头出现在混沌小世界之中,“你们五个家伙,给我滚出来!”

    只是,五大器灵仿佛聋了一般,任凭龙腾飞如何呼喊,就是不做声,气的龙腾飞直跳。

    “你就别在这里丢人了,快跟我进来!”尤游实在看不下去了,如一阵风般拉着龙腾飞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还是什么好事吗,值得如此大肆宣扬。

    只是,尤游将龙腾飞拉回房间就后悔了,龙腾飞贼心不死,又开始对她动手动脚,无语的是,偏偏她就是被龙腾飞吃的死死的,不但没有躲开龙腾飞的魔爪,这次更过分,直接被龙腾飞压在了床上。

    龙腾飞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开锅了一般,此时,见到楚楚动人、性感魅惑的尤游,根本就忍不住心中的欲火,直接将尤游抱上了床。

    龙腾飞不知道,神纹附体,彻底激活了他的真龙血脉,龙族本就喜淫,之前两人一番调情,早已勾起了他的欲火。

    尤游欲哭无泪,她万万没想到,龙腾飞竟是如着了魔一般。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整整一天一夜,两人如胶似漆,缠绵悱恻,彻底突破了最后一道防线。

    初尝禁果的龙腾飞乐此不彼,精力旺盛,直接让刚刚被破了处子身的尤游求饶。

    “哎!真可惜,这样的大战竟然无法现场观看!”尤游的房间外,五大器灵,如闹洞房的年轻人般,想要一睹两人的风采,只是,房间周围被龙腾飞布下了结界,让他们无法窥视。

    “尤游姐,天亮了啊!”看着如温顺的小猫咪般,依偎在自己怀中的尤游,龙腾飞的小家伙又开始冲动起来。

    “坏蛋!今天是秘境开启的日子,你快去吧!”尤游真是怕了龙腾飞了,看到龙腾飞一副又要吃了自己的样子,不由哭笑不得。

    “对啊!差点忘了大事!”龙腾飞如弹簧一般跳了起来,只是,跳起来后,他才发现,此时的他浑身赤裸,寸缕不挂,不由老脸一红。

    “要死啊!”尤游满面羞红,一双如羊脂般白皙的玉手,捂住了双眼。

    “哈哈,尤游姐,你还害羞个什么劲,还不赶快伺候你老公穿衣!”看着尤游羞红的脸蛋,龙腾飞不由一笑。

    “给你!”尤游钻出被窝,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捡起,递给了龙腾飞。

    噗!

    龙腾飞的鼻血直流,一双大眼,如铜铃般滚圆,“好白,好巨,好大!”

    尤游显然忘了,没穿衣服的可不只是龙腾飞,她同样被龙腾飞剥的干干净净。

    “啊!”察觉到自己也是光溜溜、不着寸缕,尤游尖叫一声,嗖一下,便躲进了被窝,将整个人埋在了被子底下,不敢露面。

    “要命啊!”龙腾飞擦掉鼻血,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

    穿好衣服后,龙腾飞神念一转,便离开了混沌小世界,只留下了尤游一个人,躲在被窝里,羞愧难当。

    “龙公子!宗主师兄请您前去大殿!”龙腾飞刚刚回到院内,门外便传来一阵轻呼。

    “好的,我知道了,我随后就到!”龙腾飞一听是吕家姐妹的声音,不由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说到底,这次不小心擦枪走火,还是因为这两个美人引起的。

    龙腾飞简单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来到院外,抬头看去,发现吕霞、吕青两姐妹早已等候在院外,只是,此时的她们仿佛换了两个人一样,之前两人一身锦衣玉衫时,如仙子一般美艳,可此时,两姐妹一身战袍,如女武神一般,倒是别有一番风味,让龙腾飞看的有些出神。

    “龙公子,你!。。。”

    正在龙腾飞出神之时,妹妹吕青玉指指向龙腾飞的脑袋,一双俏目瞪的老大,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

    “我,我怎么了?”龙腾飞不知道,昨夜他和尤游两人一夜风雨,情到深处,尤游在他的脸上留下了道道红唇。

    “啊!”

    待发现脸上的唇印后,再看两姐妹的表情,龙腾飞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下完了,自己之前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儒雅印象,算是彻底毁了。

    蹭蹭蹭!

    龙腾飞大手如抹布一般,在脸上使劲的擦着。

    “不好意思啊!”等到脸上的唇印全被擦掉后,龙腾飞老脸一红,转身,如做贼一般,一溜烟跑向了雷云宗的宗门大殿。

    “哎!”吕霞、吕青两姐妹轻叹了一口气,虽然早就从王惊天的口中得知,龙腾飞喜好女色,可没想到,他竟是玩的这么疯。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