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回老家

    发来消息的正是林雯雯,小妮子可有段时间没露面了。

    “明天中秋节,要回老家看望父母。”方朝阳回道。

    “哦,我还想请你吃饭呢!”

    “下次找时间我请你吧!”

    “晚安!”

    没等放下手机,海小舟就埋怨道:“朝阳,跟谁聊天呢,女大夫不会又要查岗吧?”

    “不是她,一个网友。”

    “说话可要小心点,截图发布到网上,你可就不容易洗清了。”

    “我有分寸的,从来不说过格的话。”

    “过来,帮我把鞋子脱了,腿都要断了,肚子也饿得前心贴后心。”海小舟坐在沙发上翘起脚。

    她穿了一双运动鞋,方朝阳过去帮她脱了鞋,袜子都磨破个洞,刚想要嘲笑,却发现里面的大血泡都磨破了,再看另一只脚也是如此。

    看着让人心疼,方朝阳连忙找来医药箱,帮她擦干净脚,用酒精棉进行了简单处理。

    海小舟不停的喊疼,方朝阳不禁道:“你是一名检察官,要学得坚强点。”

    “可以用碘伏啊,非得用酒精吗?”

    “没那个东西,凑合着点儿吧。”

    “凑合个屁,不是你疼,哎呦!”

    “嘴巴干净着点儿。”

    “在你面前,哎呦……”

    让海小舟靠在沙发上,方朝阳又去泡面,单身的生活就是这样,家里没什么菜,还好找到了两根火腿肠。

    海小舟将一碗面全喝了,汤都没剩,看来是真饿了,换做平时,她才不会轻易碰这种所谓的垃圾食品。

    破天荒的,海小舟连脸都没洗,就用脚跟着地,让方朝阳搀扶她上床躺下,不光腿疼,腰也疼。

    还好,没让方朝阳帮着脱衣服,海小舟居然拿出手机,追剧半个小时,这才睡去。

    方朝阳躺在沙发上,也很疲惫,听着屋内传来的笑声,迷迷糊糊地睡去了。这一晚的梦中,他回到了校园时光,在学校的花坛旁,跟海小舟一言不合闹翻了,她在后面不停地追着打。

    一下也没打着,方朝阳哈哈大笑,醒来之时,已经是上午八点多。

    屋内的那位还在睡觉,方朝阳简单收拾了一下,出门开上车,直奔一家大型超市。

    买了两盒精装月饼和两瓶好酒,然而驱车来到清水家园,彭姜早就在家里等得不耐烦,一路上好几个短信催促。

    “叔叔阿姨节日好。”方朝阳进屋打招呼。

    “朝阳现在是名人了,快坐下来歇歇。”庄燕来笑道。

    “这种名气,没有最好。”方朝阳将礼品盒递了过去,庄燕来笑呵呵的收下,这是未来女婿的一片心意,当然不能拒绝。

    “以前还真不知道,朝阳做了一件很伟大的事情。”彭有明赞道。

    “其实也很不好意思,这事儿一直没跟小姜说明。”方朝阳诚恳道。

    “你瞒着我的事情可不少。”彭姜嘟囔着从屋里出来,整个人打扮一新,不但做了发型,还化了淡妆。

    “小姜,真是漂亮啊!仙女下凡。”方朝阳赞道。

    “这张嘴就知道哄人,不理你了。”彭姜美滋滋地又回屋去了,拿出来精心准备的节日礼物,精美包装的昂贵干果、月饼、还有烧鸡、牛肉等。

    “这么多东西?”方朝阳道。

    “送你爸妈的!”彭姜笑道。

    “真是感谢!”

    “哼,跟我怎么还这么客气啊?爸,你跟我妈那时是不是也这样?”彭姜嘟着小嘴,庄燕来却笑她挑理,说道:“也没什么,毕竟是大过节的,记得替我们向你父母问好,晚上要是回来,就到家里吃饭。”

    “一定转达!”方朝阳答应道。

    两人拎着礼物下了楼,方朝阳刚想将东西装进后备箱里,忽然看见上面摆着一样东西,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

    这是一块生姜,上面插着根闪亮的钢针!

    太可恶了,大过节的,竟然又使出了这种威胁的手段。彭姜,名字中带个姜字,这件东西的寓意不用多解释,就是一种赤-裸裸的威胁。

    方朝阳向四周看,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清水家园有门卫,他是怎么进来的?

    可以翻过铁栅栏进来,方朝阳几乎可以确定,这人的身手相当不错。

    彭姜已经坐进了车里,冯朝阳将这个插着钢针的生姜,直接抛到了垃圾箱里,又仔细检查了一圈车子,这才发动车子,离开了小区。

    “朝阳,你刚才看什么呢?”彭姜问道。

    “没什么,车子该修了,我检查一下。”方朝阳含糊道。

    “我看了记者见面会的视频,月晴身上的那套衣服,可不便宜啊!”

    “我不懂这些,她难得进城一次,也许是买的高仿。”

    “是吗?不过,这个时候,她还是朴素形象更好些,有网友议论她的衣服呢,谁知道是不是高仿?”

    “应该不是贵得离谱的,这也没什么。”方朝阳不以为然道。

    “真是难为她了,抱个孩子,都能说成是你的。”彭姜撇嘴道。

    “哈哈,这些人制造谣言的时候,也不动动脑子,这种事情很容易就能查清楚的。”方朝阳笑道。

    “朝阳,假如你真有个孩子流落在外,你该怎么处理?”彭姜转头笑问道。

    “这种假设根本不成立。”

    “我是说假如,说说看嘛!”

    女孩子就喜欢在这方面胡搅蛮缠,方朝阳想了想说道:“我要先搞清楚,他母亲到底是谁。”

    “外面的女人数不清了。”

    “开玩笑的,我最在意的,当然是你。有时候甚至在幻想,等我们老了,携手坐在山岗上看夕阳,该是多美的画面。”

    “一点都不美,回去会感冒的。”彭姜笑道。

    从东安市到老家新兰屯,只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尽管如此,方朝阳还是很少回家,这个儿子不合格。

    同样是小村子,新兰屯的条件要比青山村不知道好了多少,遍地的大砖房,不乏二层小楼和小轿车,关键在于道路畅通,距离城市又算远。

    在一户三间大砖房前停下车,方朝阳还是不由看了看前面的邻居家,大门紧闭,冷冷清清的。

    那就是裘大力父母的家,儿子犯下了大罪,做父母的也抬不起头,好久都不曾回来了。

    听到车子的动静,方朝阳的父亲方玉河和母亲叶秀敏立刻跑了出来,尤其看到了未来的儿媳,更是乐得合不拢嘴。

    “叔叔好,阿姨好!”彭姜甜甜地打招呼。

    “小姜啊,没想到你能来,快进屋歇着,还拿这么多东西干什么。”叶秀敏一副很疼爱的样子。

    “爸,妈,你们好像把我给忽视了。”方朝阳故意表示不满。

    “咱们家的规矩,女人当家,地位更高。”方玉河也开了句玩笑,惹得叶秀敏狠狠白了他一眼。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