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医生的担忧

    不能怪彭姜总关注这笔年终奖,去年,彭姜这个职位的医生,奖金有六万多,并不是小数目。

    “朝阳,其实你不上班,我也能养得起你。”彭姜认真道。

    “呵呵,不工作那就是耗费社会资源,再说了,我也热爱法官这一行。”方朝阳笑道。

    “你那工作太得罪人了,不比我们医生,一旦治好了病,家属们总是千恩万谢的。可你呢,原被告总有一方会觉得不公平。”

    “也许你说得对,但我追求的,只是问心无愧。”方朝阳道。

    山村的夜晚已经变得有些寒冷,刘月晴关切地铺了两个电褥子,有人陪伴的夜晚,方朝阳并不觉得寂寞,睡得格外深沉。

    第二天上午,村主任黄早发来到了学校,交给方朝阳一个手写的创业策划书,希望能帮着参谋一下,究竟哪个项目更靠谱。

    方朝阳满口答应,留下资料后,又让黄早发整理一份青山村的详细资料,多少人口,多少劳力,面积多大,可用耕地有多少,具体的地形地貌、无霜期多长等等。

    资料村部有现成的,黄早发颠颠地跑回来,很快取来一份,又交给方朝阳。

    “黄主任,不要着急,等我找专家论证一下,看看那个项目可行,一定要成功。”方朝阳郑重道。

    “拜托,我们也不想让人家的无偿投资,打了水漂,让青山村失去了发展的机会。”黄早发恳切道。

    “等钱到了,要好好规划,开源节流,大家再坚持一段苦日子,只有项目盈利,才是真正赚了钱。”方朝阳道。

    “我懂!一定不会糟蹋每一分钱。”黄早发拍着胸脯保证道。

    方朝阳暂时放心下来,其实他也怕海小舟家的这笔投资,没有起到效果,要真被老百姓们给分了,即便修了路,也改变不了青山村贫穷落后的状况。

    也没吃午饭,方朝阳和彭姜重新踏上山路,拉着手回到山的另一边,开上车,返回东安市。

    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两人都饿坏了,正在找地方吃饭,方朝阳的手机响了起来,显示的号码是程立雪。

    “程医生。”

    “我到东安了,方法官,方便见一下吗?”程立雪问道。

    “好,你在什么地方,我去接你。”方朝阳答应道。

    “火车站。”

    “好,你先等我下,很快就到。”

    挂断手机后,彭姜苦着脸问道:“朝阳,又是谁啊,能不能吃完饭再说?”

    “严孟伟的心理医生,小姜,我知道你饿了,再忍一下,接上人正好一起去吃饭。”方朝阳调转车头,直奔火车站的方向。

    “她不是在百泉市吗?”彭姜道,她之前从方朝阳的口中,也听到过这名医生。

    “严孟伟一直她照顾着,如今人跑了,她也就追过来了。”

    “还真是负责任。”

    “这样的人不多,她完全是无私付出,希望严孟伟也能体谅她的一片苦心。”方朝阳道。

    在火车站的路边,方朝阳看见了程立雪,一身浅白色的西装,戴着金边眼镜,神情中却颇有几分焦虑。

    “程医生,快上车吧!”方朝阳亲自下车拉开车门。

    对于方朝阳的君子风度,程立雪嘴角上扬笑了,上车后,才发现前排还坐着一名年轻漂亮的女孩子。

    “你好,我叫程立雪。”程立雪主动伸手过去。

    “我叫彭姜,朝阳的女朋友。”彭姜浅浅地握了一下。

    “呵呵,你们都是医生,只是所学的专业不同。”方朝阳笑道。

    “哦,彭医生学什么的?”程立雪忙问道。

    “我在市医院内科工作。”

    “我是一名心理医生,本来也可以进医院精神科的,但觉得时间打理不开,就自己开了个心理诊所。”程立雪道。

    “真让人羡慕!”

    “哪有你们省心!”

    两个女孩彼此说着客气话,方朝阳发动车子,进入市区后,找了一家不错的餐厅,三人一起走了进去。

    彭姜在程立雪面前,显得有些拘谨,这名心理医生来头不小,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又是医学、心理学的双料博士,不是她这种学历能比的。

    程立雪虽然三十出头,但气度不凡,带着一种知性美,举手投足之间,更是优雅得体,落落大方。

    “方法官,你们也没吃饭?”程立雪问道。

    “从青山村刚回里,路还没修通,走了很远的山路。”方朝阳道。

    “哦,早就听说,方法官情系青山村,看来不假。彭医生,你也跟着去了?”程立雪问道。

    “去了,怕朝阳一个人太闷。”彭姜点头道。

    “向你致敬,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份毅力。”程立雪道。

    “我其实去的不多,工作太忙,不好请假。”彭姜有些脸红,她去青山村的目的并不单纯,只是跟谁也不能说。

    “能看得出来,是一个好姑娘,方法官真有福气。”程立雪又赞道。

    “呵呵,我也觉得自己的眼光不差。”方朝阳笑道,等于也在赞赏彭姜。

    彭姜含羞地低头,惹得程立雪大笑,在她看来,医生们的心理承受能力很强大,而彭姜显然不是这样,因为男朋友在身边的缘故吧!

    饭菜很快上来了,三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方朝阳还是问到了严孟伟,并没有避讳彭姜。

    “他跟武术班的一个关系较好的同学说,最近要去办一件大事儿,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程立雪带着忧虑道。

    “他口中的大事儿,也许就是攻击我!”

    “很可能,那名同学还记得,他在网上搜索法院的消息,只不过刚看了一眼,严孟伟就避开了,关闭了网页。”

    “真希望他能尽早露面。”方朝阳道。

    “朝阳,你还真盼着他来害你?”彭姜着急了。

    “他手里只有五百块钱,总会花光的,没钱了,难保他还会干出其他糊涂事儿来。”方朝阳道。

    “我也担心,下车前还跟他母亲通了电话,严孟伟从未跟她联系过,她也没什么办法,做母亲到了这个份上,真是失败。”程立雪遗憾地摇头。

    “那就让公安部门赶紧找到他,把他给抓起来,遍地都是监控探头,找个人很难吗?”彭姜焦急道。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