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不能糊涂

    并没有显示号码,通常情况下,这都是网络电话,对方有意隐藏号码。方朝阳觉得这个电话不怀好意,直接挂断。

    可是,过了一分钟,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是没有号码,对方似乎非要打进来不行。

    “哪位?”方朝阳接起手机,冷冷地问道。

    “是方法官吧?”对方反问道,听起来是个中年男人,也不能确定,这种电话通常都配有变声系统。

    “是我!”

    “打扰了,我只想跟你说一句,凡事难得糊涂。”

    “法律上,从没有糊涂两个字。”方朝阳不客气道。

    “与人方便与己方便,逼急了,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能听到对方抽烟的声音,还喝了一口水,显得很悠哉。

    “你在威胁我?”方朝阳问道。

    “没有啊,你怎么会如此想,我说什么了吗?”对方居然笑了。

    “你是哪个案子的当事人?”

    “不用套话了,你只需要记住,凡事别较真,天下太平。”对方先挂断了电话。

    明目张胆的威胁又开始了,不像是伪-基站,是有电话线的网络电话,对方跟当初的范力涛不同,并不在家的附近区域。

    太晚了,方朝阳没有打扰尚勇,点起一支烟,陷入到思索当中。

    对方说的难得糊涂,指得到底是什么?

    方朝阳第一个想到的,当然还是苗伊案,但自从裘大力判决后,他的位置并不那么重要了。

    这些幕后主使者,应该盯着尚勇和海小舟才对,某种程度上讲,他们才在明处。

    结合上午跟李祥院长的交谈,方朝阳忽然想起了下周要审理的案件,左飞虎诈骗案,涉及两亿八千万的诈骗金额,也算是个天文数字了。

    这起案件发生在十年前,到底牵扯到了谁的利益?难得糊涂,这就是在警告自己,不要太较真,将这起案件稀里糊涂地审了。

    可以推断,对方近期就派人跟踪自己,表现的手法似乎比范力涛更高明,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跟踪嫌疑人的任何踪迹。

    跟皮卡卡一起去宝源村之时,这起案件还没有提起公诉,对方却已经开始跟踪,仔细想想,方朝阳明白了,这样的大案,一定会落在中院审理,只是迟早的事情。

    “小舟,睡了吗?”方朝阳打过去电话。

    “还没有,正追剧呢,有事儿啊?”海小舟问道。

    “刚才我接到了一个威胁电话,不显示号码的,对方开口就让我难得糊涂,说如果逼急了,不一定会发生什么。”方朝阳道。

    “朝阳,我真为你的安全担忧。难得糊涂,这句话可能是对的,苗伊案你别再关注,还有我和大勇,只要抓住于振峰,很多谜团就解开了。”海小舟道。

    “不,我认为跟苗伊案无关。”

    “那是为什么?”

    “很可能是左飞虎诈骗案。”

    “这起案件发生在十年前,这伙人的反应弧也太长了吧!”海小舟不可置信。

    “这其中,一定牵扯了某些人的利益。”方朝阳确信道。

    “可是,涉案款项已经追不回来了,左飞虎在国外买了别墅,还有了家庭,连儿子都上了贵族幼儿园,说到底,还是便宜了他的老婆孩子。”海小舟道。

    “我觉得,可能跟那对不上的一个亿有关。”方朝阳道。

    “朝阳,我不想跟你抬杠,你能不能别揪着这件事儿没完,那笔钱有证人,左飞虎收了,而且通过地下的钱庄转移到国外。”海小舟又有点急眼了。

    “瞧见了没有,连你都不想让我揪着此事,可想而知,对方也是这么想的。”方朝阳道。

    “怎么就跟你说不明白了,有银行提款记录,而且,证人证言都具备,撒谎的一定是左飞虎。”海小舟道。

    “明天我再开会讨论一下,不能稀里糊涂审案。”方朝阳道。

    “随便你了,毛病可真多。我看该给你颁个奖,法官被威胁次数最多奖!”

    “大不了就是一个死,有本事他们就对一名人民法官下手!”

    “喂,你哪来那么大火气,跟我耍什么威风,有病。”

    第二天上午,方朝阳才将威胁电话的事情,告诉了尚勇,而尚勇说,比起伪-基站,网络电话更难查,有的甚至来自于国外,警方的手臂伸不了那么长。

    尚勇还是那句老话,让方朝阳多注意自身安全,敢公然威胁一名法官,对方必定来者不善。

    随后,方朝阳召集大家,就左飞虎诈骗案开了个会,就一些细节进行讨论。

    一个上午,大家都在梳理检察院提交的卷宗,被骗走的两亿八千万,涉及两家企业,鼎丰贸易和大程投资,后者还具有国企色彩,专用于路桥建设方面的投资。

    其中,鼎丰贸易投资一个亿,大程投资则是一亿八千万,左飞虎出具的意向合同上,约定鼎丰贸易占前进大厦项目收益的三成,大程投资占五成,而他本人只占两成。

    值得关注的是,鼎丰贸易以现金形式投资,从银行取了一个亿,交给大程投资的一名叫做岑方的副总,由他转交给左飞虎。

    当年,左飞虎卷走钱款,突然失踪,去了国外,只留下了一个大坑,大程投资察觉事情不对,立刻向警方报案。

    “我觉得,这一个亿肯定有问题。”方朝阳道。

    “关于这笔钱,左飞虎拒绝承认接收,但是,有两个证人,都能证明他收了这笔钱。”穆凡道。

    “我们审理了这么多案件,有时,证人是会说谎的。证人之一的岑方,在警方调查的过程中跳楼身亡,除了压力,可能另有隐情。另一个证人丁凤,左飞虎当年的所谓秘书,当时以诈骗罪被判了三年,她只想把责任都推给左飞虎,其证言也值得商榷。”方朝阳道。

    “我认为头儿说得有道理,鼎丰贸易为什么要以现金的方式出资?这么大的款项,就该转账才对。”高亦伟道。

    “岑方的证言中,说这是左飞虎要求的,至少一半现金,这个混蛋,那时候就在为逃跑做准备。”穆凡道。

    “总之,这笔钱要查清,如果是通过地下转移,那又涉及另一起案件,在我看来,左飞虎多索要一亿现金,多此一举。”方朝阳道。

    “头,这样的话,下周就不能开庭了。”高亦伟道。

    “联系对方律师,下周的开庭取消,什么时候开庭,另行通知,联系检察院那边,督促他们,查清这一亿的来龙去脉,进一步补充证据。”方朝阳道。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