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无奈接受

    “小姜,严孟伟不是在逃的通缉犯,而且,也不能为了他一个人,占用太多的公共资源和警力资源。”方朝阳道。

    “可是,他在威胁你的安全。”

    “没有证据,再说了,警方在实际操作中,也很少会把单纯的恐吓者抓起来。”方朝阳摇头道。

    “还有一种操作方式,她母亲可以选择报案,儿子走失了,动员全社会的资源帮忙寻找。”程立雪出了个主意。

    “不,这种情况下,不能再进一步逼迫严孟伟,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他有杀人的前科,被公众得知,会造成恐慌。”方朝阳不同意。

    “唉,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该怎么办啊!”彭姜唉声叹气。

    “你们同居了吗?”程立雪突然问道。

    嗯?方朝阳一愣,这跟此事有什么关联吗?正想着该如何回答,彭姜立刻红着脸说道:“当然没有。”

    “彭医生,我有个办法,正想跟你商量,就怕你不答应。”程立雪道。

    “怎么还需要我答应?”彭姜一头雾水,心里却越发的不安。

    “严孟伟身上只带了五百块钱,即便省吃俭用,也花不了太长时间,他策划的行动很快就会展开。他能攻击方法官的最佳地点,就是小区的楼下,我想住进方法官的家里,每天接送他上下车,确保安全,我有信心到时候能阻止他。”程立雪道。

    彭姜怔住了,吃惊地看着程立雪,她,居然想跟男友一起住,听起来,理由还非常恰当。这已经是第二个入住男友家的女孩子了!

    “程医生,这不太好,严孟伟是个孩子,只要我小心点,他未必能攻击到我。”方朝阳连忙替彭姜拒绝了。

    “他虽然年纪不大,但身手很好,有丰富的杀戮经验,即便他的个头够不到你的脖子,但还有大腿动脉,只有一刀得手,以大动脉的出血速度,马上送医院都来不及。”程立雪认真道。

    彭姜是医生,自然清楚人体哪里最薄弱,听到程立雪的分析,身体不由紧张地抖了一下,没错,只要割断腿部的大动脉,同样也能很快造成死亡。

    之前皮卡卡住在方朝阳的家里,是为了抓捕范力涛,给彭姜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困扰,她只能告诉自己,要相信自己的男友,不会做出格的事情,可心里终究是不好受的。

    皮卡卡看起来还很单纯,后来,彭姜还跟她成为好朋友。

    而面前的这位心理医生,成熟、睿智,姿色不俗,这反而让彭姜更加担心,她如果隐瞒了什么,外人是绝对看不出来的。

    “我可以在里面穿上皮裤,或者是棉裤,裁纸刀未必一下能割透。”方朝阳道。

    “方法官,你难道非要挨上一刀吗?”程立雪问道,也有些不太高兴,又说:“我到现在都没找男朋友,自信还是非常洁身自爱的。”

    “程医生,我们没有别的意思,朝阳的家里,实在太小了,住着也不太方便。”彭姜找到了一个借口,说得却很勉强,她当然不想方朝阳出事儿,爱情和生命相比,显然后者更重要。

    “那就这样吧,抓紧在方法官的小区,找一个短租房,不瞒二位,严孟伟决不能再犯错,那样的话,他就再也无法回头,一生就彻底毁了。”

    程立雪态度很坚决,此行过来,不光是为了保护方朝阳,也是为了朝夕相处多日的严孟伟,她当然不希望这个孩子铸成大错。

    “程医生,那就麻烦你,多照顾下朝阳,我没问题,相信他也相信你。”彭姜终于下定了决心。

    “我……”

    方朝阳刚想表示不同意,就被彭姜给打断了,“朝阳,人家程医生图什么,你就别想那么多了,安全第一。”

    “那好吧!”方朝阳终于点了点头,程立雪是严孟伟的心理医生,对他最为了解,关键时刻,一定会有办法制止严孟伟的危险举动。

    “我想,最多一个星期,如果这段时间严孟伟还是没有现身,那情况就复杂了,他可能去了别的地方,彻底失控。”程立雪道。

    一顿饭,三人各怀心事,都没怎么吃好。出了饭店,方朝阳先把彭姜送回了家里,随后带着程立雪,回到了自己的小屋。

    程立雪有备而来,行李箱很大,进屋后,四下打量了一番,屋子虽然很小,却很干净,说明这位法官,即便在家里,也保持着良好的习惯。

    “程医生,委屈你了,屋子小了些,小区环境也一般。”方朝阳客气道。

    “我知道,你把钱都捐了,否则,一定能买得起大房子。”

    “再大的房子,睡的也只是一张床,我觉得这样就很好。”

    “呵呵,境界很高,我达不到。”

    程立雪说,她在百泉市的房子,是二百平的三居室,办公室也有二百平,租金每年三十万,还有一位助理,平时帮着打点。

    这才是真正的有钱人,自己跟人家比,小巫见大巫了,方朝阳羡慕不来,连忙去收拾床铺,未来一段时间,他又要睡沙发。

    “竟然还有一床新被子。”程立雪笑道,也不推让,顺理成章地就打算睡在大床上。

    “以前买的,家里偶尔也会来客人。”方朝阳没解释太多,这床被子是给皮卡卡买的,她完成任务离开,也没带走。

    程立雪也来帮忙,看起来似乎有些洁癖,将床单上的每一个褶皱都扯平了,这才算完。

    跟着,她打开行李箱,取出了一套睡衣,进入了卫生间,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方朝阳去了一趟青山村,他也是要洗澡的,一边看书一边等待。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快晚上十一点了,换上睡衣的程立雪,才从卫生间出来,第一时间便找到眼镜带上,然后站在镜子前,仔细梳理着湿漉漉的头发。

    方朝阳这才进去洗澡,十几分钟后出来,却看见程立雪依然在梳头发,态度一丝不苟。

    方朝阳也需要梳理下头发,继续看书等待,然而又是一刻钟过去了,程立雪还在重复同一个动作,不由好奇问道:“程医生,你这是打算,要把梳干头发吗?”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