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章 确定了真凶

    三人立刻下楼,开上两辆车,一路直奔蓝天宾馆。

    为了不引起嫌犯的怀疑,快到地方的时候,方朝阳和海小舟的车,先一步到达,停在了宾馆前方的停车场内。

    下车后,海小舟挽着方朝阳的胳膊,装扮成情侣的样子,说笑着朝着宾馆大门走去。

    果然,一名三十出头的魁梧男人,穿着深黄色的夹克,脖子上挂着个大金链子,就站在大门前方不远处,嘴里叼着烟,正在左顾右盼,像是在等人。

    符合尚勇介绍的嫌犯特征,这货竟然真出来约架了。

    方朝阳将右手揣进裤兜里,摸到了手机,按住已经设定好拨打号码,立刻给尚勇振铃。

    就在两人刚刚踏上台阶之时,尚勇已经开着方朝阳的车直接过来了,停下后,下车直奔嫌犯。

    小勇?

    竟然这么魁梧,嫌犯先是一愣,立刻想起了什么,惊恐万分,转身疯了一般就跑。

    海小舟推开方朝阳冲上前,拦在嫌犯的前方,嫌犯立刻抬起一脚,朝着海小舟的胸口就踢了过去。

    方朝阳一记斜冲,恰好撞在嫌犯身上,撞得他差点跌倒,而海小舟的身手相当利落,准确地抓住嫌犯的脚,将他掀翻在地。

    尚勇冲上来,大手有力钳住嫌犯的胳膊,直接背到了后面。

    方朝阳也抓住了嫌犯的另一只手腕往后背,力气不够,海小舟冲上来,一脚踢在嫌犯的肩窝处。

    尚勇和方朝阳联手将嫌犯按趴在地上,尚勇利落地取出手铐,直接将他的双手拷在一起。

    “他娘的,不是约架吗?怎么还跑?”尚勇骂道。

    “说好单独约架,怎么就来了三个?”嫌犯不服气地嚷嚷,这是装迷糊,他当然清楚来人是谁,已经是法网难逃。

    “哈哈,今晚的事情,太有趣了,够我笑半年的。”尚勇大笑起来。

    就在这时,嫌犯突然一个鲤鱼打挺,戴着手铐,竟然利索地站了起来,还想跑。尚勇立刻狠狠补上一脚,又把他踢翻在地,这次脸上都被蹭掉了一块皮。

    两辆警车呼啸而至,跳下来五名警员,在尚勇的指挥下,将嫌犯押上一辆警车,快速带离了现场。

    尚勇带着两位兄弟,进入蓝天宾馆,对管理人员一通训斥加警告,嫌犯肯定用了假身份证住宿,但宾馆审核不严,竟然就让他住在了这里。

    成功抓捕嫌犯,尚勇很开心,跟二人告别后,随后坐着警车走了,趁热打铁,对嫌犯连夜进行审讯。

    “朝阳,一起去开个房啊?”海小舟笑道。

    “为什么?”

    “我已经背上了跟你开房的污点,又没做,岂不是亏大了?”

    “小舟,别闹了,不早了,赶紧回家吧!”方朝阳摆手道。

    “哼,装正人君子。”海小舟气鼓鼓地上了车,一溜烟地开走了。

    这也生气,女孩子真是不可理喻。方朝阳终于开上了自己的车,也返回家里,已经晚上十点半了。

    刚洗漱完毕上床,手机传来了视频请求,正是彭姜。

    方朝阳立刻接了起来,画面中的彭姜,正穿着粉红色的睡衣,躺在闺房的床上,一副慵懒的样子。

    “朝阳,家里就你一个人?”彭姜问道。

    “尚勇和小舟都走了。”

    “星期天是中秋节,来家里吃饭吧?”

    “嗯,到时候你先陪我回老家一趟,已经好久没回去了。”方朝阳答应道。

    “好啊,我来选礼物吧!”彭家立刻开心起来。

    “咱们换着选,我给你爸妈买礼物。”

    “算你有心。”

    “小姜,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方朝阳问道。

    “睡不着,你不是也没睡吗?”彭姜反问道。

    “别提了,今晚特别忙,先是刘月晴老师来了,把她安顿好后,又跟尚勇去抓了个毒贩子,刚进家门没多久。”方朝阳道。

    “刘老师来干什么啊?”

    “参加教师资格培训,两天后就走了。”方朝阳道。

    “哦,我听说毒贩子都是亡命徒,别跟大勇他们疯跑,你又没枪,多危险啊!”彭姜担心道。

    “没什么,都是好朋友,该帮忙的。”方朝阳将抓捕毒贩的过程讲述了一遍,尤其是约架那一段,逗得彭姜一阵大笑。

    聊了半个小时,两人才互道一声晚安,终止了视频聊天。

    方朝阳当然知道彭姜邀请视频的目的,就是想看看家里有没有海小舟,可以理解,哪个女孩子也不想因为疏忽放纵,失去挚爱的男人。

    第二天上午,方朝阳忙里偷闲,从基金账户里转出的两万块钱已经到账,又去银行取出来,留在身边备用。

    要过冬了,孩子们需要棉衣,这笔花销不可避免。方朝阳暗自发誓,一定要改变青山村贫穷落后的面貌,让百姓们都富裕起来。

    快下班的时候,尚勇才打来电话,安排去富余村调查的警员们回来了,拿到了有效证据。

    有人记得,六二五碎尸案的当天,商再军确实回家看望过母亲,还有人看见他很晚才离开,具有充分的作案时间。

    只能说,当初办案警员不够细心,如果多进行排查走访,或许当时就能发现商再军这条重要线索。

    已经能够确定,六二五碎尸案的真凶,就是商再军,尽管过去了这么多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终将为此受到法律的严惩。

    李祥院长还没下班,方朝阳将这一情况告诉了他,院长抽了一支烟,沉默了许久,这才说道:“朝阳,我会跟上头汇报,拿出具体的处理办法,到时进行一次缺席审判吧!”

    “好,我会好好准备,老院长那边怎么办?”方朝阳询问。

    “让我再想想吧,唉,都一把年纪了,也不是他一个人的错,真不忍心打扰他。”李祥道。

    从院长办公室出来,方朝阳刚刚换好便装,准备下班,海小舟的电话就打了进来,约他一起去省城。

    “小舟,这都什么时候了,不能等明天吗?”方朝阳问道。

    “当然不行,检察长安排的,速办,在班上等我一会儿,我开车去接你。对了,跟彭大夫请个假,这次是去办正事儿,别忘歪处想。”海小舟挂了电话。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