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愤怒难平

    “你又不是犯罪嫌疑人,他才没工夫管!”方朝阳道。

    屋内陷入一片静寂,林雯雯低头用手捻弄着一张纸巾,卷成细细的纸条,舒展开,又卷起,几次下来,纸巾变得皱皱巴巴,都要碎掉,又抽出一张,内心的斗争十分剧烈。

    方朝阳点起一支烟,就这样平静地看着她,英眉却一直皱着。

    “大哥,对不起,我撒谎了。我家是莱滨市的,我爸在文物研究所工作,我妈是一名教师,我也没有弟弟。”林雯雯说话的音量,小的像是蚊子哼哼。

    莱滨市是东安市所辖的县级市之一,经济发展得不错,距离东安市区也只有八十公里,有段时间,东安市政府曾经计划将其升级为第八区。

    “你父亲是林道成?”方朝阳问,语气轻缓了许多。

    “你认识他?”

    “在书协举办的笔会上,曾经有过一面之缘,他的小楷写得一流,文化修养很高。”方朝阳评价道。

    “唉,我这脑子也是混了,为什么要撒谎呢!”林雯雯叹气,“大哥,你别生气了,我总觉得,说出身于农民家庭,会让人觉得自强向上。”

    “我不生气,雯雯,你要告诉我,为什么主动接近我?”方朝阳问道。

    “我一直跟爸爸练习书法,也喜欢书法。”

    “这不是实话。”

    “好吧,我看你长得帅气,想主动争取,或许还有机会发展成恋人。”林雯雯又换了个说法。

    “这些水果算是我买的,你走吧!”方朝阳取出一百块钱,塞进了林雯雯的手里,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大哥,不同意交朋友,也不用这么羞辱人吧?”林雯雯的整张脸都涨红了,眼角也蓄满了泪水。

    “如果你肯告诉我实情,或许还能成为朋友。现在非常时期,我可不想掉进别人设下的圈套里。”方朝阳表现得非常决绝。

    林雯雯哭了,将钱扔在地上,梨花带雨地拉开门跑了出去,桌子上还有她吃剩的半个苹果。

    许久,方朝阳才起身过去关上了门,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个世界太疯狂,人性的复杂,连清纯的女大学生也不能相信。

    这晚,方朝阳在窗前写书法的时候,看见林雯雯的窗口,早早地拉上了窗帘。

    晚上十点半,尚勇的电话打了进来,兴奋地说道:“朝阳,有个重大发现。”

    “你约到了茉莉?”

    “约到了,我们去了另外一家酒吧,据她说,案发前半个月,裘大力去过夜魅酒吧,穿着工作服,跟朱红丽有过接触。”

    “裘大力会去那种场合?”方朝阳简直不敢置信,在他的印象中,裘大力一直都属于居家型的男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男人总有偶尔放纵的时候。”尚勇道。

    “不,他很小气,没资本在酒吧糟蹋钱。再说了,去那种地方,怎么会穿工作服?”方朝阳怀疑道。

    “那就是有人让他去的,明天我和小舟再提审他,说什么也要撬开他的嘴。”尚勇信心满满。

    “大勇,不是我打击你,裘大力死咬着不开口,你还是拿他没辙。要在感情上下功夫,争取打动他。”方朝阳道。

    “站着说话的不腰疼,当我们是吃干饭的!”尚勇被打击,有些不耐烦,但很快也冷静下来,“我再想想办法吧。”

    正如方朝阳预料的一样,第二天上午,海小舟和尚勇再次提审裘大力,依然是一无所获,裘大力装聋作哑,就是不说话。

    晚上九点,正当家中的方朝阳准备休息之时,又传来了敲门声。

    他过去打开门,是林雯雯站在那里,眼中还饱含着泪水,哽咽道:“大哥,我可以进来吗?”

    “请坐吧!”方朝阳道。

    林雯雯并拢双腿,局促地坐在沙发上,嘴巴张了又张,说道:“大哥,给我一支烟吧!”

    方朝阳迟疑了下,递给她一支,她只是抽了一口,就呛得眼泪都下来了。

    “雯雯,是不是想告诉我什么?”方朝阳问。

    “明天我要回宿舍去住了。”

    “这样最好,这里比较偏僻,上下学也不安全。”

    “我,我接触你,确实带着目的。”林雯雯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雯雯,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我想告诉你,这个世界很复杂,你太年轻,缺少辨别真伪的能力。”方朝阳和气道。

    “我的目的,就是接触你,争取让裘大力能够被判死刑,甚至不惜……跟你上床。”林雯雯道。

    “谁让你这么干的?别说是你自己的想法。”方朝阳脸色阴沉了下来。

    “是我干爸,他也是好意,觉得苗伊死得太可怜了。”

    “都他妈拿苗伊死得可怜为借口,其实还不是为了私人目的,各怀鬼胎。”方朝阳愤怒地爆了句粗口。

    “大哥,你怎么发这么大的火?”林雯雯吓得一个激灵。

    “你干爸是谁?”

    “他是市医院心脑科的医生,叫,林志刚。”

    “你小小年纪不学好,家里又不缺你吃喝,认什么干爸?”方朝阳感觉胸口都是热的。

    “大哥,你别这么说话,你想多了。我爸那年得了脑梗,都是林大夫全力给救活的,是我们家的恩人。因为他也姓林,人很好,就觉得亲近,是我爸同意我认的,两家经常有往来。”林雯雯也显得很激动。

    “不好意思,我并不这么认为。他疯了吗?一名专业医生,为了替苗伊报仇,甚至不惜给你租房子,千方百计地接近我,引诱我,怂恿你做不该你做的事情,目的就是干扰司法公正。”方朝阳道。

    “干扰司法公正?我不明白,难道裘大力不该死吗?”林雯雯一副很震惊的样子。

    “法律会对裘大力做出最终审判,结果不会以个人意志为转移。”方朝阳斩钉截铁地说道。

    “大哥,你让我觉得很陌生。”

    “雯雯,少接触你那个干爸,他能撺掇你来做这件事儿,我可以断定,基本不是什么好人。”方朝阳道。

    “我干爸是好人!”

    “好人能让你随随便便跟其他男人上床?”

    “这?他,我,他没有,唉,我这是怎么了?跟你说这些!干脆憋死算了。”林雯雯也气坏了,再次起身,头也不回走了。

    好半晌,方朝阳才平复了心情,拿起手机,打给女朋友彭姜。

    “小姜,在家吧?”

    “是啊,准备好好休息,明天跟你去会会那些情敌。”彭姜笑道。

    “别忘了带上听诊器,另外,可能明晚回不来,让叔叔阿姨放心。”

    “嘻嘻,他们恨不得我能一辈子不回家。”

    “林志刚,是百万签名的发起人吗?”方朝阳一字一句问道。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