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 不该公开审理

    “被告人商再军,东安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和开庭通知书,你收到了吗?”方朝阳问道。

    “收到了!”商再军点头道。

    基本信息询问完毕,方朝阳拿起一份资料,起身高声道:“东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现公开开庭审理,东安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商再军,涉嫌犯强-奸-杀人罪一案。审理本案的合议庭,由审判长方朝阳、审判员高亦伟、穆凡组成,书记员由赵芳芳任法庭记录。东安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苑丹、李春雷出庭支持公诉。受被告人商再军委托,正闻律师事务所律师乔海洋出庭为被告人商再军进行辩护。”

    稍微停顿了一下,方朝阳又宣布当事人在庭审中享有的诉讼权利,商再军表示听清楚了,并且不申请回避。

    “现在进行法庭调查,首先由公诉人宣读起诉书。”方朝阳宣布后,这才重新坐下来。

    检察院苑丹起身,正式宣读了起诉书,关于案情方面的描述,一度让沙自强夫妇发出了低低的哭泣,作案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

    旁听人员也不由发出了小声的议论,看似老实的商再军,内心却藏着一只恐怖的恶魔。

    “被告人商再军,公诉人宣读的起诉书,你听清楚了吧?”方朝阳问道。

    “听清楚了。”

    “与你收到的起诉书内容一致吗?”

    “一致。”

    “被告人商再军,你对起诉书指控你的犯罪事实有意见吗?”

    “有,都是警察逼我招供的。”商再军立刻变脸了。

    满座哗然,刑讯逼供是个非常敏感的话题,通常会制造冤案。方朝阳神情却很平静,这种事情见多了,很多被告都想通过这种手段,试图翻案或者拖延审判。

    “警方涉嫌逼供,你有证据吗?”

    “他们垫着书本打我,是不会留下伤痕的,另外,还不让我睡觉!”商再军梗着脖子道。

    “据我所知,警方审讯时,全程都有监控记录,没有证据的话,不要说了。”

    “你在袒护他们!”商再军的声音大了起来。

    方朝阳略过这个话题,说道:“被告人商再军,现在,你可以就起诉书指控你的犯罪事实进行简要陈述。”

    “今年九月十日晚上,我出去捡塑料瓶,遇到一名女学生在夜跑,她把手里的矿泉水瓶扔个了我,还朝我抛媚眼,勾手指。我是个单身多年的男人啊,经不住勾引,就跟她到了路边的草坪里,有树荫遮挡,她脱了裤子,然后我们就发生了关系。她嫌弃我时间短,拿出刀来,让我赔偿她十万块钱,我不答应,她就拿刀扎我,在争抢的过程中,我不小心把她给杀了,确实防卫过当了。”商再军很平静地说道,像是在讲一个故事。

    商再军的说法,等于彻底推翻了以往的供词,把强-奸说成了自愿发生关系,把杀人却说成了防卫过当。

    案件最关键的证据,那柄剔骨刀,他居然说是受害人带着的。

    “法官,他胡说,我女儿不可能看上他的。而且,也不会带着刀出去夜跑!”沙自强也失控了,起身大声道。

    “沙先生,请坐。”方朝阳压压手,沙自强擦了一把泪,重重地坐下,将手指插入发间,使劲地扯着。

    “下面,请公诉人对被告人进行询问。”方朝阳道。

    检察员李春雷起身道:“被告人,你现在所说的,完全跟供词不符。”

    “我是被逼迫招供的。”

    “我来问你,在案发前的十几天内,你是否在辽远街附近,多次见到受害人沙梅子?”李春雷问道。

    “可能见过,但我没在意,晚上嘛,是捡垃圾的最好时间,有孩子上不起学,需要资助,我当然要更加努力捡垃圾换钱。”商再军道。

    “别说跟案情无关的,回答我,是,或者不是。”

    “是!”

    “经法医鉴定,受害者身上除了刀伤,还有多处淤痕,明显是强迫发生关系,你对此如何解释?”李春雷继续问道。

    “法医当然会向着警方说话,那女孩有怪癖,是她求我掐她、打她,还说……”

    “你这个无耻的混蛋,苍天如果有眼,让雷把你劈死吧!”沙自强的妻子彻底崩溃了,狂喊了几句后,头一歪,昏死在法庭之上。

    “立刻将这位女士送往医院抢救,休庭,下午一点,继续开庭审理,以不公开审理的方式进行。”方朝阳重重敲下了法槌。

    离开法庭后,合议庭的成员聚集在会议室里继续讨论,高亦伟和穆凡表现得非常愤怒,商再军的说辞,分明是对受害者的侮辱。

    “头儿,一定要重判此人,否则,天理难容。”高亦伟将拳头砸在桌子上。

    “这是我们工作失职,不该公开审理。”方朝阳检讨道。

    “谁也不知道,商再军在法庭上,表现的就是一个泼皮无赖。”

    “他再狡辩也没用,没有足够的证据,推翻不了之前的供词。”方朝阳也很生气,使劲抽了口烟。

    “头,这个案子,网络上又闹起来了。”小赵摆弄着手机说道。

    “有支持商再军的?”方朝阳问道。

    “目前还没发现,都是骂他无耻下流。但是,警方逼供,总会引发一些人的神经敏感,也有些质疑声,而且,商再军的女儿商玉玲,也开通了微博,不断打着善良的旗号,替父亲辩解。”小赵道。

    这时,高亦伟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检察员苑丹打来了,她正赶往公安局,将审讯录像调来,以证明警方在审讯过程中合理合法。

    这个案子并不复杂,犯罪嫌疑人商再军为了逃脱法律制裁,不惜翻案,胡搅蛮缠,试图拖延法庭审判的目的非常明显。

    商再军表现出的平静,却让方朝阳隐隐有种担忧,就目前看来,此人的辩解根本站不住脚。但是,无法保证,他可能在最后关头,放出其它脱罪的说辞。

    这时,尚勇也给方朝阳打来了电话,上来就骂道:“商再军真是个混蛋,说什么对他逼供,早知道这样,当初就该胖揍他一顿。那样的话,这口黑锅也没白背!”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