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卷土重来

    方朝阳仔细检查了车子,别的地方并没有损坏的痕迹,又上车尝试发动了下,一切都很正常。

    “妈,又没有大毛病,就是玻璃坏了而已。回去吧,别计较了。”方朝阳尽量轻描淡写。

    叶秀敏也没再说什么,跟裘家邻居多年,也不想彻底闹翻,只不过,她倒是动了念头,不行就把房子卖了,在别的地方另外再买一套。

    吃过午饭后,方朝阳便开车离开,只是在家住了一晚而已。他并不在乎邻居的捣乱,却担心另外追踪他的那伙人,别把麻烦引到家里来。

    前车窗的破损,影响了视线,方朝阳开车格外小心,速度也尽量放慢。正是大年初一,走了几个地方,也没有修车厂营业,只能将就开着,一直坚持回到了市里。

    刚回到小区,方朝阳就接到了海小舟的电话,约他晚上一起吃饭,正好尚勇也没回去,铁三角共度初一的夜晚。

    “小舟,别去酒店了,就在我家吧!毕竟过年了,要有个气氛嘛。”方朝阳建议道。

    “要什么气氛?你怎么不说在我家啊!布置可好呢,一看就有过年的样,哪像你的破窝,冷冷清清的。”海小舟不高兴了。

    “不冷清,有暖气,供得很好。”方朝阳呵呵笑了笑,这才说出实情来,“我的车窗被打坏了,还有个孔洞,晚上开不出去。”

    “什么,又遇到了危险了?”海小舟不由一惊,连忙问道。

    “没有,这不是回家过年嘛,车子就停在家门口,怀疑是裘大力的父亲,可能非常不满,偷着给砸的。”方朝阳解释道。

    “报警了吗?”

    “报什么警啊,多年的邻居,再说了,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方朝阳道。

    “如果都同情心泛滥,还要法律干什么?”

    “什么大不了的,你要明天打电话,就不告诉你了。”

    “那好吧,你先回家歇会儿,晚上我去接你,就这么定了。”海小舟很霸道地挂断了电话。

    回到了安静的小屋里,方朝阳先是简单打扫了一下,随后坐在沙发上,点起了一支烟。

    在百泉市住惯了大房子,猛不丁回到狭小的家里,方朝阳还有些不太适应,一切都是显得有些陈旧而又拥挤。到了夜晚,更没有灯火阑珊的夜景,而且,也少了那个他喜欢的躺椅。

    方朝阳自认并不是贪慕虚荣的人,只是很喜欢那种格局的房子和环境。

    网络时代,微信上倒是收到了不少新年问候,程立雪、施静、刘月晴、林雯雯等,还有高亦伟、赵芳芳等法院同事,有人甚至给他发新年红包。

    方朝阳分别回复新年快乐,红包自然不会收,不管是大包小包,心意领了,表示感谢。

    这时,他忽然想起一个人,正是雷福鹃,找到电话号码后,拨打了过去,很快就接通了。

    “雷姐,新年快乐!”

    “方法官,真想不到,你会给我打电话,也祝你新年快乐。”雷福鹃开心道。

    “我最近有些小麻烦,也没联系你,最近还好吗?”方朝阳问道。

    “孤独的生活也习惯了,没什么不好,女儿上午来看我了,还拿了不少东西。”雷福鹃道。

    “时光会改变很多,我相信终有一天,大家都会想通的。”方朝阳道。

    “也许吧,她爸倒是提过一次复婚,不过我还没答应。当时他决意离婚,我哭着求过多少次。唉,也是这些年太累了,一个人生活真的挺好,想彻底静下来。”雷福鹃道。

    可以理解,但清净过后,还有割舍不断的亲情,何况她也是极为重视感情的人。那就让时光治愈她的伤口吧,麦小吉叮嘱道:“雷姐,该放下的也要放下。你也要多保重身体,有事儿给我电话。”

    “谢谢,你也多保重,你是一个好法官,这么对你,显然是不公平的。”雷福鹃道,不难听出来,她也知道方朝阳被停职的事情。

    “我还是选择相信组织,雷姐,抽个时间,还是尽快申请国家赔偿,钱真的拿到手里,也需要时间的。”方朝阳道。

    “嗯,等我整理好心情就去办,谢谢你。”雷福鹃道。

    放下电话后,方朝阳松了一口气,能听出来,雷福鹃已经渐渐走出了阴影,选择勇敢地面对生活。

    从内心深处,他还是非常欣赏雷福鹃的,这是个敢于承担责任的姐姐,至于后来发生的事情,并非她所愿意的,也不是她能够控制的。

    等着海小舟过来,方朝阳又去泡了一杯茶,刚喝了没几口,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个空号,方朝阳没接,直接挂断了,可是没过多久,这个电话又打了进来,他冷着脸,按下了接听键。

    “方法官,新年快乐!”里面传来一个中年人的声音。

    “谢谢,你是哪位?”方朝阳平静地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算是个很关心你的朋友吧!听我一句劝,直接去辞职吧,何苦受这个委屈,我可以给你一千万。”对方诱惑道。

    “呵呵,还真是有钱人,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靠自己的双手获得。”方朝阳不屑道:“我已经被暂时停职了,你们的目标实现了,何苦要赶尽杀绝呢!”

    “这不是担心你卷土重来嘛,你要真不干了,大家都好过。”

    “你们可能失望了,我会坚持到底的。真敬业,大过年的也不歇着。”方朝阳嘲讽道。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们也不容易,你要好好考虑一下,事情没你们想得那么简单,会越来越难的。”

    手机里没了声音,对方挂断了,方朝阳不屑地放下手机,继续喝茶。

    卷土重来!

    方朝阳不禁冷哼一声,这伙人也在担心,自己会重新走上审判长的岗位上,对他们构成巨大的威胁。

    法律是无情的,但他们认为,只要能撵走一名正义的法官,就可以照样为所欲为,无疑是痴人说梦。

    对方的话中,也透露出另外一层含义,案件涉及面非常广,越来越难,说明涉及的人员,有着非常特殊的身份。

    法律是至高无上的,无论是谁犯了法,也不要妄想能够逃脱法律的审判。

    半个小时后,海小舟的电话来了,她已经到了楼下。

    方朝阳立刻起身下楼,就看见海小舟正在打量他的车子,还伸出一根手指,探入车窗的孔洞里。

    “傻不傻,小心卡住。小舟,我没说谎吧!”方朝阳道。

    “打算怎么办?”

    “当然是修车,我也不会追究……”

    “什么啊,我的意思是,这辆破车还不舍得卖?”

    “还能开,一点问题都没有,卖什么?再说了,买新的,也得花不少钱呢!”

    “就听不得这寒酸话,这破车,早该换了,开出去也掉价。”海小舟道。

    “没钱!”

    “要不,我给你借一辆,或者低价买个二手的好车。”

    “谢谢,我还是别那么张扬最好,跟你比不起,随身带着金钥匙。”方朝阳开玩笑道。

    “你正直无私,甘愿跟贫下中农一样生活,我不管,随便好了。”海小舟摊摊手,随后上了自己的车,方朝阳也拉开车门坐了进来。

    海小舟转头仔细打量着方朝阳,眼睛一眨不眨,方朝阳被看得有些发毛,不禁问道:“小舟,怎么了?我洗脸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