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 下战书

    正说话间,尚勇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起来后,面露喜色,随即说道:“我马上就过去。”

    “怎么,有佳人相约?”方朝阳笑问。

    “哈哈,比佳人更有吸引力,那个钱有宁被抓到了,正在押回局里的路上。”尚勇大笑道。

    “你这一天天太辛苦了。”方朝阳看了下手表叹口气道。

    “谁让咱选择了这一行,再苦再难也要上,等我的好消息吧!”尚勇说完,喝光杯中茶,穿上衣服,急匆匆地走了。

    相比尚勇和海小舟,方朝阳的工作还算清闲,至少晚上能够安稳的睡觉。

    屋里安静了下来,方朝阳一边喝茶,一边思索着案情。理论上讲,案子的侦办跟他无关,可是,苗伊死去的那一幕,至今还清晰地浮现在眼前,他是一名法官,也是一名具有正义感的公民。

    与罪恶作斗争,也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他责无旁贷。

    微信上发来消息,正是林雯雯,“大哥,干爸今天找我了,向我道歉。”

    “还不错,算是有良知了。”方朝阳回道。

    “我是不是挺傻的?”

    “呵呵,你也很可爱,别想这么多了,学业为重。”

    “嗯!”

    跟着,林雯雯又发来一段视频,正是她在宿舍里跳舞的场景,穿着宽大的睡衣,像是个猴哥般扭来扭去,旁边还有两位女生在敲着盆,逗得方朝阳一阵大笑。

    青春无敌,在林雯雯的身上,方朝阳看到了以前的自己,满怀梦想的努力前行。可是,当真正踏入社会之后,却看到了太多的丑恶和人性的自私。

    第二天一早,方朝阳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叫醒,他连忙起身到门前查看,敲门的却是邻居耿大娘。

    方朝阳打开门,不解地问道:“大娘,有什么事情?”

    “小方,你到底得罪了谁,咋这么吓人呢?”耿大娘让方朝阳出来,指着屋门道。

    屋内之上,赫然被喷上了一个红色的大字,异常刺目,杀!

    方朝阳握紧了拳头,胸前内有一团怒火在燃烧,这也太肆无忌惮了,简直无法无天。

    “大娘,我还要上班,麻烦你找人帮我把这个字擦了吧!”说完,方朝阳进屋,拿来了二百块钱。

    “不用这样,都是邻里邻居的。”耿大娘推辞道。

    “收下吧,多谢。”方朝阳坚持道。

    “你那个劳动服务公司,也不像是得罪人的地方。”

    “以前我没说实话,你们也不太关注新闻,其实,我是中院的一名法官。”方朝阳这才坦诚道。

    “原来你是法官,难怪啊,这人也太过分了,敢威胁你,不想活了吧!”耿大娘惊讶道。

    “我们不能怕,否则,他们会变本加厉的,我保证,一定会抓到这个人。”方朝阳语气坚定。

    “反正大娘也没事儿,晚上多帮你看着点。”耿大娘顿时充满了正义感。

    “谢谢了!”

    “别客气,我代表咱们小区的群众,会保护你!”

    方朝阳感觉心里暖洋洋的,不免又叮嘱道:“大娘,多注意安全,还请不要泄露我的身份,总有些人,想要通过贿赂法官的方式,达到其令人不齿的目的。”

    “我懂,你快去上班吧!”

    用手机拍了张照片,回屋简单收拾了下,方朝阳下了楼,仔细检查了车子,确认没有被动过手脚,这才发动车子,离开了小区。

    对手的疯狂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这伙人赔了一百万,却什么都没做成,彻头彻尾的恼羞成怒。

    考虑到尚勇熬夜审讯,可能正在睡觉,房门被喷上威胁字迹的事情,方朝阳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他。

    上午,李祥院长组织召开了全院大会,宣读了省高院的一份办案指导意见,在审案的过程中,可以让侦办人员出庭作证,同时,也可以邀请专家学者来帮助分析案情,到时候,法院会付给报酬。

    “裘大力的案子,背景复杂,我们全体司法人员,要迎难而上,绝不要被舆论左右,做出主观错误的判断。”李祥院长特意强调了此事。

    会后,李祥院长将方朝阳叫到了办公室,询问道:“朝阳,我知道你跟公检那边有接触,裘大力的案子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报告院长,已经有充分证据证明,裘大力并非激情杀人,是有预谋的,这一点他本人也招了。主要涉案人员朱红丽已经死亡,其涉案男友钱有宁,昨晚也被抓获。”方朝阳道。

    “当初,多亏你的坚持,否则,这些人可能已经逃脱了法律制裁。”李祥院长赞了一句,又拿出了一份来函,交给了方朝阳,正是省高院发来的。

    省高院在来函中强调,裘大力杀人案,造成的影响极为恶劣,希望中院能够早日审结此案,给公众一个合理的交代。

    虽然没有明说,但方朝阳看得出来,高院对此事着急了。

    “你知道就行,坚持按照流程走,上面的压力还有我顶着。”李祥院长郑重地说道。

    “多谢院长!”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找个时间去看看老院长吧,我听说他的病情有些反复,一把年纪了,这份失去至亲的痛,承受不住。”李祥院长道。

    “好,我今晚就去看望他。”方朝阳点头答应。

    午饭过后,方朝阳这才跟尚勇通了电话,告诉了他早上发生的事情。

    可想而知,尚勇是何其愤怒,“他娘的,这等于向老子下战书,一定抓到他!”

    “别激动,他们越是这样,就证明他们越害怕,更容易露出马脚。”

    “昨晚审讯没有结果,钱有宁装傻充愣,一个字都不说,但是,他的毅力远不如裘大力,一定会撬开他的嘴巴。”尚勇道。

    “高院来函催办此案。”

    “朝阳,你可一定要挺住,案情越来越清晰了。”

    “放心好了,有我们院长帮忙挺着呢!”

    “好领导难找啊!”

    “对了,晚上我想去看看老院长苗泽临。”方朝阳道。

    “我不陪你去了,可以叫上小舟,也省得你孤军作战。”尚勇笑道。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