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 又一条线索

    这段时间,方朝阳一直在思索,到底谁跟苗伊有仇,甚至到了不惜杀人的地步。

    从庄志奇的话里不难听出,凤舞九天集团以民企的身份,试图收购国企第一百货公司,来势汹汹,很可能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第一百货还是具有品牌价值的,一个亿收购是不是太低了?”方朝阳问道。

    “我觉得不低了,市领导也这么看,凤舞九天收购之后,不但要承担百货公司的债务,还有上万名员工,持续投入也不可少。”庄志奇摆手道。

    “照这么说,那就是刘建设的不对了。”方朝阳随口道。

    “当了二十年的领导,坐惯了位置,放不下啊。三个月前,凤舞九天集团又想启动对百货公司的收购,据说,气得刘建设拍桌子骂娘,说瞧不起他。”庄志奇道。

    “庄主任,钟表厂那边的情况怎么样?”方朝阳问道。

    “很差,国企的弊端都有体现,入不敷出,效率低下,工人素质偏低。现在人人都有手机,可以随时看时间,对手表没什么依赖,基本上成了装饰品。国外大品牌的涌入,也对手表市场造成了巨大冲击,市领导几次开会都提出过,钟表厂就该破产,可是又破产不起,上万员工如何安置?对社会稳定也会造成不小的影响。”庄志奇道。

    “在这方面,国企是应该向民企学习,不但要质量过硬,还要打造品牌优势,才能在市场立足。”方朝阳道。

    “朝阳,不瞒你说,我这个职位,就是个苦差事,下面闹着要钱,只能低眉顺眼地去求上级领导。现在啊,就盼着退休。”庄志奇摇头感慨。

    又聊了一阵子,面馆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两人都已经吃饱了,起身离开。

    在面馆门前,庄志奇跨上了自行车,笑道:“朝阳,我可是等着喝你们的喜酒!”

    “时间不会太久的。”方朝阳点头。

    “别的不说,到时我会随一份大礼,不是有句话嘛,娘亲舅大。”

    “先谢过了。”

    庄志奇骑着自行车,很快消失在人流喧嚣的大街上,方朝阳在路边等了二十分钟,才拦上一辆出租车,却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司机。

    此刻,路上的车流很大,出租车走走停停,还不时有变道插队的,惹得女司机不停地按喇叭。

    “大兄弟,你这长相,也是没得挑了。”女司机闲来无事搭话。

    “谢谢夸奖,就长成这样,也没办法。”方朝阳笑道。

    “我要是有女儿,一定不同意嫁给你。”

    “为什么?”

    “太招风,看不住啊!”女司机一副认真的样子。

    “哈哈,大姐想多了,我为人还是蛮正派的,女朋友也只有一个。”方朝阳被逗得大笑。

    有人聊天,女司机也没那么烦躁了,一路上说东道西,倒是蛮健谈的。她好奇地询问方朝阳的工作,方朝阳没说实话,自称是一名很普通的公务员。

    女司机说公务员赚不了多少钱,长这么好还不如去当演员,现在的片子流行俊男靓女,她本人就喜欢韩剧里的白面小生。

    “大姐,晚上开车到几点?”方朝阳打听道。

    “刚交班,开到后半夜三点吧。”

    “安全必须要考虑。”

    “没办法,厂子又不赚钱,只能停薪留职,出来另谋出路,除了家里的吃喝,每年还要自己交养老金。”女司机叹息道。

    “您在哪个厂子?”

    “咱们市的钟表厂,整天拿着放大镜组装小零件,我这个年纪啊,眼睛都花了,就怕哪天熬瞎了眼。活多又累,每月才一千二,现在开出租,倒是能赚三千多。”女司机道。

    “颈椎也不太好吧?”方朝阳又问,因为女司机跟他说话,转头时只能转到一半儿,看着有点奇怪。

    “老是低头,经常头晕。不过,现在不干那活了,好点了。”女司机还特意又转了下头,强调以前没这时候转得幅度大,她又接着说道:“我听说啊,钟表厂这两个月,好像效益好了不少。”

    “内部改革了?”

    “改个头,钱都让领导贪了。裘大力杀人的案子,传得沸沸扬扬,全国人都知道,等于给厂子做了广告,接了不少名表的零件组装订单。唉,效益再好也不想干了,这种破地方,招工还不难呢,有的是年轻人,干不过她们。”女司机不满道。

    这也行!

    方朝阳很是无语,事实的确如此,以前没几个人知道东安市还有个钟表厂,伴随裘大力案子一再被炒热,多次登上头条,钟表厂的曝光率也随之提高。

    不是好名声,但也能成为广告,招来几个订单,也在情理之中。

    “大姐,你认识裘大力吗?”方朝阳问道。

    “见过几次,人看起来很老实,逢人就笑,有时候还帮着我们女工搬箱子,真想不到,他还是个冷血杀手,回头想想,后脊背冷飕飕,感谢不杀之恩哪!”女司机夸张道。

    这话说过了,裘大力并非见人就杀的杀人狂,方朝阳也没跟女司机争辩此事,从另一个角度说,此案给公众留下的心理阴影,短时间内难以清除。

    “那个裘大力,也有朋友吗?”方朝阳继续打听。

    “这个不清楚,工人嘛,日子都过得苦哈哈的,一起喝个小酒散散心,也很正常。好像有次,我看见他给厂长开车,还以为他高升了呢!后来又不开了,应该是司机不在,临时替补。”女司机道。

    说话间,方朝阳所在的小区到了,考虑到路上拥堵,车开得慢,方朝阳多给了十块钱,女司机直夸大兄弟厚道。

    回到家里,洗了个澡,方朝阳站在窗前,习练了两个小时的书法,晚上九点多,上床睡觉前,这才给尚勇打去了电话。

    那边的工作很忙,响了好半天才接起来,尚勇道:“朝阳,我正想去你那里坐坐呢!”

    “这么晚了,算了吧!”方朝阳道。

    “也好,钱有宁留下的平板电脑,密码被破解了,里面有用的信息不多,不少他跟朱红丽的照片,还有一起胡闹的视频,剩下的基本都是那种片子。”尚勇道。

    “今晚我跟庄志奇一起吃饭了。”

    “难得啊,铁公鸡也开始拔毛了?”

    “怎么说话呢,他好歹也是小姜的舅舅。”

    “嘿嘿,他找你,不会也是想让裘大力早上法庭吧。”尚勇嘿嘿笑道。

    “还真不是,另外一件事,代表小姜的母亲,催婚。”

    “催婚有理,你确实早该结婚了。”

    “我想说的不是这样,跟他聊天中,我发现了一条线索。”方朝阳认真道。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