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 路在脚下,人在天堂

    吃过饭,三人坐着喝茶聊天,商议接下来的工作计划,调查六二五碎尸案和苗伊案要同步进行,争取都能早日取得突破,给上级和公众有所交代。

    一直到晚上九点,尚勇和海小舟才告辞离开。方朝阳下午睡过,这会儿反而不困,打开电脑,忙碌到后半天一点多,才把余青的游记整理成电子档。

    也是为了进一步了解余青,这样才能写出一篇好文章来。

    入戏太深,方朝阳梦中,似乎跟着余青的步伐,走过了一条条长路,跨过了一座座高山,风云变幻阻挡不了执着的脚步,唯有信念才是不息的动力。

    上午,海小舟在微信上发来了余青父亲的捐款账号,还说她已经捐了三千块钱。

    方朝阳那些投资的钱不能动,还要留着赚钱给青山村的孩子们购买生活用品,账户上没有多少钱,但也捐了两千块钱。

    打开电脑,方朝阳开始写文章,有了昨晚的梦境,一时间文思泉涌,不到两个小时,一篇五千字的文章便顺利完成,其中还穿插了几小节余青的文章选段。

    《一个女孩背包里的文学梦,路在脚下,人在天堂。》

    方朝阳通读了一遍后,把自己都给感动了,感觉眼睛湿湿的,想必发布之后,会有不错的反响。

    “朝阳,中午来家里吃饭吧!”彭姜在微信上发来消息。

    “好,我收拾下就过去。”

    “等你哦!”彭姜显然没想到方朝阳会答应得如此痛快,开心地发来几个憨笑的表情,还有几朵玫瑰花。

    将电脑里的文章拷贝到手机里,方朝阳精心收拾了下,这才开车去往了彭姜的家里。

    彭有明开的门,方朝阳一进屋就嗅到了饭菜的香气,桌子上摆着六个菜,其中就有他最喜欢的红烧排骨,彭有明热情地招呼方朝阳坐下。很快,系着围裙的庄燕来,又端上了两个菜。

    “阿姨,不用这么多吧!”方朝阳道。

    “你一个人住,工作又忙,平时吃不好,阿姨闲着也是闲着,多做几个菜犒劳你。”庄燕来笑道,发自内心的喜欢这个未来女婿,总觉得看不够。

    这时,还穿着睡衣的彭姜也从里屋走出来,一看就是没洗脸,头发也显得很乱。

    “小姜在单位勤快,回家后就懒得带不动屁股。”庄燕来揭女儿的短,换来了彭姜的白眼,接着跑进了洗漱间。

    “小姜的工作也确实很忙,难得有个休息日。”方朝阳道。

    “唉,我担心,以后你会把她给惯坏了。”庄燕来故作叹气,其实心里很高兴,做母亲的都希望女儿嫁人能继续被宠着。

    “朝阳很久没来了,工作很忙吧!”彭有明先给方朝阳倒了一杯茶。

    “不瞒您说,千头万绪,压力很大,苗伊案还没查清,六二五碎尸案又跟了上来,领导们着急一再催,我们也不敢偷懒。”方朝阳道。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照顾好身体,晚上不忙就过来吃饭,我和小姜她妈,就盼着家里热闹呢!”彭有明道。

    “工作不忙的时候,我争取常来。”方朝阳点头道。

    片刻之后,梳妆打扮好的彭姜出来了,还化了淡妆,依然穿着睡衣,很随意地坐在方朝阳的身边。彭有明张罗着吃饭,方朝阳却没动筷,等庄燕来也上了桌后,午餐才正式开始。

    结果,方朝阳吃撑了,庄燕来一再夹菜,搞得彭姜都提出抗议,吃不了那么多。

    “妈就盼着能给你们去打扫卫生,顺道帮着看孩子。”庄燕来道。

    “关键是有人不着急啊!”彭姜话里有话。

    “叔叔阿姨,等我忙过这一阵子,就去把老家的父母接来,咱们坐在一起,先订婚吧!”方朝阳认真道。

    “太好了,我早就想去看望他们二老,都是小姜拦着,说太唐突了。。”庄燕来顿时激动起来。

    “谁说要跟你订婚了?”彭姜撇嘴道。

    “是我想跟你订婚,怕你跑了。”方朝阳轻轻揽了下彭姜的肩头。

    彭姜噗嗤笑了,脸上写满了幸福的喜悦,起身招呼道:“朝阳,去我房间里吧!”

    “还没收拾桌子!”

    “不用你。”

    “快去吧,我收拾就行。”庄燕来连忙说道。

    方朝阳来到彭姜闺房内,关上了门,一张俏脸立刻凑过来,在他的脸颊亲了一下,随后两条手臂揽住了他的腰。

    “不怕进来人看见。”方朝阳小声道。

    “怕什么,他们以前也这么干过。”彭姜不以为然,却把方朝阳搂得更紧了。

    保持这种姿态足有半分钟之久,彭姜才松开了方朝阳,两人拉着手坐在床上,看着对面墙上的一幅人体解剖图,都没有说话,只是感受着彼此的气息。

    “朝阳,对不起了,昨天又惹你生气。”彭姜道。

    “没什么,可以理解,如果你整天跟个帅哥在一起,我也会吃醋的。”方朝阳道。

    “哈哈,改天真该刺激一下你,让你懂得珍惜。”彭姜笑道。

    “可别,我在这方面的承受能力,还不如你。”

    “那人抓到了没有?”彭姜问道。

    “还没有,反侦察能力极强,瞧瞧,昨天他先给我发了短信。”方朝阳拿出手机,点开那条短信给彭姜看。

    “呵呵,好像很有正义感。”彭姜有点幸灾乐祸,这可能也是她想说的。

    “小姜,他损失了一百万,不会善罢甘休的。”方朝阳凝重道。

    “我现在最关心的,就是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夜班。总这样,同事意见大,我领的工资也是最少的。”彭姜撇嘴道。

    “要这么说,我有一件事儿,就不好意思麻烦你了。”方朝阳道。

    “没问题啊,其实,家里花不到的的钱,攒了不少呢。”彭姜忙答应道。

    理解错了,方朝阳当然不是来借钱的,从手机里调出那篇文章,通过微信,发送到彭姜的手机上。

    彭姜点开看了一遍,眼中出现了水雾,感叹道:“余青太可怜了,凶手太残忍,一定要判他死刑,这是谁写的文章?”

    “我!”方朝阳指了指自己。

    “啊,想不到,你文笔还这么好,改天记得给我写几封情书浪漫一下。”彭姜惊讶道,男人的才华,总会更增添魅力。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