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创业项目

    正在四处打量,海小舟的车开了过来,方朝阳这才出了门,坐进车里,随即说道:“小舟,掉头朝那边开。”

    “农业推广中心不在那个方向?”海小舟疑惑道。

    “我好像看见了严孟伟!”

    “这个熊孩子,光知道捣乱,看我逮着他,不踢他屁股。”海小舟埋怨着,将车子掉头,朝方朝阳所指的方向开了过去。

    一条街开到了头,也没有发现可疑的身影,海小舟不禁道:“朝阳,别这么疑神疑鬼的,这可是光天化日之下。”

    “严孟伟有恃无恐,只要能对我下手,他不会在意什么时间和地点。”方朝阳道。

    “有关青少年保护的法规,应该调整一下了,现在的孩子都成熟得早,这种事情确实拿不出太好的措施来。”

    “不能怪孩子,家长和学校,甚至整个社会,都要做好对青少年教育引导工作。”方朝阳摆手道。

    东安市农业推广中心,位于郊区,占地面积不小,有着一栋五层小楼,配套的还有实习基地。

    来之前,方朝阳跟中心主任伍昌平通过电话,他表示下午会在办公室等着。

    停好车后,两人按照规矩登记,随后在一名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位于五楼的主任办公室。

    伍昌平五十出头,有些秃顶,一看到方朝阳和海小舟进来,连忙热情地过来握手,又让职工端来了茶水。

    “伍主任,非常感谢百忙之中的招待。”方朝阳客气道。

    “方法官这么做,都是为了青山村的发展,这份爱心,值得我们学习。”伍昌平感慨了一句,又说:“很希望我们推广中心,也能出一份力。”

    “呵呵,市场销售方面,伍主任也要帮助指一条路。”方朝阳笑道。

    “好办,农产品批发市场那边,我能说上话。”伍昌平答应道。

    聊了几句后,方朝阳拿出黄早发的那份策划书,同时还有青山村的地理情况,一并交给伍主任过目。

    很仔细地看了一遍,伍昌平又拿起桌上的电话,打给中心的两位技术专家,让他们也到办公室里来一趟。

    随后,五人就在办公室里,就青山村想要开展的项目,展开了讨论。

    养殖林蛙是海小舟看好的项目,因为环境变化的原因,林蛙的数量逐年减少,而这是一种美食,餐桌上供不应求,林蛙油的价格更是逐年攀升。

    两位农业专家却对此持否定意见,青山村的环境可以养殖林蛙,问题就在于,百姓们对于养殖毫无经验,一旦出现差错,失败的概率会非常高。

    伍昌平则倾向于培植食用菌,农业推广中心并不缺少相关的菌种,可以对此进行专门的指导,但此事也被一位专家给否定了。

    道理跟养殖林蛙差不多,百姓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培养过程又是个细心活,对温度和湿度都有很高的要求,一不小心,结果还是失败。

    种植果树可行,但周期很长,不会马上看到效益,最终能选择的项目,似乎只有蔬菜种植。

    “种菜有很强的时效性,采摘那几天卖不出去怎么办,再说也赚不了多少钱吧?”海小舟皱眉道。

    “绿色蔬菜还是很有市场的,青山村的腐殖土比较丰富,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不需要特别施肥。另外,光照时间充足,有利于蔬菜生长,到了冬季,还可以建造塑料大棚,保证一年四季都能种植。”一名专家道。

    “种植普通的蔬菜,当然收益不高,可以选择种植娃娃菜、蒲公英、紫甘蓝等,在市场上都能卖出不错的价格。”另一名专家也表示赞同。

    “好吧,那就让百姓们先种菜,等有了收益后,再研究别的项目。”海小舟答应道。

    “同时还可以种植果树,三四年后,就会产生收益。”伍昌平道。

    “伍主任,好人做到底,给青山村安排个技术人员,薪水方面,就由村子里负担。”方朝阳道。

    “呵呵,这个没问题,技术指导,也是推广中心的工作内容之一。”伍昌平笑着答应道。

    研究了一个下午,就青山村的发展项目,初步达成了一致意见,先从小事做起,种植特色蔬菜,等百姓们习惯了创业,再视情况增加。

    方朝阳邀请伍主任和两位专家一起吃晚饭,被婉言拒绝,方法官已经为青山村拿了不少钱,不能再破费。

    回去的路上,海小舟道:“朝阳,看来,我的这笔钱也要很快到位才行。”

    “我可没逼你。”方朝阳笑道。

    “你表现得这么积极,就是一种逼迫的方式。”

    “是青山村的百姓着急,他们穷怕了,努力要抓住这次机会。但这也是我希望看到的,而不是发现问题,却不知道改变。”

    “好吧,这周我跟你再去一趟,把捐款落实了。”海小舟承诺道。

    “谢谢财神爷。”

    “少来了,先保证好自己的安全吧!被一个孩子追得焦头烂额,可真给系统丢人。”海小舟翻了个白眼。

    回到法院,还没到下班时间,方朝阳回到办公室又忙了一阵子,这才开上自己带着划痕的车,返回家里。

    程立雪依然在小区内等着,这几天,她到是跟那些遛弯的大爷大妈混熟了,一直在打听关于严孟伟的线索。

    “朝阳,小伟出来快一周了,我真的很担心,他会做出傻事儿来。”一边上楼,程立雪担忧地说道。

    “我总不能等在院子里吧!”方朝阳道。

    “那当然不行,危险常常就在几秒钟内发生。”程立雪听出方朝阳的情绪,连忙说道。

    “钱花光了,他会有动作的,这孩子的性格也真是够执拗。”方朝阳道。

    “都是他父亲造成的,原本一个积极上进的学生,这股劲头用在学习上,他就是被老师疼爱同学羡慕的学霸,可是……”程立雪说不下去,今天,她把附近都走遍了,打听了不少人,并没有发现严孟伟的踪迹。

    这恰恰是她最担心的,一旦严孟伟计划失败,离开了东安市,流落到社会上,就很可能会被坏人利用,那是一条不归路。

    现在的严孟伟年纪还小,可以回头,一旦过了十四周岁,再犯下错误,就必须接受法律的惩罚,等待他将是牢狱生活。

    “程医生,你做得够好了,胜过他的母亲。”方朝阳道。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