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不出席庭审

    “小丫头,表现得还不错。”海小舟夸赞了一句。

    皮卡卡立刻站得笔直,朗声道:“恪尽职守,一心为民,惩处邪恶,扬我……”

    尚勇摆摆手,打断了皮卡卡的话,这说得都是什么啊,不难看出,皮卡卡非常紧张,这可是她的顶头上司。

    “朝阳,听说你病了,我们过来看看。”尚勇道。

    “已经好了,多亏卡卡的照顾。”方朝阳道。

    “唉,这段时间也是太累了,总会熬出头的。”尚勇坐下来,拿出一支烟,皮卡卡连忙打着了火机。

    方朝阳很是开心,至少不用做饭了,考虑到自己生病,两人买来的菜都很清淡,皮卡卡急忙将自己炒糊的菜拿下去,找来干净的盘子。

    “卡卡,坐下来一起吃吧!”尚勇道。

    “是!”

    皮卡卡搬个小凳子坐下来,腰杆却挺得很直,逗得海小舟一阵大笑,故意在尚勇肩头捶了一拳,告诉她不用紧张,可以随便打。

    皮卡卡皮笑肉不笑,哪敢啊!

    四人坐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饭,免不了提起昨天发生的事情。

    皮卡卡这才知道,方朝阳和海小舟去水洞旅游了,而且还发生了恶心案件,难怪昨晚会喊出那种话。

    而方朝阳迷糊时喊出的话,绝不向恶势力低头,皮卡卡回想起来,依然觉得有几分肃然起敬。

    “小舟,替我向海总表示感谢,辛苦他们了。”方朝阳客气道。

    “不用,据说,修路应该没问题,但他提了个想法,正要跟你商议呢!”

    “什么想法?”

    “想把那条路命名为海丰路,瞧瞧,这就是商人的狡猾,不忘做广告。”

    “我这里没意见,只要当地政府不反对就行。”方朝阳点头道。

    “当地政府应该会同意,有人出钱修路,他们求之不得。”海小舟道。

    想想青山村就要通车,方朝阳非常开心,以茶代酒,敬了海小舟一杯,皮卡卡却没吃好,光顾着给领导们倒茶了。

    “今天收获还是蛮大的,那个姓吴的毒贩终于招了,证明夜魅酒吧就是销售毒品的窝点之一。”尚勇道。

    “那就去抓人啊!”皮卡卡着急道,忽然觉得说错了,讪笑道:“嘿嘿,我就是跟着瞎着急。”

    “暂时还不能惊动他们,跟他接洽的那名酒吧服务生,目前已经失踪了,他们会死不认账的。”尚勇道。

    “上线是谁?”海小舟打听道。

    “是个假名字,一直用快递运送毒品,已经通知了外省的兄弟单位去查,只怕也不容易。”尚勇道。

    “大勇,雷福民的案子,后天就要开庭了,有没有范力涛的消息?”方朝阳问道。

    “别说,我还真给雷福鹃打过电话,她说范力涛跟她联系过,说不会参加庭审的,一切都由姑姑负责。”尚勇道。

    “给他父亲翻案,儿子不出席,真不孝顺。”海小舟鄙夷道。

    “范力涛有些古怪,根据雷福鹃提供的手机号,我打了过去,接电话的却是别人,说是手机丢了,前几天才补办的卡。”尚勇道。

    “他用别人的手机,到底在躲什么?”方朝阳不禁皱眉。

    “暂时还搞不清楚,联系不上,他也没告诉雷福鹃在做什么,根本找不到人。”尚勇道。

    “也可以理解,因为父亲蒙冤,他对法庭带着一种仇视。”海小舟道。

    “仇视的可能还有法官。”方朝阳道。

    “有道理,我这边会仔细查范力涛这个人,不过,他并没有任何案底,还曾经是一名军人。”尚勇道。

    一直聊到晚上九点多,尚勇和海小舟才告辞离开,尚勇免不了叮嘱皮卡卡,这项任务虽然枯燥了些,但却非常重要,一定要有耐心完成。

    皮卡卡满口答应,还说跟方法官在一起,生活完全没压力,保证完成组织交办的任务。

    等两人离开,皮卡卡才如释重负,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

    “至于这么紧张吗?”方朝阳笑问道。

    “能不紧张嘛,我上班的第一天,就听同事说,尚队长脾气很差,完不成任务是要挨骂的。”

    “呵呵,我倒是没看出来。”

    “你们是铁哥们儿,我就不同了,只是个小兵。”

    泉台山发生的恶性枪击事件,并没有出现在网络上,这让方朝阳很高兴,毕竟是偶发事件,针对性很强,没必要引起大众的恐慌。

    到达旅游区的彭姜,又发来视频邀请,她正跟同事一起,住在酒店里的房间里。

    聊了几句,手机就换到了皮卡卡的手上,在方朝阳的暗示下,皮卡卡并没有提及昨晚生病的事情,谎称方朝阳一直在家里写字。

    两人嘻嘻哈哈聊了半个小时,皮卡卡的手机上又出现了报警声,这才挂断了。

    迄今为止,皮卡卡手机报警数次,但每次都让她很失望,几乎都是邻居上楼下楼,偶尔出现陌生人,也跟那人的体貌特征不符。

    星期二上午九点,方朝阳三人再次出现在法官席上,这次庭审非常特别,没有公诉人,也没有辩护人,更没有被告人。

    法庭上空空荡荡,除了旁听席上的雷福鹃,只有特邀前来参加的那名记者慕青,站在一旁不停地拍照。

    一切准备就绪,方朝阳敲了一下法槌,宣布道:“东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现开庭审理,被告人雷福民涉嫌杀人强-奸一案,因案件发生于二十年前,涉及重大,证人缺失,院方决定,采用不公开审理的方式。”

    “被告人家属雷福鹃,你对此有异议吗?”方朝阳又问道。

    “没有!”雷福鹃回答,此刻,泪水已经溢满了眼眶。

    就在这时,一侧的大门打开了,一名老者拄着拐杖,被两名法警搀扶着走了进来。

    正是苗泽临来了,方朝阳不禁埋怨道:“谁告诉老院长的?”

    高亦伟和穆凡都耸耸肩,表示根本不知情,方朝阳起身就要迎过去,苗泽临却朝着上面使劲摆手,表示不用管他,随后坐在了旁听席上。

    雷福鹃的脸色有些难看,她认识苗泽临,当年的法院院长,如果当初这位院长能把关严格一些,弟弟也许就不会死。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