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动机存疑

    “那个贱人,追求我不成,她就诬陷我!”束成龙嘶吼道。

    “你记起来了,确实见过证人?”李春雷问道。

    束成龙知道失言了,并没有回答,脸上却写满了愤怒和沮丧。在场的所有人,心中却升起了疑问,假如束成龙没有挨打,就不存在防卫一说。

    那么,他杀人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这里还有一份学校的监控,能够证实,被告人和证人在路上偶遇。而且,目光有交流,口唇有动作。”李春雷说着,又拿出一个u盘,里面正是视频档案。

    在方朝阳的同意下,视频在法庭上播放,是学校的一条路上,身穿黑西装的束成龙,跟一名穿裙子的女生相遇,他脚步停了下来,有口型,接着就匆匆离去。

    “她诬陷我,我明明挨打了。”束成龙并不认账,再次强调道。

    束成龙作为一名法学系的大学生,很清楚挨打的重要性,主观故意和被动反击,量刑上差距巨大。

    “审判长,我有意见。”闫泽举手道。

    “说吧!”

    “辩护方认为,两人擦肩而过,即便有过一句交流,未必能看清被告人的容貌。还有光线、注意力以及脸部左右位置等问题,都可能导致错误判断。更何况,被告人作案后,并没有马上离开,期间还在打游戏,面部可能已经消肿,公诉方不该主观去判断被告人撒谎。”闫泽道。

    这番话有一定水平,单纯的扇打面部,经过三个小时,确实有消肿的可能。

    “公诉方,能否现场连线证人?”方朝阳问道。

    “可以试一下!”李春雷答应道。

    “还是我来打电话吧!”苑丹主动揽过去,并且拿出手机开机,从资料上找到证人的电话,尝试拨打过去。

    响了几声后,对方接了,“喂,是哪位?”

    “你好,市检察院苑丹,正在庭审,按照审判长的要求,有几个问题向你询问,希望你能配合一下。”苑丹道。

    “那,好吧!”

    “你遇到束成龙的时候,大约是几点?”

    “下午四点多。”

    “他的脸上,是否有红肿或者抓痕?”

    “没有!”

    “你看清楚了吗?”苑丹问道。

    “看清楚了,他笑起来很迷人,每次都会注意看的。”

    “你追求过束成龙?”

    “没有啊,喜欢她的女孩子挺多,我属于暗恋,他平时属于高冷的那种男孩,很少跟女孩子接触。”

    “作伪证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你能确保说的都是真实的吗?”苑丹又问。

    “能!也没想到,他能做出那种事情来,同学们都要吓死了,感谢不杀之恩。”

    “谢谢!”

    手机启动了免提,能听清女孩的话,束成龙脸色铁青,拳头一直紧握着,不断做出咬牙的动作。

    关闭手机后,苑丹道:“审判长,对证人的连线询问完毕。”

    “这还是不能证明,案发前,被告人当时没有挨打。”闫泽举手道。

    方朝阳跟两位陪审员小声交流了几句,高亦伟认为,束成龙存在没有挨打的可能,但许薇则觉得,这份证据的效用不大,几个小时,确实存在面部已经消肿的可能。

    “公诉方,还有证据要出示吗?”方朝阳问道。

    “还有一份证据,来自于被告人老家的邻居,被告人上高中期间,她曾经听到过母子间的争吵,被告人曾经扬言,再逼迫他,就杀了姜春花。”李春雷说着,又出示了一份证言。

    “吵架的时候,口不择言,说什么都正常,很多人都有这种经历。”女同学的证词不能确立,让束成龙又放松下来,不以为然道。

    “逼迫是什么意思?”李春雷突然问道。

    “还有什么,她逼迫我,必须考出好成绩。”

    “但据了解,你那时候,已经是全年级第一名。”

    “抗议,公诉方的质问,跟本案无关。”闫泽道。

    “有关系,有理由怀疑,被告人杀母,绝非一时冲动。”李春雷道。

    “不要争执了,公诉方还有证据要出示吗?”方朝阳道。

    “没有了!”

    “辩护方有证据出示吗?”

    “有!”

    闫泽起身,出示了一份调查结果,说道:“根据辩方的调查,姜春花的个人作风很有问题,至少跟两名以上的男子,保持不正当关系。另外,她没有出嫁之前,在一家酒店工作,而那家酒店因涉-黄被查封。”

    “辩护方想证明什么?”方朝阳问道。

    “姜春花的作风问题,直接影响到被告人的心态,这种失衡感,造成了不信任,难免会发生冲突。”闫泽道。

    “证据不予采纳。”方朝阳直接拒绝了。

    闫泽又深吸了一口气,无奈地坐了下来,束成龙却说话了,“那些都是谣言,我母亲对我父亲,还是很忠诚的。”

    不知道向着你说话吗?闫泽作为受委托的辩护律师,一再被被告人抢白,搞得很没面子,真想拂袖而去。

    已经快下午五点,从时间上,今天已经无法审结,方朝阳宣布休庭,明天早上九点,继续审理此案。

    束成龙被带了下去,方朝阳和高亦伟、许薇三人来到小会议室里,对截止目前的庭审状况,进行了讨论分析。

    “束成龙表现得非常奇怪,辩护律师提出两项对他有利的说法,他都予以了否认。”许薇道。

    “许姐怎么看?”高亦伟问道。

    “不好说,他试图撇清跟母亲之间的关系,没有被传染,母亲作风正派,这不合常理,他的供词上,却透露着对母亲的恨意和不满,为什么又要保护母亲的尊严呢!”

    “我坚持认为,束成龙必须重判,手段残忍,存在逃逸,至于他是否因为挨打才掐死母亲,也是值得存疑的。”高亦伟道。

    “束成龙逃逸两年,有很多时间来思考如何应对警方的审讯,卷宗上记录,他并无任何存款,并非因为怕被查到,而是觉得攒钱没用,早晚会被抓。”方朝阳道。

    “挨打这个说法,确实是他试图脱罪的手段,难点就在乎,没人知道屋内发生了什么。”许薇道。

    “舆论上,对杀母者死刑的呼声很高。”高亦伟道,又补充了一句,“当然,我们会根据法律,而不是侧重参考舆论。”

    “我本人也认为,束成龙杀母动机存疑,他试图在掩盖什么。”方朝阳道。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