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遵守纪律

    “这是我们第一次看电影吧。”彭姜道。

    “怪我,陪你的时间太少了。”方朝阳歉意道。

    “我平时也很忙,遇到危重病患,加班是常态。”彭姜也找了个借口。

    “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我负责前面这一句,你负责后面,咱们是绝配。”方朝阳笑道。

    “油腔滑调的!不过,朝阳,你好像是变了一个人。”

    “前一段压力太大了,难得释放一下,小姜,你放心好了,订婚、结婚,一样都不会少。”方朝阳郑重道。

    “谁说要嫁给你了。”彭姜笑道,抓起一个爆米花,塞进方朝阳的嘴里。

    “小姜,记得百万签名里,有个叫做涛声依旧的网友吗?”方朝阳问道。

    彭姜微微思索了一下,点头道:“我记得他,头像是个小孩子,人挺活跃的,时不常就跳出来说话,对于苗伊遇害,情绪很激动。对了,余青那次捐款,他还捐了一千,之后加了我好友,没怎么说话。”

    “把他的空间调出来给我看看。”方朝阳道。

    “干什么?”彭姜敏感道。

    “人不可貌相,他就是范力涛。”

    “啊!他隐藏得可真深。”彭姜彻底被震惊了,急忙拿出手机,打开聊天软件,找到涛声依旧,点开后递了过来。

    头像果然是个小孩子,就是找到的那张照片,范力涛的儿子,而个性签名是两句诗: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空间里什么都没有,也可能是早就删除了,但方朝阳注意到,这个聊天号码,正是那个相册空间的密码。

    “没有聊天内容!”方朝阳道。

    “聊过几句,换手机就没了,他向我咨询过,脑瘫儿如何康复,我给了些意见,这种病不乐观的。”彭姜道。

    “那是他儿子,已经没了。”

    “朝阳,范力涛已经被抓了,怎么还关注他?”

    “他还有没交代的重要内容,就怕审不出来。”方朝阳把手机还给了彭姜。

    “他会被判死刑吗?”

    “应该不会,但坐牢的时间也不会太短,可能会换个法官对他进行审判,毕竟,我也是受害者之一,需要避嫌的。”方朝阳道。

    屋内彻底暗了下来,电影正式开始上映,虽然是科幻片,有着炫目的特效,但也有不少生离死别的煽情戏,惹了彭姜哭了好几场。

    回去的路上,方朝阳道:“明天我有一场开庭,后天打算去一趟青山村,好久没去了。”

    “朝阳,不能陪你了,我这边工作刚恢复正常,后天要加班的。”彭姜道。

    “没关系,以前也是我一个人去。”

    “还说,也就我能容忍你,藏着那么多秘密。你摸着良心问问自己,还有谁能像我一样迁就你?哪有咱们这样谈恋爱的,各过各的,几乎没什么交集,如果我任性,那就是不高尚!”

    说着说着,彭姜眼泪又掉了下来,方朝阳心疼地替她擦拭,安慰道:“知道你受委屈了,全都是我不对。等咱们结婚了,财权等全都交给你,任何事情都要经过老婆大人批准。”

    “这还差不多,我会给你零花钱的。”

    “我一个月两千就够了。”

    “想得美,最多五百!”

    “哦,老婆大人供着吃喝,好像五百也够,千恩万谢!”

    彭姜终于开心笑了,两人深情相拥。一直将她送到楼下,方朝阳这才驱车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跟尚勇通了个电话,他还在审讯范力涛,又得知了些情况。范力涛交代,他曾经听说过,刘哥手下的恶势力组织,并非只有于振峰这一支,还有其他人,可能被分配了诸如放贷、走私一类的工作。

    “那个刘哥是一条大鱼。”尚勇嗓子有点哑,却很兴奋。

    “我怎么觉得,危险还没解除。”方朝阳蹙眉道。

    “今后要小心些,单独行动能免则免。”

    “我还打算去青山村呢!”

    “近期应该没问题,毕竟范力涛刚刚被抓,夜魅酒吧被查封,他们也会收敛些。”尚勇道。

    第二天上午,东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审理犯罪嫌疑人严岢,以教唆方式涉嫌犯故意杀人罪一案,因本案涉及未成年人,庭审过程将采用不公开审理的方式进行。

    慕青作为唯一的媒体记者,坐在了旁听席上,放好录音笔,并且支起了相机,参与旁听的人员,都跟双方的家属有关,却也是坐满了人。

    开庭前,方朝阳还是约见了被告人的辩护律师,兴盛律师事务所田云苏律师。何茂林一案,让女律师对这位法官颇有好感,一见面就微微躬身,笑着问了声法官好。

    方朝阳摆手,示意她不必如此客气,跟着询问道:“田律师,被告方可否提供了新的有效证据?”

    “目前还没有,但被告人严岢态度很坚决,不肯认罪。”田云苏道。

    “这个案子你怎么看?”

    “严岢一定有过失,但故意杀人罪的定性还是过了,他毕竟没有直接参与,对于后果的准确预知也差些。”

    “给我的印象,你是名负责任的律师,但有些时候,还是要避免感情用事。”方朝阳道。

    “我知道啊,但受人之托,职业精神告诉我,必须要为被告人全力进行辩护。”田云苏道。

    “这是自然,向你打听个事情。”方朝阳道。

    “请讲?”

    “正闻所的闫泽干什么呢?”

    “呵呵,还能干什么,因为藐视法庭,被司法局判罚,半年内不允许参加庭审,整天喝闷酒。嗯,少不了背后埋怨你。”田云苏笑道。

    “他也是太过分了,长个教训吧,之前,我们的关系还不错的。”方朝阳道。

    “方法官放心,我懂得法庭规矩,不会乱来的。”田云苏认真道。

    “好,那就准备一下,等着看你在法庭上的杰出表现。”

    “不会让法官失望,就怕气坏了公诉人。”

    “没关系,他们早就习惯了。”方朝阳笑道。

    九点整,方朝阳和高亦伟、穆凡三人,正式登上法庭,站在法官席的后方,下方全体起立,保持肃静。

    “请坐下!”方朝阳道。

    “报告审判长,公诉人、辩护人已经到庭,被告人严岢,已经在羁押室候审,庭前准备工作已经就绪,报告完毕。”书记员赵芳芳朗声道。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