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靠谁来保护

    “他把刀子藏在左边腋窝下,夹着的,俺和哥哥都没发现。”何茂仙比划一下位置,又说:“他让俺跟他回家,俺不答应,说这次一定要离婚,他突然伸手拿出刀子,直接就扎了过来。”

    “你遭受攻击后,处于什么状态?刘柱接下来又做了什么?”田云苏问道。

    “他拔出刀子,俺就倒下了。这时,俺哥拎着啤酒瓶冲下来,他就拿着沾着血的刀子,又想去害俺哥。俺那时还没昏倒,就抱住了他的腿,怎么也不能让他把俺哥也杀了。”何茂仙回忆曾经发生的事情,身体还在颤抖,这其中有恐惧,也有愤怒。

    “审判长,辩护人发问完毕。”田云苏道。

    “公诉方又问题需要向证人发问吗?”方朝阳将头转向公诉席这边。

    “有!”苑丹举手。

    “好,尽量简短。”

    “证人何茂仙,你是否目睹了何茂林用啤酒瓶重击刘柱的过程?”苑丹问道。

    “俺那时喘不上气,眼睛也看不清了,没看见。”何茂仙道。

    “审判长,公诉方没有问题了。”苑丹道。

    证人何茂仙被带离了证人席,方朝阳敲了一下法槌,宣布道:“下面开始法庭辩论,首先由公诉人发表公诉意见。”

    苑丹和李春雷小声交流了几句,随后,苑丹起身道:“审判长、陪审员,这起发生在小康村的恶性案件,起源于夫妻矛盾,却造成了一死一伤的严重后果。公诉方认为,虽然被告人何茂林的攻击行为,有特定紧急情况下的特殊因素,但是,人的生命权高于一切,不容轻易剥夺。我们认为,被告人何茂林连续重击刘柱,造成其死亡,当时并没有采取任何施救的举动,涉嫌故意杀人罪,证据充分,事实确凿,请求法庭予以重判,以保护每个公民的合法权益……公诉意见发表完毕。”

    “下面由被告人自行辩护,被告人何茂林,你有什么要辩解的,可以讲出来。”方朝阳道。

    “俺没想杀刘柱,他拿着刀子,就是怕他再起来杀了俺妹。”何茂林道。

    何茂林唠唠叨叨,说话没有主题,到底还是被方朝阳打断了,进入下一个环节,由辩护人发表辩护意见。

    法庭上格外安静,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清楚,辩护律师田云苏,为了维护当事人的权利,一定会发表犀利的言辞。果不其然,田云苏整理下衣服,离开了辩护席,来到法庭中间的空地上,目光炯炯地环顾四周。

    法庭并非港台片拍摄的那样,严格来说,是不允许辩护人离开座位的,但方朝阳并没有制止田云苏的举动,对于这个案子,他在心里已经有了判断。

    “尊敬的审判长、陪审员、公诉人,还有在场旁听的诸位,不瞒大家,我本就是离婚的女人,深刻体会过家庭暴力对女性的伤害。我遭受的是冷暴力,尚且无法容忍,可想而知,时常遭受殴打的何茂仙,生活该是多么的黯淡无光!”

    旁听席上,又传来了何茂仙的哭泣声,而被告席上的何茂林,手铐哗哗作响,也在不停擦拭着眼泪。

    “一个无法逃脱的女人,终于做出了勇敢离婚的决定,而将其视为发泄工具和禁脔的男人,却拔刀相向,残忍地想要杀害妻子。兄妹情深的哥哥,为了保护妹妹,也为了保护自己,一向懦弱的他,勇敢地拿起啤酒瓶跟凶手展开了斗争,最终成功地挽回了妹妹的生命。我想问,何茂林的做法,哪里错了?我们向来鼓励见义勇为,每个公民都应该制止不法行为的发生,如果何茂林深陷牢狱,请问,再遇到危险发生,谁还敢伸出援手?行凶者是不是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杀人,而旁观者还在考虑,是否会因为自己的勇敢,将要受到法律的惩罚?”

    田云苏说得非常激动,眼中甚至泛出了泪花,旁听席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继而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我反对,辩护人不应该站在道德的高度上,对法庭施压,情永远不能大于法。”苑丹道。

    “反对有效,辩护人,请注意你言辞,少说与案情无关的煽动性言论。”方朝阳道。

    “好,我接受。”田云苏点点头,又说:“辩护方认为,各种证据表明,刘柱在进行一场有预谋的杀人犯罪行为,而何茂林有效制止了犯罪行为进一步恶化,成功救下了受害人何茂仙,不该为此承担法律责任。”

    “辩护人,我方认为,何茂林第一次将刘柱重击到底,已经起到了制止犯罪的效果,后来的连续击打,就是在刻意剥夺受害者刘柱的生命权。”苑丹道。

    “危险发生时,没有思考时间,刘柱在死去之前,手里依然握着杀猪刀,如何保证他不会继续实施犯罪行为?”田云苏反问道。

    “他已经流血倒地,失去了反抗能力。”苑丹寸步不让。

    “如何判断失去反抗能力,他的手里仍然握着刀子,还有,辩护方认为,刘柱倒地,并非因为遭受击打,而是何茂仙抱住了他的腿,重心不稳摔倒的。”

    “不管怎么说,何茂林造成了严重后果,法庭不能对此视而不见。”苑丹道。

    “要保护刘柱的生命权,那么,谁来保护何家兄妹的生命权,他们只能靠自己。”田云苏激动地说道。

    “反对,辩护人在混淆概念。”苑丹明显落在了下风。

    “辩论就此结束。”方朝阳冷着脸敲了一下法槌,用目光示意田云苏回到座位上。

    “下面,由被告人做最后的陈述。被告人何茂林,站起来说话。对了,尽量简短。”方朝阳道。

    何茂林站起来,先是无奈地笑了下,跟着,眼泪就不争气地落了下来。

    “俺想说的是,俺当时真没想杀了刘柱,就是蒙了。俺不怕坐牢,但不想赔钱,家里本来就不富裕,要是房子再没了,她们娘俩就要喝西北风,唉,要是那样,就先离婚,让媳妇再嫁人,别打俺的娃就好。”

    何茂林说话依然没有重点,絮絮叨叨说了十分钟,并没有提出任何从轻处罚。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