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养不起

    “你不说我还想找你,皮卡卡连把枪都没有,危急关头,恐怕自保都难。”方朝阳道。

    “她是个刚来的新人,当然不能持枪,再说了,枪支也不能滥用。这样吧,给她个东西,用来防身吧!”

    尚勇是开着警车过来的,从里面拿出一根警棍,交给了方朝阳,随后开车走了。

    方朝阳却拿着警棍发呆,这能叫武器吗?重新坐上海小舟的车子,方朝阳并没有马上回家,说要去商场一趟。

    “累死了,又想买什么啊?”海小舟有些不情愿。

    “给皮卡卡买套衣服,外加一床被子,浴巾、袜子等。”

    “你有毛病啊,给她买什么东西,献殷勤?”海小舟又瞪起了眼睛。

    “想什么呢,她没有衣服换,不但盖我的被子,还不洗澡,我的日子很难熬的,谁愿意乱花钱啊!”方朝阳道。

    海小舟先是一愣,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向方朝阳致以深深的同情。

    说起上学时候的事情,海小舟的寝室里就有一名同学,床铺从来都是乱糟糟的,为此没少被室友嘲笑,但她却振振有词,不叠被子,恰恰避免了滋生螨虫,皮肤健康美美的。

    两人来到了商场,方朝阳尽量省着花,还是花了一千多,才把这些物品购齐了,少不了海小舟的参考,她对女孩子的体型更敏感。

    但这种事情,海小舟才不会抢着花钱,她对皮卡卡没太多好印象,一个行事莽撞的小警员。

    又在超市里买了些菜,都放在车里,海小舟这才将方朝阳送回去。

    “朝阳,你怎么也不想着给我买点礼物啊?”从后备箱拿东西的时候,海小舟冷不丁问了一句。

    这让方朝阳多少有些尴尬,刚才真没想到这个问题,讪讪道:“小舟,在我的印象中,你好像什么都不缺。”

    “你就是不太会哄女孩子,也就彭大夫那种傻白甜,才会瞧上你,没眼光。”海小舟说完,上车开走了。

    这也能生气,方朝阳一时无语,拎着大包小裹回到家里。皮卡卡已经起来了,正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无所事事。

    “卡卡,这些都是给你的。”方朝阳放下东西,只是把菜抽出来,塞进了冰箱里。

    “哇!谢谢,给我买了这么多。等我开资的时候,一定都还给你。”皮卡卡嘴巴变甜了,顿时精神振作,忙不迭地翻开起来。

    “不用还,你也挺辛苦的,也是我应该照顾的。”方朝阳客气道。

    “谢谢朝阳哥哥!”皮卡卡立刻改了口风,让人哭笑不得。

    海小舟眼光厉害,无论是衣服裤子,不但时尚,比量起来还很合身,皮卡卡简直乐蒙了,站在镜子前照个不停。

    “怎么还有一床被子?”皮卡卡不解地问道。

    “给你盖的,咱们应该分开。”

    “你嫌弃我?”

    “没那个意思,怕你嫌弃我,卫生很重要。”

    皮卡卡直撇嘴,忽然就看见了警棍,眼睛顿时亮了,忙问道:“从哪儿弄来的?”

    “跟你领导吃饭,顺手给你要的,别弄没了。”方朝阳叮嘱道。

    “哈哈,太好了,我终于有警械了。”皮卡卡拿着警棍,就在屋里比划起来,方朝阳不免叮嘱,千万别打坏了电视机。

    “呀!你还给我买了内衣,太细心了,知道尺码吗?”皮卡卡又发现了新大陆。

    “我哪知道,是海检察官给你选的,不知道合不合身。”

    “你们总在一起,就不怕姜姜吃醋啊?”皮卡卡问道。

    “你别跟她说,苗伊的案子太复杂,检察院一直在跟踪办案,我不是也被牵扯进来了吗?”方朝阳皱眉道。

    “今天,去办案了?”皮卡卡眨着眼睛坏笑。

    方朝阳只能装没听见,这也是一件非常无奈的事情,虽然至今为止,无论在身体上还是精神上,他都没有出轨,但总归是好说不好听。

    想想以前的生活,多么平静,可是,随着苗伊案的深入调查,一切都被打乱了。

    “我才不管呢,但真的谢谢你,受累了。”

    趁着还没到那个混蛋活跃的时间点,皮卡卡进了卫生间,里面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方朝阳则在厨房里忙碌着,还要给这个祖宗做晚饭。这么称呼并不过分,皮卡卡来到这里后,什么功劳都没有,不但要给她花钱,还要伺候着。

    饭菜做好了,皮卡卡也换上新衣出来了,一边梳理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感叹道:“真是爽啊,宛如重生。”

    “这些天,你黑白颠倒,也不容易。”方朝阳道。

    “呵呵,还好,幸运遇到了你这个细心的男人。”皮卡卡笑道。

    方朝阳微微一怔,上楼前还被海小舟说不够细心,现在居然从皮卡卡口中听到了截然不同的说话。

    由此看来,女孩子对男人的判断标准各有不同,也不能全信。

    方朝阳刚吃完没多久,还不饿,皮卡卡却又把饭菜一扫而空,真让人有种养不起的感觉。

    在方朝阳的催促下,吃饱喝足的皮卡卡,才懒洋洋地把换下来的衣服,抱进阳台的洗衣机里,教了两遍才会用。

    今天的事件,让方朝阳越发体会到搏击术的重要性,当皮卡卡提出要当老师兼教练的时候,他也没拒绝,在小屋跟着学了起来。

    今天遇险的事情,他也没跟皮卡卡说,觉得没有必要。

    晚上,彭姜又找皮卡卡视频,立刻发现她换了衣服,皮卡卡倒也机灵,说自己带来的,都是过时的款式。

    好在彭姜对衣服也不太敏感,也就没有再追问。

    两人又热火朝天地聊了近一个小时,听得方朝阳都有些困了,这才结束。

    彭姜并没有跟方朝阳聊天,因为跟皮卡卡已经聊累了,只是打了声招呼。

    明天是周日,方朝阳还可以歇班,但通过今天的事情,他已经彻底断了再去青山村的心思,决不能把危险带过去。

    躺在床上,方朝阳拿出手机,找出余青写的那篇游记,反复地阅读起来。跟着文字去旅游,思想中也有一方世界,更美妙更丰盛。

    商再军又快被重新提起公诉,身负三起命案,他绝逃不过死刑的判决。

    睡意袭来,方朝阳将手机放在一边,沉沉地睡去了,在梦里,他还在不断地划船,身后不断有呼啸的子弹飞过。

    “不管你们如何威胁,也休想逃脱法网!”方朝阳回头大吼道。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