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守住底线

    严孟伟的父亲被判刑,母亲这个监护人自顾不暇,也形同虚设,以至于现在跟心理医生住在一起,没有更好的办法来控制和引导这个孩子。

    跟尚勇通话结束没多久,程立雪也来了电话,她已经通知了严孟伟的母亲孟香玲,一旦发现孩子的行踪,立刻通知她。

    “方法官,我再等一天,如果他没回来,也没联系,就去东安一趟。万一遇到这孩子,我跟他还能说上话。”程立雪道。

    “程医生,这太麻烦你了。”方朝阳道。

    “不,孩子是从我这里跑的,我有责任,另外,关键时候,他会听我的话,决不能让他再犯下案子。”程立雪坚持道。

    “非常感谢,到时我安排你的住宿,费用都算我的。”方朝阳客气道。

    “不用,这笔费用我还能承担的,你多注意安全才是。他会上网,也许能搜到你的相关信息。”程立雪拒绝了。

    “程医生,辛苦你再去搜集下他的线索,比如,在那边认识的朋友,有没有喜欢光顾的书店小吃店等。”

    “一会儿我就去辅导班看看,或许他会跟同学说了些什么。”程立雪也想到了这一点。

    “来了后,给我电话。”

    “好的。”

    开上车子,方朝阳直奔清水家园,联系过彭姜,此刻,她已经收拾好了,正在小区门前笑吟吟地等着。

    上车后,彭姜看见方朝阳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不禁噘嘴道:“朝阳,你不想带着我?”

    “当然不是,跟你一起出去,路上也有说话的。”方朝阳道。

    “那怎么还不高兴?”

    “别胡思乱想,严孟伟可能从百泉市回来了。”

    “哪个严孟伟?”彭姜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是个不满十四周岁的孩子,几个月前,他使用一柄裁纸刀,把同学给杀了,因为年龄不够,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

    “我想起来了,他父亲被判了无期徒刑,你担心他会跑丢了?”彭姜还是没想到关键问题。

    “他不是小孩子,丢不了,在案子没审之前,这孩子就放出口风,如果他父亲被判刑,就要报复。案子是我判的,他第一个针对的目标就是我。”方朝阳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他,可能,会杀你?”彭姜简直不可置信。

    “也许会吧!”

    “可是,他年纪这么小,能实施成功吗?”

    “不能小瞧他,杀了那么多动物,还有一条人命,他非常擅长使用裁纸刀。”

    “朝阳,你这是什么工作啊!不行辞职算了,我记得你说过,还有个被判无期的罪犯,也说出狱后要报复你的。”彭姜郁闷地拍了脑门。

    “那个要许多年之后,只怕出来也没那个心思了。严孟伟是个不受法律控制的,很危险,我还担心,他会攻击别人,都是他那个混蛋父亲惹得祸。”方朝阳道。

    “不行的话,你去我家住吧,或者,去新房也行,快重新装修完了。”彭姜道。

    “再说吧,他也未必能摸到家门。”方朝阳没同意。

    你?彭姜瘪瘪嘴,还是忍住抱怨的话,却微微叹口气。

    照例,还在新华镇的那家小饭店吃了饭,老板娘没说什么,暗地里却觉得方朝阳的作风有问题,总是换女朋友。

    一周的时间,路又向前延伸了一大截,彭姜不无感慨,有钱就是好,在她看来,至少能让身边的这个男人很高兴。

    “用不了一个月,青山村可能就通路了,到时候,我们就能直接开车进村。”方朝阳在山下停下车,看着盘山路,很是开心,暂时忘记了严孟伟带来的烦恼。

    “朝阳,我真想也捐点钱。”彭姜道。

    “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大可不必,捐款的事情总是要量力而行。总得说来,海小舟的家族还是不差这些钱。”方朝阳道。

    “可我觉得,什么都帮不了你。”

    “你在我身边,相信我,支持我,这些就足够了。”

    护林员老李帮着看车,方朝阳带着彭姜,又走上了那条山路,下午两点多,再次来到了朝阳小学。

    朝阳叔叔来了,孩子们很开心,方朝阳又跟他们在一起打篮球,奔跑在操场上。

    彭姜和刘月晴也熟悉,坐在一起聊天,不免问起了上周的情况。刘月晴知道彭姜想要了解什么,也没隐瞒,慕青记者确实来了,还在山上迷路,并且丢了相机,全村人都知道这个情况。

    方朝阳睡在了教室的桌子上,海检察官和慕记者住在办公室里,第二天,慕记者因为受伤,行走不便,是被村民给抬出去的。

    刘雨晴还讲述了慕青被放在担架上窘迫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彭姜也跟着笑,她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埋怨自己太多心了,男友是个能守住底线的好男人。

    闲暇之余,彭姜又给孩子们逐个检查了身体,除了几个患有龋齿的,并没有发现其它毛病。

    打不通手机的青山村,会让人暂时忘记繁华世界,当夜色来临,一切都变得无比安静,只有皎洁的月光,洒满了大地。

    “朝阳,苗伊的案子还没查清吧?”彭姜依偎在方朝阳的肩头,轻声地问道。

    “还不知道要查到什么时候,这是迄今为止,我见到的最复杂的案子。”方朝阳道。

    “也许是拖得时间太长了,群里竟然也很少人再提起。”彭姜道。

    “朴素的公义心,无可厚非,但还是要相信司法机关,一定能把案情查个水落石出。对了,庄主任最近去家里了吗?”方朝阳打听道。

    “来过一次,坐了坐就走了,也没吃饭。呵呵,他啊还担心咱们婚礼上,自己不受欢迎呢。一家人,何必计较那么多!”

    见方朝阳没说话,彭姜疑惑地问道:“朝阳,你打听舅舅干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不想再碰见他。”

    “别记仇啊,我只有这一个舅舅,他对我也蛮好的。”彭姜皱紧眉头,沉默片刻,还是没忍住,嘟囔道:“朝阳,人家都说男方迁就女孩子,可我总是为你让步。总不能为了你,连舅舅都不认了吧!”

    “我知道你为我付出很多,好了,难得出来,不说这些了。”方朝阳岔开话题,又问起了医院的情况,彭姜说,她工作很努力,年底的奖金可能会少一些,但总归会有的。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