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求助老同学

    “有一只无形的手,总想把苗伊案给遮蔽过去,吴局没有细说,但能听出来,有人想让他尽快结案。”方朝阳道。

    “我们的官职微不足道,却占据了重要位置,也许在那些人看来,我们才是可恶的拦路者。”海小舟道。

    已经是半夜了,两人本应该找个酒店住下,却在担心住店的安全问题。

    警方已经不敢轻举妄动,但是,还有其它势力在悄然蛰伏着,谁知道会不会突然发起袭击。海小舟手里的档案袋,就是个*包,一旦被引燃,许多不可见人的沉渣会被掀起,暴晒在日光之下。

    总在路上闲逛,也是不安全的,方朝阳想了想,还是给尚勇打去了电话。

    “大勇,干什么呢?”方朝阳问道。

    “审讯刚刚结束,这个混蛋,一句话也不说,就是死扛。我正在联系经验丰富的审讯专家,一定要撬开他的嘴巴。”尚勇道。

    “我和小舟进入省城了,中间出了问题,幸好吴局帮忙解决了。”

    “什么事情?”

    方朝阳将大致情况说了一遍,尚勇那边气得大骂,凭借一个匿名举报,就要拦车搜查,显然不符合办案规矩。但有一点,贩毒是大案,说起来,也不能放过任何线索,估计也不能把这些无礼的警员怎么样了。

    “大勇,我们很担心,住酒店也不安全,我想问问,你有游春晓的联系方式吗?”方朝阳问道。

    “有啊!几个月前她还给打过电话。”

    “马上发给我,这么晚了,看看能不能跟她取得联系。”

    “好,切记,有人拦车坚决不要下来,实在不行,就让小舟用枪。”尚勇叮嘱道。

    很快,尚勇就发来了游春晓的手机号,海小舟皱眉问道:“朝阳,联系那个疯婆子干什么?”

    “争取能去她家里,应该是安全的。”方朝阳道。

    “天哪,我们竟然沦落如斯啊!”海小舟仰头长叹,无奈道:“那就试试吧,就怕这个时间已经关机了。”

    按照这个手机号码拨打过去,响了半分钟后,里面传来个懒洋洋的声音:“谁啊,这么晚打扰本姑娘睡觉。”

    “春晓,我是方朝阳。”

    “方大帅哥,怎么想起我来了。”游春晓兴奋道。

    “想求你帮个忙,太唐突了。”方朝阳客气道。

    “都是老同学,说这个可就见外了,我记得你不是这个手机号码。”

    “那个号码总被骚扰,刚换了不久。”

    “说吧,什么事情啊,我尽力而为。”

    “我跟小舟已经到百泉市了,正开车在路上闲逛,就想着去你家的小区,哪怕能坐在车里,在里面呆一个晚上也行。”方朝阳道。

    “小舟也在啊,你们又和好了?”游春晓好信地问道。

    “这个,都是同学,工作上接触也蛮多的。”

    “朝阳,说得那么可怜,不就是想见见我嘛!”游春晓咯咯笑,“那就来吧,建业小区,到门卫那里,给我电话。”

    “好,麻烦了!”方朝阳道。

    挂断电话,方朝阳和海小舟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直接驱车赶往建业小区。

    这处小区与众不同,看起来非常普通,都是九层楼房,但政府公务人员都清楚,这是市领导和家属居住的地方,都是没有产权的分配房。

    而游春晓正是当今百川市常务副市长游正平的千金,因为还没嫁人,便跟父母住在这里。

    小区有武警站岗,不能随便进入,正因如此,方朝阳才觉得这里要比酒店更安全,哪怕将车停在里面,在车上熬过一晚也行。

    到了小区门前,方朝阳跟游春晓通了电话,站岗的武警先跟游春晓进行确认,又核查了身份后,这才让车子开了进去。

    在单元门楼下的车位停好,方朝阳打给游春晓,客气道:“春晓,我们到楼下了,你快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就离开。”

    “朝阳,你什么意思啊?我懒得换衣服,非要去下面接你啊!”游春晓不高兴了。

    “不,这已经很感谢了,不能打扰市领导。”

    “上来吧,他们都不在家,去外地开会了。”

    推辞不过,方朝阳和海小舟只好下了车,海小舟将档案袋一直拿在手里。按响了门铃后,咔哒一声,防盗单元门开了,两人走了进去。

    九层楼也有电梯,两人坐着电梯来到八楼,东户就是游副市长的家,事实上,西户根本就没人住。

    屋门打开,身穿毛绒绒粉色宽松睡衣的游春晓笑脸相迎,上来就跟方朝阳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海小舟连忙将二人扯开,跟游春晓拥抱了下,这才走进屋内。

    三室一厅的屋子,一百六十多平,装修得还不错,客厅尤其大,足有八十平,迎面就是宽大的布艺沙发。

    “春晓,怎么又胖了?”海小舟道。

    “憨吃迷糊睡,能不胖嘛!嘿嘿,我是不是很白啊!”游春晓俏皮地指了指小圆脸。

    “肤色还真不错,高档化妆品分给我点。”

    “小事一桩,不过嘛,今晚大帅哥归我。”游春晓坏笑。

    “他要是答应,我不反对,随便,反正这个花心大萝卜也不属于我。”海小舟白了方朝阳一眼。

    “小舟,别这么说话,少有我这么正派的男人。”方朝阳笑道。

    “还别说,朝阳现在不但英俊非凡,还多了一份特有的成熟味道。”游春晓仰脸道。

    “花痴,人家有女朋友,还是个娇滴滴的女大夫。”海小舟鄙夷。

    游春晓请二人坐下,去冰箱里端来果盘,自己则抱着一大桶冰激凌,边吃边问道:“老实交代,大半夜到我家来,是不是怕登记住店,留下偷-情的罪证?”

    “胡思乱想些什么啊,我们是觉得只有你家才最安全,落难了,过来躲半晚上。”海小舟不满道。

    “还有人敢对法官和检察官下手?”游春晓一愣。

    “就在一个小时前,有人拦住了我们的车,说怀疑运送毒品,非要下车接受检查。还是省公安厅的李厅长亲自打电话才放行的,小舟说得没错,我们就是觉得草木皆兵,酒店也不安全,才来投靠。”方朝阳坦诚道。

    “靠!无法无天啊!”游春晓骂道。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