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旅游团

    等了十分钟左右,一辆橘红色的校车开了过来,上面有着“东安市双语小学”的标志。

    双语小学是私立小学,每年的学费就高达三万,但因为师资队伍强大,教学质量高,依然获得了很多家长的青睐,每年报名之时,都要排起长长的队伍,还要通过摇号,才能确定哪些孩子可以入学。

    东安市的校车,都是由公交公司集中购买的,再出租给这些私立学校。当然,为了校车安全,司机也都是公交公司的员工。

    校车停在方朝阳的跟前,司机打开车门,笑着打招呼:“方法官,等很久了吧,快上车!”

    方朝阳登上校车,坐在前方的座位上,客气道:“司机大哥,这次真的要辛苦你了。”

    “呵呵,没关系,就是不熟悉那边的路况,否则也不麻烦你早起。”司机笑道。

    校车发动,暖风开启,方朝阳这才感觉好多了,两人就这样聊着天,渐渐离开了市区,进入了高速公路。

    “方法官,我看过关于你的报道,真了不起,一直在捐资助学。”司机道。

    “没什么,我能做的也很有限,需要帮助的乡村孩子很多。”方朝阳谦虚道。

    “能力有限,我就资助了一名学生,希望工程,不多,三年才一千二。”

    “这也很值得称赞,精神非常可贵。其实,只有集合全社会的力量,才能让更多的孩子上得起学,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方朝阳道。

    “呵呵,是这个理,不瞒你说,虽然我是个开校车的,有时候也觉得这个社会存在着不公平。”司机笑道。

    “说说看!”

    “就拿双语小学来说,学费那么贵,再包括餐费、杂费、补课费等,一年差不多要五万还不够,我就想,这一个学生的钱,能让多少乡村孩子上学啊!可有钱人真多啊,全部提现金过去,还怕排不到自家孩子呢。”司机坦诚道。

    “也不能这么想,政策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进而拉动更多的人共同走向富裕,只要是合理合法赚来的钱,即便是奢侈消费,也不是过错。捐资助学这方面,不能强行摊派,毕竟,每个人的理解不同。”方朝阳耐心地解释道。

    “方法官,你这境界,咱服了。”司机赞道,继而转换了话题,谈到了裘大力,“那次庭审我也看了,我觉得,手里的方向盘有千斤重,必须好好开车,确保安全。可他,竟然把车当成了杀人工具。”

    “如果每个司机都能像你这么想,交通事故率就会大幅度降低,至于裘大力,我不想多谈,罪有应得吧!”方朝阳道。

    司机避开了这个话题,继续聊起了教育,天色渐渐亮了,车子也进入了新华镇。

    方朝阳指路,继续向前开,没过多久,司机就看到了那条盘山路,不由说道:“方法官,不瞒你说,我这还是第一次,要在山路上开校车。”

    “路况还是不错,也没什么车辆,慢一些就行。”方朝阳道。

    “您放心,咱是a证,以前开公交车的。”司机信心满满道。

    初升的朝阳照亮了青山村,校车在七点半的时候,准时进入了青山村,司机直夸这里的景色美,但当看到整齐站在路边的孩子们,却还是大感惊讶。

    “这伙小家伙,不是一个年级的吧?个头都不一样啊!”司机问道。

    “条件有限,所有年级的孩子都在这里,自然有年龄差距。”方朝阳解释道。

    “那名女老师蛮漂亮的,她教所有的班级?”

    “是的,还有她的父亲,父女俩一直坚持在这里教学。”

    “真了不起,让人感动。”司机真诚道。

    校车停下来,孩子们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庞然大物,脸上都写满了惊喜。刘月晴考虑得很周到,让他们都穿上了冲锋衣,还特意拿着一个三角小旗,上面写着“青山村朝阳小学”七个字。

    像是个旅游团,方朝阳不禁笑了,连忙下了车,招呼孩子们依次上车,快乐的一天即将开始。

    司机大哥也没闲着,将孩子们依次引领到固定的位置坐好,并且为他们系上安全带。小家伙们对校车很好奇,这里摸摸,那里看看,胆怯又带着好奇,这种交通工具,还是最近有了网络,才在网上看到过。

    刘月晴跟方朝阳坐在前方,说道:“都来了,一个不少。”

    “嗯,一个也不能少。”方朝阳郑重地点头道。

    “同学们,都坐好了,需要上厕所的,提前说,马上出发。”司机大声道。

    “俺们都去过了!”柱子举手道。

    “我去了两次。”

    “我三次!”

    “……”

    司机被逗得大笑,这也能比,随即发动了车子,在前方掉头,重新驶入了海丰路。

    随着车子进入山路,孩子们的眼睛都不够用了,全部都看向了窗外,有人兴奋的大叫,却被刘月晴给及时制止了。

    虽然是乡村孩子,也要有素质,谁也不许大声说话,不能让人家城里人看不起。这方面,刘月晴非常要强,孩子们不敢高声喧哗,捂着小嘴说话的样子非常可爱。

    “朝阳,没吃饭吧!”刘月晴问道。

    “吃了几口泡面。”

    “那怎么行,没营养,久了还会伤胃。”

    “先这样吧,等结婚了,可能就有早饭吃了。”方朝阳道。

    “就知道你这样。”刘月晴说着,从包里取出个塑料饭盒,四个格子,三个小菜还有一份米饭。

    “看什么,吃吧!”

    刘月晴敞开了饭盒盖子,香气立刻飘了出来,方朝阳早就饿了,端着吃了起来,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动。

    司机大哥将车开得很慢,平稳地通过盘山路,这才让速度快了起来。

    孩子们终于离开了大山,见到了外面的世界,没有一个打哈欠的,眼睛都看着窗外,唯恐错过任何一片风景。

    随着校车的轻轻颠簸,方朝阳感觉困意袭来,就靠在车座上睡着了。

    睡梦中,方朝阳感觉肩头有些沉,不由睁开眼睛,却发现刘月晴也睡着了,头正枕在他的肩头上。

    刘月晴付出的辛苦,方朝阳比谁都清楚,既是教书育人的老师,也是孩子们的大家长。

    不忍叫醒刘月晴,方朝阳一动不动,闭上眼睛继续睡,他并不知道,刘月晴偷偷伸出了手,将眼角滑落的泪滴,轻轻擦拭无痕。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