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各种怀疑

    看到海小舟来了,皮卡卡还是紧张地站起来,挤出了一丝笑容。

    “大勇怎么样了?”海小舟快步玻璃门前,隔着门上的小小玻璃向内看。此刻的尚勇,打着吊瓶,依然在昏睡当中,呼吸面罩并没有撤下,其他的也就看不清楚了。

    “情况也好多了。”方朝阳上前道。

    “这个愣头青,怎么就不小心点,光想着女朋友,到底让人给暗算了。”海小舟埋怨道。

    方朝阳本想替尚勇解释几句,但到底还是没说,元宵佳节,他也在陪着女友四处看彩灯,这当然是人之常情。

    “你脸色这么差,还没吃早饭吧?”海小舟转头问道。

    “没胃口!”方朝阳摆手道。

    “不行,必须吃饭,皮卡卡,怎么不知道照顾别人?”

    “啊?哦,我马上去买。”皮卡卡连忙一溜烟地跑开了,海小舟是绝对招惹不起的,连尚队都要谦让几分。

    “喂,案件调查到什么程度了?”海小舟又问一旁的那名警员。

    这名警员不由一愣,方朝阳连忙介绍道:“这是检察院的海检察官。”

    “我马上就问问。”警员连忙拿起手机。

    片刻之后,这名警员回复,袭击尚队长的那辆车,开到郊区后消失了,正在继续追查中,目前还无法确定,袭击者到底是谁。

    “那个女人呢?就是你们尚队的女朋友。”

    “放了!”

    “为什么放了?”海小舟的声音立刻提高了。

    “经,经询问,她,她没有嫌疑,手机上只给尚队发过短信,而且,她已经喝多了。”警员不禁擦了擦额头,一系列问题,都快出汗了。

    “明明是个酒鬼,却那么容易喝醉,再问问,具体细节。”海小舟道。

    警员无奈地拿起手机,又开始询问侦办的情况,尚勇离开酒吧后,等了十分钟,并没有打上车,看酒吧距离公安局不远,于是便徒步走了回来。

    正是因为步行,才被人跟踪袭击,和丰街相对偏僻一些,正好容易下手。

    目前可以确定,对方经过训练,枪法很准,而且出手果断,以至于尚队长都没来及拔枪,就中弹倒地。

    海小舟非常生气,主要是埋怨尚勇,作为刑警队的领头人,怎么可以这么不小心,另外,单位有车,他也太坚守原则了,从不用来办理私事。

    埋怨解决不了问题,还要等尚勇醒来,才能询问出更多的细节来。

    皮卡卡买来了三碗稀饭,外加几个茶蛋,包括那名警员在内,三人匆匆吃了一口,就算是解决了早餐。

    “小舟,今天打算找我干什么去?”方朝阳恢复了些精神,小声问道。

    “想跟你一起,去趟百泉市,我担心家里已经被春晓给搞成猪窝了。”海小舟道。

    “有这个可能。”方朝阳道。

    “交友不慎啊!唉,你说大勇是不是有点傻?”海小舟又把话题转了过来。

    “他可能是真的大意了,一直以来,这些人针对的目标都是我。”方朝阳分析道。

    “这群混蛋怎么不冲着我来?”

    “你不给他们下手的机会,也不是完全没有,叔叔那边的生意,就受到了些影响。”方朝阳道。

    上午九点多,彭姜过来查看情况,跟海小舟微笑着打了声招呼,又去询问相关的医护人员。

    彭姜告诉大家,尚勇平日身体素质不错,而且组织恢复能力很强,不会有大问题,至于是否有后遗症,目前还不好判断。

    主治医生过来查房,中午时分,尚勇醒来了,情况稳定,准备转移到普通病房。

    海小舟却不答应,非要一个单间不可,理由是有利于办案。

    医院的床位都很紧张,更不要说是单间了,海小舟不依不饶,医生也知道受伤的人身份特殊,于是又跟院领导请示。最终答应下来,将尚勇安排进入特护病房内,但有一点,医院的床铺资源有限,只能住两天,还要转移到普通病房。

    尚勇终于被撤掉了氧气罩,由两名护士推了出来,大家立刻围了过去,方朝阳关切地问道:“大勇,感觉好些了吗?”

    “没问题,死不了的。”尚勇露出微笑。

    “还嘴硬,肺都让人给打穿了。”海小舟埋怨道。

    “我命大,那伙兔崽子不能把我怎样。海哥,让你担心了。”

    “臭嘚瑟,我以前就说过,你那个女朋友有问题的。”

    “不怪她,是我不小心。”

    “到现在了,你还护着她。”海小舟瞪眼,尚勇干脆闭嘴了。

    方朝阳则很无奈,都伤成这样了,海小舟还要争论到最后一句。

    随后,一行人跟进了病房里,护士对此感到不满,但看他们都是有公职身份的,只说了句病人需要休息,尽量不要过多打扰,安顿好之后便出去了。

    “卡卡,谢谢你啊!”尚勇道。

    “头,你没事儿就好,我都差点被吓死。”皮卡卡说着,眼圈又红了,不由转过脸去。

    “呦,掉金豆子呢!”

    “行了,肯定疼得受不了吧,别装坚强开玩笑了。”海小舟吩咐道:“你们两个在外面等着吧!”

    皮卡卡和那名警员听话地出去,病房内只剩下了铁三角,屋外的阳光照射进来,病床的位置有些晃眼,方朝阳连忙过去拉上了一半窗帘。

    “让你们受累了。”尚勇道。

    “咱们这关系,说这个就见外了,听说你中枪了,我当时脑子都是蒙的。”方朝阳道。

    “大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海小舟问道。

    “车子至少两个人,开到我身边,猛然停住,跟着手枪就伸出来,立刻射击,安装了。”尚勇道。

    “谁干的?”

    “不好说,但出手果断,枪法非常准,一定是练过。”尚勇判断道。

    “我还是怀疑,是茉莉通风报信,否则,怎么会准确地跟踪你。”海小舟道。

    “不,一定是跟踪我很久了,如果我打上车,这件事儿就不会发生。”尚勇道。

    “跟茉莉都谈了些什么,怎么早早就回来了?”

    “海哥,这是好不好?”尚勇皱眉道。

    “这个大案,检察院提前介入了,必须回答。”

    “好吧,她家里人不同意我们之间交往,茉莉心烦,喝了很多酒,我去找她的时候,已经快醉了,安慰她几句,她的一名朋友要过来,能把她送回家。我正好要回单位,继续研究案子,就提前走了。”尚勇道。

    “她那个朋友也值得怀疑。”海小舟道。

    “外地的朋友,根本就不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茉莉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的。”尚勇道。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