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又见姐姐

    所见的一切,让方朝阳感觉胸膛之中,有一股怒火在燃烧,朗朗乾坤,光天化日,居然还有这样一块法外之地,决不能容忍。

    这是对法制体系的公然挑战,也是对社会秩序的肆意冲击。

    深呼吸,调节好心情,不能让这些人看出问题,两人继续向前走去,保持挽着胳膊的亲密情侣姿态。

    呼!

    随着一名壮汉的手势,大狼狗猛然冲了过来,拦在前方的路上,呜呜低吼着,不断呲牙威胁,如果再走一步,它将会发起攻击。

    方朝阳点起一支烟,斜着眼看着面前的大狼狗,突然大吼一声:“畜生,滚!”

    大狼狗可能从未见过这么强横的人类,不由向后退了两句,继而猛然跃起,朝着方朝阳冲了过来。

    嘭!

    皮卡卡猛然抬起一脚,正好踢在大狼狗的下巴上,直接将它给踢飞了出去。

    大狼狗摔在地上,发出不甘的叫声,抖了抖皮毛,再次做出威胁的姿态,却不敢冒然行动。

    一名壮汉吹了口哨,大狼狗狂吠几声,到底退了回去。

    方朝阳两人继续向前走,终于来到跟前,壮汉冷哼道:“你们居然敢打我的狗。”

    “恶狗挡路,你们就这么欢迎客人的?”方朝阳冷声反问。

    方朝阳的气势,让壮汉也搞不清什么来头,将一只手插在大裤衩的兜里,这才问道:“你们到村里来干什么?”

    方朝阳看得出来,他的手已经握住了枪,而另外一名壮汉,也是同样的姿态,时刻准备着掏枪出来。

    “我来找我姐,顺道买点东西回去。”方朝阳道。

    “你姐是谁?”

    “小辰子的媳妇。”

    这也是姐姐告诉方朝阳的,在村里,大家都喊她的男人秦晓辰为小辰子,说大名反而没几个人知道。

    “你是大艳的弟弟?”另一名壮汉问道。

    “对!谁敢欺负我姐,我就跟他没完。”方朝阳道。

    “谁他娘的也没欺负她。”壮汉不满道,又问:“你也是道上的?”

    “对,我老大冷哥,听说过吧!”方朝阳傲气道。

    “别动,我问问。”

    一名壮汉说着,掏出手机打电话,嗯嗯啊啊老半天,挂断后,又说:“再等一会儿。”

    那边一定在核实信息,方朝阳没有硬闯,皮卡卡嘴里嚼着口香糖,不满道:“快点儿的啊,这破地方,走了老远的路,老娘中午还没吃饭呢!”

    “别急,一会儿来几口,比吃饭还管用。”壮汉挤出一丝笑意。

    等了几分钟,壮汉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之后,应和了几声,跟着又打了个电话,挂断后,说道:“按照这里的规矩,必须进行搜身,先把身份证拿出来。”

    方朝阳和皮卡卡递上了身份证,两人仔细看了看,确认无误,倒是还了回来,两人开始搜身。

    方朝阳没什么,但是,皮卡卡的长筒靴里,可是藏着一把手枪。

    “你他娘的小心点,弄疼老娘了。”一名壮汉刚碰到皮卡卡的皮靴,她就不满地骂道。

    “脚疼?”

    “还不是替那条笨狗,轻点,别碰老娘的大腿。”皮卡卡道。

    这一招挺管用,壮汉看皮卡卡也穿得不多,又嘘呼得厉害,从皮靴下方随便向上摸了几下,站起身来,就算检查过了。

    太好了,没发现手枪,方朝阳稍稍松了口气,却故意说道:“二位,咱们村还能买到枪吗?”

    “大炮都有。”壮汉没好气道。

    就在这时,一名干瘦的男子朝着这边跑了过来,个头也就一米六五,长相普通,身材干瘦,剃着板寸,边跑边打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小辰子昨晚指定输钱了。”一名壮汉幸灾乐祸。

    “嘿嘿,他那脑子,不输钱才怪。”另一名壮汉笑道。

    这就是姐姐嫁的男人?真让人太失望了,姐姐怎么会看上他?方朝阳保持着镇定,很快,秦晓辰来到跟前,打量着方朝阳,问道:“你就是朝扬?”

    “姐夫,太过分了,结婚这些年,也不带我姐回家一趟,有多大的仇恨啊?”方朝阳不满道。

    “不是了,是你姐她不想回去,毕竟不是……”秦晓辰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他想说,毕竟不是亲生的,也没那么亲。

    “我要结婚了,我姐总不能也不参加吧!家里的规矩,亲人都得到,我姐不回家也就算了,连我婚礼都不参加,家里的脊梁骨都被戳烂了!”方朝阳不满道。

    “这个嘛,好说,先到家里坐坐吧!”秦晓辰道。

    两人终于被放行,进入了宝源村,方朝阳和皮卡卡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跟在秦晓辰的后面,却在悄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整个宝源村,除了中间的那条街道,能勉强错开两辆轿车,其余的巷道都很狭窄,只是能跑开三轮车而已。

    偶尔也能见到老人妇女和孩子,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摇着扇子坐在门前纳凉,或者聚在一起谈论家长里短,看起来和其他的村落并无两样。

    比较讽刺的是,在一条街道的墙壁上,大红的漆字,赫然写着:远离毒品,珍爱生命。

    县乡镇等上级机构,早就发现了宝源村的异动,也曾经对这里进行过检查,只是没发现证据,发些宣传单,写下了警告语。

    村民对这些根本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在巨大利益的诱惑下,他们已经迷失了本性。

    “平时不少给你姐钱,她可倒好,私下让你过来,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秦晓辰边走边嘟囔。

    “听起来,姐夫不欢迎我?”方朝阳问道。

    “一家人,说这个就外道了,换做以前,我肯定会去县里接的,这村里规矩太多了。”秦晓辰道。

    面对高大英俊的小舅子,秦晓辰不由在心理上也矮了一截,笑容很勉强,只想着赶紧糊弄走了,继续以前的生活。

    这是一栋独门独院的二层小楼,大门上方,还有一幅瓷砖画,五个大字,家和万事兴。

    “家里日子过得紧巴,买房子的钱,也是刚刚才还上。”秦晓辰道。

    他们搬过来不久,这房子自然是买别人的,别看这里是乡村,但因为制毒的原因,房价应该不会太低。

    打开院门,方朝阳的眼睛湿润了,他看到了久违的姐姐,穿着一件很普通的花格子衬衫,一条黑色裤子,脚下半旧布鞋,就站在院子里,正擦着眼泪。

    <sript>();</sript>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