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简要陈述

    又是苗伊的号码发来的,上面却只有四个字:叩头认错!

    什么意思?方朝阳对此很不解,也没告诉皮卡卡,嫌犯可能就在路边上,但如果此时出去追赶,一定会打草惊蛇,这几天晚上就白守着了。

    “怎么不高兴了,姜姜又找茬了?”皮卡卡问道。

    “没事儿,你晚上精神点,或许那个混蛋会有所行动。”方朝阳道。

    “你怎么知道?”

    “瞎猜的。”

    “只要他敢来,一定打他个满地找牙。”皮卡卡傲气地举了举小拳头。

    歇息了片刻,方朝阳开始跟皮卡卡学习搏击术,这个老师很称职,至少做得不好,没有大声训斥或者进行体罚。

    累了一身大汗,方朝阳到卫生间里冲了个澡,换上睡衣,又练了一个小时的书法,这才上床睡觉。

    星期五上午九点,方朝阳再次来到法官席上,东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何茂林涉嫌故意杀人罪一案。

    这起案件,曾经引起过轰动,但距离案发时间过去比较长,加上媒体的关注程度不高,此时已经没有多少热度,旁听席只是坐着十几个人。

    “报告审判长,公诉人、辩护人已经到庭,被告人何茂林,已经在羁押室候审,庭前准备工作已经就绪,报告完毕。”书记员赵芳芳说道。

    “东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现在开庭。”方朝阳敲下了法槌,“传被告人何茂林到庭。”

    很快,戴着手铐的何茂林便被法警带到了被告席上,这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模样普通,个头不高,看守所的生活,让他皮肤变白了不少,却还是难以掩盖常年劳作的痕迹。

    这时,一名二十多岁的女人激动地从旁听席站了起来,模样跟何茂林颇有些相似之处,是他的妹妹何茂仙。

    不等她开口,方朝阳向下压了压手,何茂仙倒也看到了,连忙又坐了下来,却捂着脸低声啜泣。

    “被告人何茂林,你还有其他的姓名吗?”方朝阳问道。

    “俺就这么一个名字,小名叫大林子,村里人都这么叫。”何茂林有些胆怯地回答。

    例行询问不能少,方朝阳又询问了何茂林的出生年月日,民族、文化程度、职业,家庭住址,是否受过刑事处分或行政处罚,何时被羁押,何时被逮捕等。

    何茂林一一进行回答,原本有些紧张的情绪,倒是放松了许多。

    “被告人何茂林,东安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和开庭通知书,你收到了吧?”方朝阳问道。

    “收到了!”何茂林点头。

    方朝阳拿起一份资料,起身高声道:“东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现公开开庭审理,东安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何茂林,涉嫌犯杀人罪一案。审理本案的合议庭,由审判长方朝阳、审判员高亦伟、穆凡组成,书记员赵芳芳任法庭记录。东安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苑丹、李春雷出庭支持公诉。受被告人何茂林委托,兴盛律师事务所律师田云苏出庭为被告人何茂林进行辩护。”

    接下来,方朝阳又宣布当事人在庭审中享有的诉讼权利,何茂林作为一名庄稼汉,文化程度不高,其实也听不明白,只是点头表示,没有需要申请回避的。

    “现在进行法庭调查,首先由公诉人宣读起诉书。”方朝阳宣布道。

    检察院苑丹起身,正式宣读了起诉书,叙述了整个案情的过程,这次,她并没有使用过激的指责性语言,可见对何茂林也带着几分同情。

    旁听席上很安静,却能听到何茂仙低低的啜泣声,哥哥杀了自己的丈夫,但哥哥也救了自己的一条命,血浓于水,她还是更不愿家人因此被判刑。

    “被告人何茂林,公诉人宣读的起诉书,你听清楚了吧?”方朝阳问道。

    “俺听清了。”

    “与你收到的起诉书内容一致吗?”

    “一样吧,俺认识的字不多。”

    “被告人何茂林,你对起诉书指控你的犯罪事实有意见吗?”

    “俺有意见,刘柱那个混蛋,差点杀了俺妹妹,俺这个做哥哥的,能不管吗?”何茂林激动地大声道。

    “下面,你可以就起诉书指控你的犯罪事实进行简要陈述。”方朝阳道。

    “啥是陈述?”何茂林不解地问道。

    旁听席上传来了笑声,方朝阳却是面沉似水,解释道:“就是简单说说整个案件发生的过程。”

    “哦,俺懂了。”何茂林点头,开始讲述:“那天傍黑,俺卖了家里的纸箱子,赚了十三块钱,买了两瓶啤酒,还有一袋花生米,小卖店真坑人,花生米竟然要坏了,吃起来一股子发霉的味道,俺只好切了两个咸菜疙瘩,又倒上一点香油,没法子,谁让媳妇回娘家去了,没人给做饭。”

    何茂林说话很啰嗦,缺少重点,但方朝阳并没有制止,还是耐着性子继续听下去。

    “俺喝了一瓶啤酒,感觉身体都是热的,那天的风真好,吹在身上那叫一个舒坦,当俺打开第二瓶的时候,俺妹妹哭着跑了进来,头发都乱了,像个草窝,脸上还有手指印。俺问她咋了?她说被刘柱那个兔崽子打了,一喝酒就埋怨她不下蛋。”

    生儿育女,传宗接代的思想,在农村尤其盛行,这就是何茂仙和丈夫关系不合的主要原因,结婚快八年了,也没个孩子。

    “俺特别生气,刘柱脑子抽筋,干嘛总打俺妹妹,从小到大,俺都不舍得打一下,他倒好,打起来没完,俺听卫生所的小李说,不生孩子也可能是男人有毛病,不能总怪俺妹妹,去了医院怕啥丢人……”何茂林继续说道。

    方朝阳不禁揉了揉太阳穴,真就看不出来,何茂林还是个话唠,让他简要陈述,现在倒像是讲起了长篇故事。

    “被告人何茂林,请挑重点的部分说,比如,是否记得刘柱何时进来,发现他藏着凶器没有?”方朝阳道。

    “俺喝酒了,不记得他啥时候进来的,反正俺妹妹哭得眼睛都肿了,看着就心疼。”何茂林道。

    ps:继续求票!家人们,投票啊!截止三月十号,一周投一次,每次三票以上!谢谢大家!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