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 准备好婚房

    方朝阳从梦中惊醒,揉着双眼坐起来,此刻,已经是黄昏时分。

    从床上下来,他来到西屋,坐在窗前的一把椅子上,点起一支烟,任凭夕阳的余晖洒满全身,暖洋洋的感觉。

    梦中的景象依然清晰,宛如真实发生过一般,方朝阳觉得自己并没有那么胆小,钱有宁也不敢轻易发起攻击,那柄举起的菜刀,象征的是裘大力案件背后的复杂势力。

    苗伊并非普通的女孩子,她所执掌的凤舞九天集团,价值超过三十亿,正在筹划上市,这种身份和背景,绝不是朱红丽这样的酒吧服务生敢于挑战的。

    还有,以苗伊的身份,朱红丽很难跟她有所交集,更谈不到结怨,朱红丽仅凭着卖酒水,也拿不出三十万来买凶杀人。

    一支烟还没抽完,方朝阳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个陌生的号码。

    “请问,是哪位?”方朝阳问道。

    “哈哈,朝阳,我是庄志奇。”

    “是庄主任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

    “号码是小姜给我的,有没有时间,一起出来吃个饭吧!”庄志奇发出了邀请。

    “吃方便面?”方朝阳笑问。

    “不至于那么寒酸,怎么着也得吃碗牛肉面,赏个脸吧!”

    方朝阳满心不愿意去,但怎么说,庄志奇也是彭姜的舅舅,将来是一家人,何况上次还发生了些小冲突,于是答应道:“好,您选个地方,我请客。”

    “丰收路的面婆婆吧!经济实惠,你也别开车了,咱们喝两杯。”

    “那就不见不散。”

    方朝阳洗了把脸,整理好衣服下了楼,步行到小区门前,拦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庄志奇所说的面婆婆。

    在东安市的面馆中,这里算是比较高档的,一碗面要二十多,但是相对于大饭店,依然属于价格比较低廉的消费场所。

    面馆门前一侧的角落里,停着一辆半旧的自行车,方朝阳不禁暗笑,庄志奇也是蛮个性的,无论去哪里,都坚持骑自行车出行。

    也不错,锻炼身体,还不花健身费。

    走进面馆,里面的人不多,还没到真正的饭点。庄志奇穿着夹克衫,正坐在大厅里等着,一看到方朝阳,连忙迎了过来。

    “庄主任,让您久等了。”方朝阳客气道。

    “呵呵,其实我也没想到,能把你请出来。”庄志奇依然是笑容满面。

    “咱们是家人聚餐。”

    “对,对,这话我爱听,早晚是一家人。”

    方朝阳点了两碗牛肉面,四个凉拌小菜,外加两瓶啤酒,又商量着能不能要个包间。

    包间有最低消费,可能是看方朝阳长得帅气,而且,此时又没来多少客人,前台接待的小姑娘还是答应下来,二楼余晖厅。

    方朝阳坚持付了钱,庄志奇拉扯了几下,也没坚持。

    二人来到包间坐下,不错,跟名字很相配,暖色调。在这样的环境热乎乎吃上一碗面,很有在家的感觉。

    啤酒和小菜先上来了,方朝阳给庄志奇倒了一杯酒,这才说道:“庄主任请我吃饭,一定有事情要谈吧!”

    “没错,你猜猜是什么事情?”庄志奇笑道。

    “跟小姜有关。”

    “聪明!”庄志奇竖了竖大拇指,先主动举杯跟方朝阳干了,这才说道:“我姐不好意思跟你谈,所以就找到了我,这话不知道怎么开口,年轻人恋爱自由,不好干涉啊!”

    “没关系,您就尽管说。”

    “你和小姜谈恋爱的时间不短了,感情也很好,也都是老大不小的年纪了,家里一直盼着能早点结婚。说句你不爱听的,女孩子耽误不起。”庄志奇直言道。

    “我对小姜是真心的,也实话实说,没准备好。”方朝阳如实道。

    “其实,你也不用准备什么,我姐那边只是看好你这个人。我也听说,你那个小区,条件有点差,问题好解决,我姐刚在望海小区首付购买了一套九十平的房子,二十三层,两室一厅,至于还贷,每月差不多五千,相信你们小夫妻的收入,还是能够应付下来的。”庄志奇道。

    嫁女儿,送房子,这条件够优厚的,也是考虑到年轻人都不想跟父母居住,需要单独的私人空间,才特意又准备了一套房。

    “真是谢谢叔叔阿姨,替我们考虑得这么周全。”方朝阳有些感动,也有些愧疚,没给彭姜攒下财富。

    “这话就见外了,姑爷那就是半个儿子,对姑爷好,那就是对女二好啊。更何况,他们还没有儿子。”庄志奇笑着,又给方朝阳倒了一杯酒。

    “这样吧,请转告阿姨,明年。”方朝阳这么说,并非敷衍,他就是这么打算的。

    “别明年啊,你跟那名检察官的绯闻满天飞,我姐和姐夫不放心啊!”庄志奇皱眉道。

    “我跟海小舟以前谈过恋爱不假,但现在是清清白白,如果这么轻信谣言,以后怕也很难相处和睦。”方朝阳有点不高兴了。

    “瞧你这脾气,应该改一改了,家长替孩子担心,也是人之常情。再说了,我那外甥女,要什么有什么,可是真喜欢你。”

    “我能理解,但今年太忙了,对结婚没有规划。另外,遵照传统,双方家长总该见一面。”方朝阳道。

    听方朝阳这么说,庄志奇保持了沉默,没再进一步强求,况且,他也只是个传话的差事。

    大碗的牛肉面被服务员端了上来,热气腾腾,两人边吃边喝,一时间竟然都没有说话。一天没吃饭,方朝阳是真饿了,很快就吃得一干二净,庄志奇却只吃了半碗,又递过来一支烟,七块钱一盒的那种。

    还真是小气,方朝阳点着后抽了一口,味道很辣,被呛得咳嗽起来。

    庄志奇过去打开了窗子,重新坐下来,猛吸了一口烟,忽然叹了口气。

    “庄主任,工作上有烦恼?”方朝阳打破了沉默。

    “唉,咱们市第一百货公司,老牌国企,每逢这个时候,就派人守在国资委这边,不停递报告,希望得到国家资金扶持,撵都撵不走,搞得人脑袋都大了。这事儿能怪谁,开放的市场经济,人家企业都能搞得红红火火,他们守着最好的路段,却经营得半死不活,始终拖欠员工工资,连税也是一拖再拖。”庄志奇唠叨着。

    “输血不如造血,还是要从内部进行大胆改革。”方朝阳道。

    “这话是真理,我也这么开导过他们,可惜,那个董事长刘建设太顽固了,当成了耳旁风。就说去年吧,人家凤舞九天要出一亿收购,皆大欢喜的事情,他死活不答应,说是贱卖国有资产,还告到了上面,搞得我灰头土脸的。”庄志奇大倒苦水。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方朝阳把这条重要线索,记在了心里。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