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浮云观

    彭姜被逗得大笑,觉得跟游春晓在一起很轻松,三人就这样说说笑笑,沿着一侧平整的山路,向上攀登。

    在半山腰的转弯处,大家停下来,坐在路边的小亭子里休息。游春晓已经累得浑身是汗,不停地捶打着大腿,彭姜还好,但精致光洁的额头上,也出现了细细的汗珠。

    方朝阳从背包里,拿出自带的矿泉水分了下去,两个女孩子边喝水边聊天,他独自来到了路边,向下望去。

    左边是悬崖,水泥围栏处立着危险警示牌,极目远眺,还能看见大海。右前方则是一片低矮的松树林,树林的下方,则是一大片稻田,此时,已经过了收获的季节,只剩下了收割后的稻茬。

    五年前的穷游女孩余青,就是在这里被杀的。海角山的门票当时是一百元,余青因为没钱,又想为卧病在床的祈福,就是从下方翻过景区的围墙,进入到这里。

    而商再军恰好就在景区内,看到了这一幕,余青脑后的那条粗辫子,勾起了他阴暗的童年记忆,恶魔很快占据了灵魂。

    余青来得晚,从山顶下来的时候,天色黑了,商再军在这里等候已久,将余青劫持后,背包扔下了悬崖,拖行到小树林里,勒住脖子,实施了强-奸,随后,又扔进下方稻田里的枯井中。

    而这一切,就发生在佛门净土之中。

    返回小亭子后,彭姜忍不住问道:“朝阳,看什么呢?”

    “还记得余青吗?”

    “当然记得。”

    “她就是在那边遇害的。”

    “朝阳,咱们是旅游,能不能别说这种恐怖的故事。”游春晓抗议道。

    “呵呵,不说了,两位歇够了没有,上面的山路还很长,要有心理准备。”方朝阳笑道。

    三人继续上路,游春晓胆子小,走在方朝阳的左侧,而作为医生的彭姜,倒也见惯了生死,跟在方朝阳的右侧。

    接下来的山路,铺着石阶,人性化的设置,每走一段路,就有个小亭子可以休息,还有兜售纪念品的商户。

    很快,佛殿就多了起来,香烟袅袅,不时传来诵经的声音。

    上山的行程已经过了大半,旁边是一处滑道,可以坐在非电动的滑车内,人为控制下滑的速度,从山上一路欣赏美景到山下,终点却是海角山的另一处大门。

    “等下来的时候,你们从这里滑下去,我去那边的正门开车,绕过来接着你们。”方朝阳道。

    “这个主意好,估计下来的时候,我这双腿就废了。”游春晓弯着腰喘气,现在就不想走了,旅游是个苦差事,还不如在电脑上看景。

    “朝阳,这里竟然还有个道观。”彭姜指着左侧道。

    还真是个道观,名字很有意思,叫做浮云观。只是,道观的大门紧闭,并非开放的旅游景点。

    “为什么有道观,我也说不清楚,事先没预习功课。可能原本这里就有道观,虽然后来海角山造佛像,建佛堂,但道家的这块地盘,也要保留吧!”方朝阳道。

    走得近了些,方朝阳看清了道观门前的对联:浮生若梦大道从来无坦途,云开月明修行当自今日始。

    标准的楷书,写得非常有水平,当然,对联的寓意更好,不知道出自哪位大师的口中。

    突然,方朝阳看见道观的大铁门后,有人影闪动,接着,一个黑漆漆的圆孔,出现在铁门的缝隙中。

    是枪口!

    方朝阳大惊失色,快速搂住彭姜和游春晓,直接倒在了地上。

    砰!

    枪声响起,子弹就在身前飞掠而过,如果刚才稍微慢一点,肯定会被打中,至于先打中谁,这可能就难说了。

    彭姜和游春晓都被惊呆了,怎么也想不到,在这种地方,居然还有人开枪。

    “快跑!”

    方朝阳喊了一句,拉着彭姜和游春晓弯着腰就跑,冲到了附近一个卖佛像饰品的移动摊床后。

    “有人开枪啊!”卖饰品的女老板被吓破了胆,不管不顾地朝着山下跑去。

    砰!

    又是一枪,打中了移动摊床,方朝阳的脸色非常难看,他的第一直觉,就是范力涛在这里。

    这时,又有两名男游客从上面下来,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方朝阳急忙喊道:“别过来,快点上去!”

    道观的大门突然打开了,一名戴着口罩的年轻人,突然从里面冲了出来,不客气地又朝着方朝阳这边开了一枪。

    这次距离很近,移动摊床被掀翻了过去,销售滑道的女售票员,发出了一声高亢的惊呼,向后晕了过去。

    就是范力涛无疑,可能是看见附近的人太多,也可能没有子弹了,他冲向了滑道,用枪指着一名工作人员,放下了滑车,坐在里面,急速而下,消失了踪影。

    惊魂未定的方朝阳,急忙拿出了手机,打给尚勇:“大勇,范力涛出现在海角山的浮云观,这个混蛋,还朝着我们开枪。”

    “受伤了吗?”尚勇急切地问道。

    “没有!”

    “他现在在哪里?”

    “坐着滑道下去了。”

    “唉,真不该让你们去旅游,我马上组织警力,去抓住这个狗娘养的。”尚勇大骂着挂断了电话。

    三人这才站起来,彭姜和游春晓的身体都在不停颤抖,脸色异常难看。

    “我没死吧?”游春晓心惊胆寒地问道。

    “没事儿,开枪的那个混蛋跑了。”方朝阳道。

    刚走了一步,游春晓哎吆一声,额头上出现了豆大的汗珠子。

    “怎么了?”方朝阳连忙问道。

    “脚脖子,好像断了。”

    彭姜深呼吸,稳住情绪,将游春晓的长裤小心的挽起来,那里红肿一片,她仔细看了下,说道:“应该不是骨折,只是崴了脚。”

    “回去吧!我来背着你。”方朝阳蹲下身,内心很不好受,游春晓这次受伤,也是因为自己。

    彭姜搀扶着游春晓,伏在方朝阳的后背上,游春晓还在嚷嚷:“让朝阳背着我,这怎么好意思。”

    “得了,你也能走下去才算。”彭姜道。

    揽住游春晓的双腿,方朝阳小心地踩着石阶,保持住身体平衡,一步步朝着山下走去。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