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邀请采访

    就在当天下午,市检察院派人送来材料,重新对商再军提起公诉,内容涉及三起蓄意杀人案。罪行累累,不可饶恕,商再军这次死定了,可叹三个青春妙龄的女孩子,在如花的年龄遭遇了厄运,令人惋惜。

    桌上的电话响了,方朝阳接来,里面传来了慕青的声音:“方法官,又打扰您了。”

    “不用客气,有什么事情吗?”方朝阳问道。

    “我写了一篇稿件,已经发布在我们的上,审批过了,明天要上头版。”慕青道。

    “关于哪方面的?”

    “是青山村小学的,我亲自去了一趟,您抽时间看一下,有没有不满意的地方。”

    “好吧,再联系!”

    方朝阳挂断电话,找到了《求索报》的,很快就发现了慕青的那篇稿件,发布在很醒目的位置上。

    《一位乡村女教师的执着与坚守》。

    方朝阳点击打开,仔细阅读起来,文章很长,还配发了七八张照片,用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看完。文采出众,语言生动,饱含感情,很详细地叙述了朝阳小学的情况,对刘月晴父女的长期坚守,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文章最后,还对青山村的现状进行了分析,景色优美,土地肥沃,民风淳朴,山产品众多,只是被一条曲折的山路,挡住了发展的步伐。

    方朝阳对慕青的这篇稿件非常满意,实事求是,才是媒体工作者应该坚守的底线。

    拿起电话,他又给慕青拨打了过去,说道:“慕记者,这篇稿子写得非常好,文情并茂,我替青山村向你表示感谢。”

    “这是应该做的,不瞒您说,以前的我太浮躁了,总想着去抓那些吸引眼球的内容,夸大事实,应该深刻道歉。”慕青道。

    “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这样吧,下周二上午九点,雷福民杀人案要进行不公开审理,方便的话,可以来参加一下。”方朝阳道。

    “还有别的媒体记者吗?”慕青显得很激动。

    “还没邀请别人,到时希望你能如实报道,法官工作出现失误,不是不能指责,但不要煽动民意,将事情放大化。我们的工作压力也非常大,不管怎么判决,总有人不满意的。”方朝阳坦诚道。

    “我懂,谢谢,到时一定参加。”慕青忙答应道。

    “不见不散!”

    下班后,方朝阳先给皮卡卡打了个电话,让她在家等着,会带东西回去给她。随后开车到市医院接上彭姜,两人一起去了快餐厅。

    彭姜的气色不太好,可能是睡眠不足,方朝阳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爱怜地握住了她的小手,“小姜,那种事情不会发生,真不用担心。”

    “唉,我相信你,就是觉得特别难受。”彭姜眼角湿润,强忍住没有落泪。

    “我也觉得很别扭,但目前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你都不知道,皮卡卡有多懒,还得我照顾她。”方朝阳道。

    “我也很懒!”彭姜翻了个白眼。

    “那不一样,我照顾你是心甘情愿,一辈子都行。”方朝阳道。

    彭姜被哄高兴了,扑哧笑了出来,问道:“朝阳,我们将来是不是要旅行结婚?”

    “跟我想到一块了,我这个职位,也不能大操大办。”

    “便宜了医院的那些同事,我平时可没少给他们随份子,结婚、生孩子、老人生病,没完没了。咱们要是旅行结婚,有些人就得装迷糊!”彭姜嘟嘴道。

    “就当做维护人际关系了,以后我的钱都是你的,总得比份子钱多吧?”方朝阳道。

    彭姜很开心,又提出要求:“必须拍结婚照,穿婚纱!”

    “当然,等订婚了,咱们就先去拍婚纱照,我要看到最美的新娘。另外,酒席也办几桌,最好的朋友可以参加。”方朝阳道。

    “那个,不许请海小舟。”

    “呵呵,请她也未必能来。”

    两人一边吃快餐,一边聊天,方朝阳免不了叮嘱彭姜,最近的这段时间,一定要注意安全,晚上千万不要出门。

    有皮卡卡在家里守着,一旦那个混蛋露头,很可能会被抓住,到时,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就结束了。

    听到这些,彭姜倒是对皮卡卡有了些好感,方朝阳点了个全家桶带着,让她非常吃惊。

    “还有谁一起吃?”

    “都皮卡卡一个人的。”

    “能吃完?!”

    “是啊,饭量特别大,都快养不起了。”方朝阳道。

    “哪里像是个女孩子。”彭姜鄙夷道。

    “标准的女汉子,唉,别提了,整天在屋里练武,翻跟头,像一只斗鸡。”方朝阳叹气道。

    彭姜被逗得咯咯笑,更加放心了,她了解方朝阳,绝不会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孩子,她就是以小女子的温柔取胜的。

    将彭姜送回去,方朝阳这才驱车回到家里,皮卡卡正蔫头耷脑的坐在沙发上,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憔悴。

    “卡卡,饿坏了吧!”方朝阳将全家桶放在茶几上。

    “哈哈,够意思啊!”皮卡卡大乐,忙不迭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很快就弄了一桌子鸡骨头。

    一点都不剩,皮卡卡打着饱嗝,心满意足,又说:“其实啊,饿只是一方面,关键是寂寞难耐,特盼着你回来。”

    “不是还有手机电视陪伴吗?”方朝阳道。

    “看多了也腻烦,真想跟着警队去办案,那才叫刺激呢!”

    “等你看到凶案现场,可能什么都吃不下了。”

    “我没问题,小时候,我家邻居就是个屠夫,经常一身血。”

    “那不一样,实不相瞒,我看到那些照片和视频,都会觉得很不舒服。”方朝阳道。

    “你是文官,我是武将。”皮卡卡举了举小拳头,又说:“朝阳,咱们接着练习搏击术吧!”

    “你还是先把刚吃的东西消化了再说吧!”

    “对了,厕所里的卫生纸不多了。”

    “好吧,明天我想着买。”

    “另外,给我捎几包卫生巾,姨妈要来了,做女人这一点可真烦。”皮卡卡说道,谈及这些,居然都没有脸红。

    “都记住了!”方朝阳答应下来。

    就在这时,方朝阳的手机上传来了滴滴的短信声,他打开一看,脸色不禁阴沉下来。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