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试图拖延时间

    “苗伊案的背后,有一个利益团体,触角伸到了许多部门。其实,我们一直暴露着,用一个不恰当的比喻,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方朝阳道。

    “我还是不太明白。”海小舟皱眉摇摇头。

    “我们都很年轻,有热血,守规则,无疑是最大的拦路石,如果能把我们换掉,他们乐观的认为,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这么说,他们要搞的下一个目标,应该就是我了。”

    “可能吧,另外,他们也在打拖延战术,等着我们被调走,换别人上位。”方朝阳分析道。

    直到现在,方朝阳依然坚定地认为,他不会因此这次卷宗丢失的事件,被组织上真正免职,事情早晚会查得水落石出,而他也将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

    对手依然获得了这次较量的胜利,那就是成功拖延了时间,他们可以趁机毁掉更多的证据,甚至清除不利的障碍。

    “朝阳,必须要抓紧时间了,咱们不能一直被动下去。”海小舟道。

    “行动还是尽量小心些,他们折腾的我被暂停职务,应该是尝到了甜头,还会如法炮制的。”方朝阳提醒道。

    “我不怕,不在这个岗位上,就回家当我的大小姐去。愿意开什么车穿什么衣服,都不怕有人在背后议论,反而是现在,瞻前顾后的!”海小舟赌气道。

    “小舟,别这么想,如果我们都撤了,他们会从梦中笑醒的。”

    海小舟沉默了半晌,点了点头,“我会注意的,好在本检察官有了富裕的家庭,不会被金钱轻易的腐蚀。”

    “他们会拿你身边人下手,比如,小川。”

    “那个混小子,太不争气了,纯属咎由自取。”一提到此事,海小舟还是很生气,家族的希望,就是这幅德行,真给她丢脸。

    刘月晴已经开始准备晚饭,海小舟看着窗外忙碌的身影,于心不忍,还是走出了办公室,过去帮忙。

    新买了菜,又有两位大厨,晚餐很丰盛,海小舟还从车上拿来两瓶红酒,三人边吃边喝边聊,交杯换盏,气氛融洽,让冬日不再寒冷。

    左飞虎一案,海小舟依然在跟进调查中,但进度非常缓慢,直到现在,依然没有查清楚,鼎丰贸易的那一个亿,到底来自于什么地方。

    找到了几家跟鼎丰贸易合作的代理商,他们跟鼎丰贸易之间发生的资金往来,加起来也不过几百万,距离一个亿相差甚远。

    鼎丰贸易一定有问题,这一点不言而喻,还出现了一个情况,重要证人之一,左飞虎之前的所谓女秘书,已经联系不上了。

    她不是犯罪嫌疑人,当然不能采取通缉的手段,但她的消失,让案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起来。

    而在左飞虎的口中,这个女秘书就是个骗子,跟他发生过几次关系,就拿走了他几十万,这话听起来格外刺耳,真正的大骗子,也好意思说别人是骗子。

    不得不说,自从方朝阳离开了工作岗位,一切似乎都平静了许多。

    但这只是假象,等丢失的卷宗找回来,查清事实后,这伙人的攻击,一定会卷土重来,也可能会采取更为极端的方式。

    这么晚了,海小舟当然没打算开车回来,更何况她还喝了酒,无法开车。

    为了避免没必要的麻烦,海小舟并没有留宿在办公室,跟着刘月晴去了她的家里,这当然是方朝阳乐意看到的。

    不往那方面想,办公室也实在太冷了,海小舟娇生惯养,会被冻感冒的。

    盖着新被子,方朝阳感到很温暖,借着酒精的麻醉,很快就睡着了,做了很多梦,清早醒来的时候,却一个也没记住。

    吃过早饭后,海小舟就离开了,不免叮嘱方朝阳,一定要照顾好身体,别总摆出一副亲民的形象,什么活都跟着掺和。

    就在海小舟走后不久,青山村也忙碌起来,新的一批绿色蔬菜,装上车,被运往了海潮大酒店。

    另外,通过皇甫生的中间联络,东安市还有几家酒店,也了青山村的产品,目前销路非常稳定。

    晚饭,方朝阳是跟黄早发一起吃的,桌上正是村里种植的绿色蔬菜。

    一车蔬菜,又卖了近三万多块钱,黄早发非常感慨,眼眶一直是湿的,找对路子,赚钱就是如此容易。他估算,一年下来,总收入会超过五百万,到那时,青山村会彻底摆脱贫困的帽子。

    百姓们干劲十足,但方朝阳还是提出中肯的建议,不要盲目扩大种植规模,打响青山村蔬菜质高价优的品牌才是最重要的。

    “有人真是瞎了眼,这么好的法官,也给搞下来。”黄早发不忿道,“方法官,我可以找村名,向组织表达不满,你可给咱们老百姓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啊。”

    “黄主任,千万别这么做,效果会适得其反,有人会借此造谣,说我把青山村当成了自己的私人领地。”方朝阳连忙摆手道。

    “这是放屁,你为青山村的付出,有目共睹,谁也不能抹去。”黄早发生气道。

    “真的不用,事情一定会被查清,相信,我会官复原职的。”方朝阳道。

    “唉,我也着急,看你来了之后,光帮着村民做事,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帮你。”黄早发真诚地说道。

    “这次我过来,正是想让你帮个忙。”方朝阳道。

    “快说,一定义不容辞。”黄早发拍胸脯道。

    “也没什么,就是让乡亲们,多留意陌生人,包括多年不走动的亲属。”

    “你有危险?”黄早发立刻警觉道,此事有先例,张老蔫的家里,就曾经收留了一名通缉犯。

    “我希望不会发生,但不能保证,没人打我的主意,法官这个岗位,会得罪人的。”方朝阳解释道,也没跟黄早发说太多,有些事情是需要保密的。

    “你放心,我会挨家挨户通知,见到陌生人一定上报,包括亲属。”黄早发承诺道。

    回到学校,方朝阳坐在校园的长椅上,让手机屏幕亮起,继而又关上,反反复复的好几次。

    彭姜还是没有电话,不知道是真的很忙,还是不想跟自己联系。方朝阳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段感情已经变得不再容易把握,有一条鸿沟,横亘在两人中间,正在不断扩大。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