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武陵春

    随着对年谷丰的不断深入,相信这一切都会大白于天下。

    正聊得热闹,传来了敲门声,酒店总经理皇甫生笑呵呵地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名服务生,端着两只半米长的大龙虾。

    “方法官,冒昧打扰,请品尝一下本酒店的特色菜,富贵龙虾。”皇甫生道。

    服务生将龙虾放在桌上,立刻转身出去了,并且关好了门,方朝阳起身道:“皇甫先生,这似乎不太妥当。”

    “方法官,一盘龙虾而已,算不上行贿,更谈不到吃请。这样吧,现在流行aa制,就算本人自带菜品,过来凑个局。”皇甫生道。

    话说到这个份上,也不好一再卷对方的面子,方朝阳道:“既然如此,皇甫先生请坐。”

    “呵呵,不请自来,实在冒昧。”皇甫生当真就坐了下来。

    “这位是海小舟。”方朝阳介绍道。

    “我认识你,海润的女儿,检察官。”皇甫生笑道。

    “皇甫先生,你对我有意见?”海小舟不悦地问道。

    “谈不上,你父亲见到我,也要称呼一声大哥,你该先跟我打招呼。”皇甫生平静道。

    检察官的权力不小,但针对的也是犯罪分子,皇甫生正常经营酒店,不违法的情况,确实犯不着对谁低声下气。

    海小舟也只能压着心中的不满,没有再说什么。

    “这位是我同学游春晓,远道而来,自当盛情招待。”方朝阳又说。

    “游副的女儿,呵呵,倒也标致可爱,幸会!”皇甫生道。

    这是一名成功的商人,但对官场的了解程度,甚至超过在座的每一个人,方朝阳给他倒了一杯果汁,客气道:“有幸结识皇甫先生。”

    “是我有幸结识各位,实不相瞒,我特别欣赏方法官的高尚品格,还有那一手无可挑剔的汉隶,只是没机会相遇。”皇甫生道。

    “过奖了!”

    皇甫生起身给大家倒饮料,又笑着对海小舟道:“小舟,实在是想多了,我这个人,最不喜欢趋炎附势,也不想别人误会。”

    “皇甫先生,这话说过了,我只是觉得,你对我有些冷淡,缺少点君子风度。”海小舟直言道。

    “哈哈,算我失礼。”皇甫生大笑,看海小舟的眼神,也像是晚辈。

    海小舟直撇嘴,不清楚父亲跟皇甫生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耐着性子跟他碰了一杯,气氛倒也融洽了许多。

    皇甫生很是健谈,聊了一阵关于酒店经营的情况,成立三年,刚刚收回投资成本,不得不说,东安这个地界,高消费的群体并不大。

    皇甫生还说,他本意在百泉市也成立一所大酒店,可是地皮没批下来,也就只能作罢。

    桌上的龙虾谁也没动,皇甫生对此似乎也不介意,他从兜里取出一张纸,展开放在桌上,上面写着一幅硬笔书法,正是李清照那首脍炙人口的《武陵春》。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在方朝阳看来,这幅硬笔行书,连入门都谈不到,间架结构更是成问题,最后两句,甚至都写偏了。

    “方法官,字写得怎么样?”皇甫生问道。

    “很一般。”方朝阳坦诚道。

    “不像是皇甫先生的书法吧!”海小舟道。

    难得海小舟也能看出来,这幅书法看起来更像是女性写的,有道是字如其人,有些笔划拉伸得很长,说明这名女子个性还是蛮强烈的。

    “苗伊死去的前晚,就住在本酒店的八楼,服务生在她的房间里,发现了这张纸,于是便交给了我,而我一直保留着。”皇甫生的语气里,充满了遗憾。

    果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方朝阳直接问道:“皇甫先生,有什么话就明说吧!”

    “实话告诉诸位,苗伊生前常来酒店,我跟她的关系很好,也很喜欢她,私底下,她还称呼我义父,不是干爹,也绝没有那层肮脏的关系。得知她的死讯,我无比心痛,每每想起来,就觉得难以入眠。我实在不明白,一名底层的货车司机,公然在大街上行凶杀人,为什么迟迟不能起诉?我们的司法机关,如何保护企业家该有的权益?”

    皇甫生表现得很愤慨,也间接道出了对海小舟冷淡的原因,在他看来,检察院就是存在不作为,故意以拖延的方式,为裘大力争取机会。

    “皇甫先生,你是在指责检察机关吗?”海小舟生气了,重重地将果汁放在桌子上,早知道这样,她就不会选择在海潮大酒店请客。

    “是!难道公检法就不需要监督了吗?”皇甫生直言不讳,又激动道:“我认为,裘大力那个凶手,千刀万剐也不为过,他算什么,为社会创作了什么价值?”

    “老先生,不用激动,是我看到卷宗后,联系检察院,希望他们先撤诉的。”方朝阳忙将责任揽了过来。

    “为什么?”皇甫奇吃惊地问道。

    “具体的情况本不该说,既然你问起,那就说一点吧!将裘大力定性为激情杀人,并不准确,事实上,经过司法机关后期补充侦查,现已经查明,苗伊案是雇凶杀人,性质更恶劣,牵扯面非常大,我们正在不断努力,争取将幕后凶手全部揪出来。”方朝阳道。

    屋内一阵安静,皇甫生久久不语,长长叹息一声,这才给大家倒上果汁,歉意道:“诸位,对不起,是我把问题想简单了。”

    “瞧你那态度,好像裘大力是我家亲戚一样。”海小舟道。

    “抱歉,刚才确实冲动了,我也是可怜那个孩子,漂亮懂礼貌,又有上进心。近期听说她刚刚也去世了,真让人伤感。”皇甫生捶打了两下胸口。

    “苗伊的是我最为尊敬的老院长,从私心讲,我非常希望能让所有涉案者都接受法律的审判。”方朝阳道。

    “让我也好好想想,苗伊生前说过什么,跟何人结怨过,希望能提供一些线索,决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凶手。”皇甫生道。

    “这是我的手机号。”海小舟取出一张名片,隔着桌子扔了过来。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