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不清楚情况

    “艺术品是新的投资增长点,我本人也喜欢,就在这方面多投入了一些。”施静有些得意道。

    “我就不懂这些。”海小舟道。

    “关键是要对创作者有所了解,艺术水平、影响力以及创作的年代等,有些画家,可能就在某几年,才是艺术的巅峰期,那时代的作品才更值钱。”施静显然是这方面的行家。

    “在你看来,朝阳法官的书法作品能值多少钱?”海小舟笑问道。

    “市面上太少了,我估计,至少三万一平尺,如果朝阳想要卖,我可以加价购买。”施静认真道。

    “我只是爱好,不能卖。”方朝阳摆手道。

    海小舟脸色不太好,这么值钱的书法,竟然被皇甫生一顿饭给糊弄走了,心中暗骂,老滑头,奸商,这次赚大了。

    很多熟悉的当代名家作品,而施静收藏的无疑是其中的创作精品,确实具有很高的升值空间。

    而其中的几幅画,方朝阳却不敢恭维,认定是假的。

    齐白石的白菜、张大千的山水、徐悲鸿的八骏图、刘海粟的素描人体,这都是稀世珍品,绝不可能随便买到,能珍藏一幅都很难,更何况这么多。

    “施小姐,我认为,这些都是假的,画工很粗糙,甚至都不是同时代的仿品。”方朝阳指着这些画作道。

    “朝阳好眼力,这都是在二手市场淘来的,我嘛,心怀侥幸,万一是真的,岂不是赚大了,看来,天上真的不会掉馅饼哦。”施静咯咯笑着自嘲道。

    “这些花了多少钱?”海小舟好奇地打听。

    “几十万吧,不多,等会我就收起来,别留着丢人现眼。”施静道。

    “给你提个建议?”方朝阳道。

    “请讲。”

    “如果为了将来增值,都挂在这里是不对的,时间久了,会落上灰尘,也会降低色彩的明艳度,应该仔细卷好进行密封,装进专用的纸筒里。室内的温度和湿度也要常年保持,还有,也要有个保险柜,否则贼来了,那就什么都没了。”方朝阳善意道。

    “哈哈,多谢提醒,我明天就去办这件事儿,门前有监控,倒是疏忽了小偷。”施静笑着答应。

    “小偷如今偷了你的东西,那还真是倒霉了。”海小舟道。

    “怎么了?倒霉不该是我吗?”施静不解地问道。

    “小偷小摸,治安处罚,偷这么贵重的东西,肯定要坐牢的。”

    “哈哈,那不能害人,我还是收起来吧。”施静忙说道。

    欣赏了一阵子名家大作,三人重新回到楼下的大厅,茶水凉了,施静去换上新的,又去切了盘水果。

    “小舟,家里还有榴莲,不知道你们喜欢不喜欢。”施静问道。

    “我还行吧!”海小舟道。

    “我就免了,基本不碰的。”方朝阳道。

    “女士优先,榴莲可是我的大爱,晚上不吃点,都睡不着觉。”施静又跑进厨房,从冰箱里取来了塑料盒密封的榴莲。

    味道不敢恭维,方朝阳只好申请吸一支烟,令他惊讶的是,不光是施静吃得很香,海小舟也是如此,两人大快朵颐,笑声不断。

    没记得海小舟喜欢吃榴莲,以前逛街经过榴莲摊的时候,她总是躲得远远的。

    人的口味是会改变的,但方朝阳认为,他永远都不会吃榴莲这种水果,好在烟味把那种怪味给遮蔽了。

    话题终于聊到了海岸投资,在施静看来,这家投资公司并不算很有实力,而且,投资的项目也不多,盈利率在同行中只能算中等。

    原因在于,公司不愿承担太高的风险,很少参与项目早期的投资,也就是所谓的天使投资。

    “据我所知,海岸投资参与了凤舞九天集团的早期投资,应该赚了不少吧!”海小舟适时地问道。

    “我刚来,不太了解详情。”施静有些回避,想了想,还是说道:“根据资料显示,当初这笔投资是三亿,目前,价值应该十亿左右。”

    “三倍的盈利,可以了。”

    “听一个同事说,公司曾经有意将股份转让,抽回一部分资金,但苗伊不同意,理由是有约定,五年内不得转让股份。”施静道。

    “苗伊遇害了,现在股份应该可以转让了吧!”海小舟漫不经心地吃着榴莲,旁敲侧击地问道。

    “反正我来的这一个月,董事长一个字都没提此事,毕竟,有些敏感嘛!”施静起身,又去拿来一些小甜点。

    屋内陷入了短暂地沉默,还是施静先开口道:“你们想调查凤舞九天的这笔投资?”

    施静并不傻,直接点破,话说到这个份上,海小舟不隐瞒道:“有这个想法。”

    “好吧,朝阳能过来,就是给我很大的面子,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一定尽力。”施静点头道。

    “我们得到了一个线索,有一家大型企业集团,试图收购凤舞九天,价格很低。但是,除了苗伊,包括海岸投资在内,对此都没有提出反对。”海小舟道。

    “低价收购,可能会配送股份,如果真是大型集团,其股份的价值,也是非常高的。”施静是这方面的行家,如此分析道。

    “关键是,坚决反对收购的苗伊,遇害了。”海小舟提醒道。

    “哦,我看了庭审,裘大力,还有那个叫,对,朱红丽,背后似乎还有怂恿者。”施静道。

    “所以,我们很想知道,试图收购苗伊的这家大型集团,到底是哪一家。”海小舟道。

    “你们不能着急,至少我目前还没听说过,那就是个很大的秘密,需要时间,也需要机会。”施静坦诚道。

    “施静,真得要谢谢你。”方朝阳道。

    “谢什么,我不过是企业叛徒,通风报信的,万一海岸投资出事,只能另找工作了。”施静稍有些怨言。

    “以你的本事,去我家的企业工作,薪水也不会低了。”海小舟道。

    “你是检察官,也可以经商吗?”施静显然是真不了解情况,疑惑地问道。

    “我当然不行,可我爸和叔叔,早年就经商,总不至于因为我当上了检察官,就不干了吧!”海小舟道。

    “明白了,小舟的人生选择,还真是个性,我就不行,我爸就是个商人,遗传他,也跨进了商海,走不出来,满脑子都是钱。”施静笑道。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