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在山上迷路

    海小舟闻言,立刻将手伸进上衣兜里,握住了手枪,目光紧盯着前方。

    范力涛虽然被抓了,但于振峰等人畏罪潜逃,危险依然还在,这种山岭间,恰恰是他们容易藏身的地方。

    还有个例子,朱红丽的男友钱有宁曾经就藏在这里,而于振峰那些人自然也清楚,方朝阳可能会来青山村。

    两人严阵以待,一个黑影出现在校门前,身材不高,看起来是个年轻的女孩,走路踉踉跄跄,身材摇晃得厉害,好像下一秒就要跌倒。

    “朝阳,先别动。”海小舟制止了方朝阳想要起身的举动。

    黑影好像也看到了旗杆下的两个人,努力坚持着朝这边走来,身后并没有其他人出现。

    越来越近了,影像也渐渐清晰,真是个女孩子,头发凌乱,上衣敞开着,还在傻笑,这让方朝阳二人又有了一个推测,精神病人。

    “谁?叫什么名字?”海小舟冷声道。

    “方,方法官,你在这里啊!”女孩欣喜中带着哭腔,还伸手擦了擦眼泪。

    方朝阳感觉这个声音有些熟悉,不顾海小舟的制止,起身向前走了两步,终于彻底看清了,却不禁一愣。

    来人正是女记者慕青,这么晚了,她怎么出现在这里?还搞得如此狼狈。

    “慕记者!”方朝阳连忙搀扶住她。

    慕青哇的一声哭了,哽咽着说不出话来,身体几乎靠在方朝阳身上。海小舟哼了一声,也过来帮着搀扶,到了教师办公室门口,方朝阳点亮了灯,将她扶进去坐下来。

    惨不忍睹!慕青的头发上挂着树叶,衣服敞开是因为扣子都掉了,鞋子上沾满了泥土。

    “慕记者,这是怎么了?”海小舟问道。

    “我,我……”慕青哭着说不出话来。

    方朝阳连忙端来一盆水,让她洗一下脸,随后又把她的鞋子脱下来,双脚居然都是血泡,这是走了多远的路。

    洗了脸,整理下头发,慕青的精神状态这才稍稍恢复,讲出了缘由。

    昨晚,她第一时间将严岢庭审的稿子,发给报社,受到了领导的表扬。今天一早,听说青山村这边正在修路,就想要过来采访,毕竟这也是一件值得宣传的好事儿。

    下午,她到了新华镇,雇了一辆摩托车,来到了施工现场。

    采访到了一位年轻小伙子,名叫海小川,海丰建筑的董事,了解到这条路目前的施工进度。

    听到这里,海小舟不禁笑了,自己这个堂弟还真有运气,难得下来一次,居然就碰到了记者采访。

    慕青说,到了山下,她又在盘山路上继续进行采访,工作进展得很顺利。

    本来,采访任务已经结束,慕青又想来青山村,采访一下当地村民对修路的感受。结果,因为修路,她在山间穿行过来的途中,悲催地迷路了。

    越是着急,就越辨别不清方向,看哪里都一样,手机也没信号,无法跟外界联系,也不能定位。学着野外自救的方法,在树上做些标记,却发现绕了半天,又走了回来。

    慕青就在山上转悠到天黑,更是分不清东南西北,摔倒荆棘丛里,把衣服剐烂,头发也乱了,好在没伤到脸,相机包却丢了,怎么也找不到。

    “再找不到这里,我都以为自己会死在山上。”想到这里,又惊又怕的慕青,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慕记者,你还真是敬业,放心好了,这里的山脉,四周都有村屯,总能走出去的。”海小舟劝慰道。

    “我的相机啊,社里发的,价值九万八呢!”

    “不会丢的,明天一早,我去找村主任,让他安排村民,到山上一定找回来。”方朝阳承诺道。

    “我好饿!”慕青终于笑了。

    剩菜还有,海小舟去了厨房,也不会点火,只能就这样拿来,将就着吃吧!

    慕青也顾不了许多,一顿狼吞虎咽,方朝阳倒是用电水壶烧了一壶水开水,让她暖一暖身子。

    再次端来一盆水,让慕青把脚也洗了,疼得她嘴里直吸凉气,方朝阳又找到学校的医药箱,细心地替她处理了脚上的血泡。

    精神头彻底恢复的慕青,这才想到一件事儿,“海检察官,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不能来啊?”

    “能,在我印象中,好像只有方法官常来。”

    “方法官来给孩子们送文具,顺道看看工程进度,我这次过来,也是这个目的,毕竟这条路是我叔叔投资的。”海小舟傲气道。

    “嗯,这个我知道。”

    “海检察官过来,是想告诉村民,她父亲决定要在青山村无偿投资三百万,用于支持村子的创业发展。”方朝阳接过话茬。

    “这也是新闻,我得记下来。”慕青的目光看向了办公桌,方朝阳制止道:“慕记者,不急于现在,快躺下休息。”

    “我不累,海检察官,是什么原因,让你父亲决定投资青山村?哦,严格说,是捐资。”

    “明天我带你回去,采访我爸,新闻稿上别提我的名字。”海小舟道。

    “好吧,我怎么感觉好像打扰到了你们?”慕青道。

    “没有!”海小舟没好气道。

    时间不早了,方朝阳安排海小舟和慕青就在办公室住,一个睡沙发,一个睡折叠床,正好也是个伴。

    “朝阳,你住哪里?”海小舟问道。

    “还有教室,也能住的。”

    “没有被褥,会冻感冒的。”

    “没关系,只是将就一晚,你们快休息吧!”

    看星、赏月、聊天的时光提前结束,大家各自休息,方朝阳躺在拼起的课桌上,这一晚还真就没睡好。

    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起了姐姐,莫名地替她担忧,真不知道,她的日子到底过成了什么样子。

    第二天,刘月晴早早地赶来,却发现办公室睡着的不是方朝阳,而是记者慕青。

    随后,她又在教室里看见了方朝阳,心疼得不得了,看方朝阳醒了,不禁埋怨道:“朝阳,没地方住,就去我家,这里睡着多不舒服!”

    “没关系的,昨晚慕记者来了,她在山上迷路了。”方朝阳道。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