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章 一查到底

    根据供词描述,雷福民是用一把菜刀,侮辱过后,残忍地将死者砍成了碎块,并且分散丢在玉米地里。但是,这个最关键的作案凶器,他交代了好几个地方,警方却都没有找到。

    最后认定雷福民涉嫌强-奸后故意杀人,有两点重要依据:现场痕迹发现,嫌犯穿着42码的胶鞋,雷福民脚上就穿着一双,纹理很相似;还有,从死者下身检测到的分泌物,证明O型血,雷福民也是这个血型。

    中法判决后,雷福民的姐姐提起过上诉,省高法认定事实不清,发回重审,但雷福民还是被中院再次判决死刑。

    方朝阳揉着酸疼的双眼,陷入了深深的思索,该吃午饭了,他却是最后一个去的,默默在角落里吃完。

    下午,方朝阳来到院长办公室,见李祥院长依然是一副怏怏不乐的样子,手指不停扣着桌面,眉头紧锁。

    “朝阳,看了卷宗了?”李祥问道。

    “很细致的看了一遍。”

    “发现问题了吗?”

    “在我看来,确实有问题。”方朝阳并不隐瞒。

    李祥院长轻轻叹了口气,也猜到是这样,点头道:“说说看,到底哪里不对。”

    “第一,凶器下落不明,嫌犯不可能不记得。第二,鞋子尺码和血型,都不能作为证据出现,穿同样鞋码同样血型的,大有人在,即便现在最先进的DNA监测,也只能作为参考。第三,嫌犯的犯罪动机并不清晰,他不在厂子值班,大晚上跑到五里外的玉米地干什么,散步未免太牵强。”方朝阳道。

    “如果案件被推翻,赔偿必不可少,也是我们中院的耻辱。”李祥沉声道。

    “院长,您觉得接下来该怎么办?”方朝阳问道。

    “这个案子,全国人民都在看着,当然要查个水落石出。我也想通了,有了错误,就要勇敢的面对,总结经验,避免下次再犯。”李祥敲了敲发痛的太阳穴。

    “明白了,先等等警方那边的审讯情况吧!”方朝阳点头道。

    “朝阳,我跟警方和检方都打过招呼了,在不影响正常工作的前提下,你也去参与下具体的审讯和侦办。”李祥道。

    “院长,这不符合规矩。”方朝阳愣住了。

    “六二五碎尸案影响实在太大,决不能再出现错误,以往,我们就只是等着检方提交证据,结果还不是闹出了这一出,最大的责任在我们这里。特事特办,就这么定了,当然,你还是以旁听为主,可以适当提出一些修正意见。”李祥院长道。

    “好,我会跟他们联系的。”方朝阳道。

    “苗伊那个案子有进展吗?”李祥又问。

    “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无法确定朱红丽的幕后主使究竟是谁。另外,不瞒院长,我也多次遭到涉案人员的威胁,不得已,家门外都安装了探头。”方朝阳道。

    “唉,朝阳,多注意自身安全吧,如何更好的保护法官,尤其家庭住址、联系方式等隐私方面,还是法律上的一项空白。”李祥轻叹道。

    离开院长办公室,方朝阳分别打电话给尚勇和海小舟,他们已经知道了此事,海小舟说,三人同行其利断金,她信心满满,一定要把六二五碎尸案,查个通通透透。

    下班的时候,方朝阳的车子刚刚开出法院,就被一大群媒体记者围了个水泄不通,无法前行半步。

    “方院长,当年是否出现了误判?”

    “中院对于此事,目前是什么态度?”

    “如果出现冤案,该给无辜者什么样的赔偿?”

    ……

    一个个话筒伸到了车窗前,还有一张张急迫而兴奋的脸孔,方朝阳保持面色平静,回答他们的只有四个字,无可奉告!

    “法院不能这么高的姿态,难道有了错误,就不许说了吗?”

    一名女记者嚷嚷着,几乎都要把头探进了车窗里,方朝阳不胜其扰,努力压制着心头的火气,说道:“是不是错误,目前还没有定论,法院也并非高姿态,而是不能信口开河。”

    “听说,法庭上你给商再军判决死刑的暗示,他才提前交代了这两起案情。”女记者又说。

    “你在现场?”方朝阳不高兴了。

    “听说的。”

    “媒体也要以事实为依据,道听途说也能信?”方朝阳反问道。

    “这……”伶牙俐齿的女记者,一时答不上来。

    在值班法警的帮助下,方朝阳才得以把车子开走,联系彭姜后,在市医院门前接上她,一起去吃晚饭。

    因为不值夜班,彭姜睡眠充足,气色比以前好多了,但心情并不好,奖金少了许多,另外,也有同事因为轮班多而表示了不满。

    两人选择了一家春饼店,要了个包间,彭姜将卷好土豆丝和绿豆芽的春饼递过来,问道:“朝阳,什么时候我才能重返夜间的工作岗位?”

    “我也不清楚,苗伊案目前处在停滞状态。”

    “完了,年底评优,肯定没有我的份儿。”彭姜遗憾道。

    “小姜,荣誉都是浮云,说句自私的话,我们不能把个人安全置之度外。”方朝阳道。

    “这些我都懂,就是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好了,我给你发年终奖。”方朝阳劝道。

    “呵呵,这个可以有。”彭姜终于被哄开心了,笑着起身,又给方朝阳盛了一小碗玉米粥。

    吃饭期间,彭姜知道方朝阳的忌讳,并没有问起冤案的事情,却打听尚勇和海小舟是否还常去家里。

    “他们昨晚去了,快半夜才走。”方朝阳没隐瞒道。

    “难怪你不愿意搬到新家去,怕少了叙旧谈情的场所。”彭姜撇嘴道。

    “为什么不去新房住,原因你清楚,他们也不是来找我玩的,最近,我们还要一起协同办案。”方朝阳微微皱眉。

    “法官不是的等着看证据吗?”彭姜不解的问道。

    “院长安排的,一个嫌犯被处决,可能是无辜者,而另一个可能是真凶,逍遥法外多年,又连续犯下两起杀人案,这件事儿闹得很大,公检法如今都被放在火上烤,难受着呢!”方朝阳道。

    “对不起啊,我又说错话了。”彭姜局促道。

    “小姜,不用这么说,是我语气不对,这两天也是真是烦透了,总是控制不住情绪。”方朝阳揽过彭姜,让她的小脑袋,枕在自己的肩头上。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