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富源大厦

    “好,那我晚一些过去,我请你。”方朝阳答应道。

    “呵呵,咱们之间还客气什么,等你。”程立雪笑着挂了电话。

    方朝阳自己做了早饭,吃过后,坐在阳台上摇椅上看书,阳光照在身上,温暖安静,太过舒适,差点又要睡着。

    快到中午的时候,这才下楼,驱车赶往位于大直街的富源大厦。距离很近,只有五分钟的车程,方朝阳在大厦门前停好车,缓步走了进去。

    要遵守规矩,方朝阳在门卫处登记。这时,一名五十岁左右的男子,穿着笔挺的西装,跟一名妖艳的女子从电梯里出来,撇眼看见了方朝阳,脸上掠过一丝讶异的神情。

    方朝阳并没有注意到,跟两人擦肩而过,进入了电梯中。

    来到二十八层,方朝阳找到角落里的程立雪心理诊所,轻轻敲了敲门。很快,门被打开了,出现了一名年轻女孩,正是程立雪的助理于凡。

    “方法官,快请进!”于凡记得这位大帅哥,神情中还带着些激动。

    “打扰了!”方朝阳客气道。

    “里面有客人,您先坐下稍等片刻,快要结束了。”于凡让方朝阳坐下,又跑去给他泡了一杯茶。

    接待室内的一切,还跟上次来的时候一样,简洁干净,只是多了一面红色的锦旗,是患者家属送来的。

    “方法官,你好像是瘦了,也黑了些。”于凡关切道。

    “在乡下呆了一段时间,风比较大。”方朝阳道。

    “我相信,困难打不倒你。”

    “谢谢,你也很关注我的新闻?”方朝阳笑问道。

    “你在我眼里,也是大明星啊!”

    正说着话,里屋的门开了,走出来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穿着鲜艳夸张的衣服,脑后还梳着马尾。

    一看就是搞艺术的,干这一行,多少是有些神经质的。并不是贬损,正因如此,他们才能触摸到常人未曾留意的领域,创作出富于夸张想象力的作品。

    紧跟着,程立雪也走了出来,将客人送了出去,又朝着方朝阳勾勾手指,示意他到里屋去坐着。

    方朝阳进屋后,坐在手掌沙发上,助理于凡则殷勤地将茶水又送进来,随后关门出去了。

    “呵呵,差点被这人给绕进去。”程立雪笑道。

    “作为心理医生,你们也有心理上的薄弱之处?”方朝阳问道。

    “当然啊,是人都有心理弱点,其实,我们这个行业,也有风险的,尤其是一些病人,看起来非常正常,说话却玄乎其玄,跟真的一样,稍不留意,就会引发共鸣。”程立雪也坐下来。

    病人具有权,方朝阳并不想打听刚才发生了什么,客气道:“我现在是闲人,真不好意思过来打扰。”

    “呵呵,平时想请你来,还不容易呢!”程立雪笑道。

    “对了,郭无双的那个案子,你应该提出申请,法院会给你一定经济补偿的。”方朝阳道。

    “不在乎那点钱,遗憾的是,我去了,你却走了。”

    “对不住了,当时事发突然,我姐被困在毒窝里,必须去救她出来。而且,整个行动警方也要求高度保密。”方朝阳道。

    “真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弟弟。”程立雪赞道。

    已经中午了,简单聊了几句,两人便离开了诊所,下楼后,程立雪也没开车,而是直接坐进了方朝阳的车里。

    在她的指引下,两人来到一家较为僻静的西餐厅,要了个小包间坐下,点了两份套餐,方朝阳坚持付钱,程立雪撕扯不过,也没再勉强。

    价格不高,三百多,两人边吃边聊起来。

    从程立雪的口中得知,严孟伟的心理疾病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根治并不容易,但症状会逐渐减轻,他毕竟还很小,有可能彻底痊愈。

    可喜的是,严孟伟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一种犯罪,并愿意从内心做出改变。

    “朝阳,看你状态不错,多问一句,卷宗丢失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程立雪问道。

    “过程并不复杂,那天,下班晚了些,我正在办公室看卷宗,突然就停电了,而且是大规模的,我就把卷宗锁进柜子里,回家去了。上班后,卷宗丢了,有人冒用我的名字,开设了微博账号,并且公布了前两页卷宗。”方朝阳道。

    “这绝对是一场阴谋陷害。”程立雪道。

    “呵呵,你不怀疑是我拿走了卷宗?”方朝阳笑道。

    “你什么样的人品,我当然清楚,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再说了,也没这个必要。”程立雪摆手道。

    “这件事儿的麻烦就在于,根本说不清。”

    “停电不是巧合,分明是里应外合,故意将你拉下马。”程立雪分析道。

    “院里报警了,我也在等结果。”

    “绝对是你身边人做的,而且,他应该很嫉妒你,或者你挡了他的路。”程立雪又说。

    “呵呵,一切都要讲证据,不好乱猜疑的。我自认,在院里跟大家关系还都可以,没有特别的仇怨。”方朝阳笑道。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他被胁迫利用了。”

    “我认为,后一种的可能更大些。”

    “时间过去有段时间,院里应该对你有所反应才对。”程立雪思索道。

    “没反应,才是对我的保护,在这一点上,我是应该感谢院领导。另外,这件事儿必须要查实,我想,即便出了结果,也不会轻易公布的。”方朝阳道。

    “呵呵,家丑不可外扬吧!”

    随后,程立雪又询问方朝阳来百泉市做什么,住在哪里,方朝阳说是借住朋友的房子,只是过来独自安静的呆上一段时间。

    至于青山村夜晚发生的险情,他没有告诉程立雪,不是什么都能说的。

    听到方朝阳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程立雪很是开心,眼睛笑得弯成了月牙,说随时欢迎到诊所来骚扰,也可以经常一起吃饭谈心。

    “有没有什么我能帮你做的?”方朝阳问道,不想虚度时光。

    “别说,还真有一件事儿,很需要你的大力支持。”程立雪眨眨眼,带着点坏笑。

    “没问题,尽我所能。”方朝阳点头道。

    “回诊所后,我再告诉你。”程立雪开心递过来一个蛋挞。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