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不会拥有

    有些媒体记者移动了下位置,为的是将镜头能够更清晰拍摄到裘大力的整张脸,就是这张看似憨厚的脸孔,却犯下了如此罪孽深重的罪行。

    朱红丽设计将裘大力套住,这是苗伊案的起因。但是,裘大力接下来的行为,却跟他的个人选择有关,回头一切可解,而继续沿着错误的路走下去,那就是深渊。

    “我当时觉得杀了人,脑子里空空一片,朱红丽却说,还是救孩子要紧,一个人渣死了也没什么。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我们随后离开了月牙湖,还是我把朱红丽送回到出租房里,清水家园。”裘大力道。

    接下来,裘大力沉默了足有两分钟,才接着说道:“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看新闻,却没发现月牙湖出现的浮尸,又问朱红丽是怎么回事儿,她说她安排朋友替我处理了,不用担心。但我还是害怕,朱红丽的手里,毕竟有我杀人的证据,再后来,她告诉我,房产抵押贷款的事情黄了,不过,只要我肯做一件事儿,就给我三十万,而且是现金。”

    这是买凶杀人,如果朱红丽没有跳楼身亡,迎接她的一定将是最严厉的法律惩罚。

    而裘大力的问题也非常严重,他既然觉得自己杀了人,非但没有悔过之心,为了自己的家庭,为了儿子,却选择了一错再错。

    “三十万能够救我儿子,我答应了,她说这才说明,让我去撞死一个人,必须撞死,否则,后果会非常严重。我还是答应了,反正之前也杀了人,破罐子破摔,就不怕再杀第二个,更何况,我真的非常需要钱。”裘大力道。

    场内很安静,大家都清楚,接下来裘大力讲述的事实,会非常残酷而冷血,那段监控视频所拍摄下来的场景,让人每看一次,都会觉得异常的触目惊心,后怕不已。

    “我开始喝酒,不喝酒就睡不着,这是司机所不允许的。朱红丽提前给了我那笔钱,三十万现金,我藏在了家里,终于到了那天,朱红丽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市医院门前,目标是一个穿着红色紧身裙的女孩子,开着一辆保时捷。朱红丽还说,这人也是坏透了,坏事做尽,可又十分狡猾,法律拿她没办法,我这么做,也等于为民除害。”

    听到这里,大家对这名跳楼死去的酒吧女朱红丽,仅剩下的一丝同情心也消失殆尽,为了达到杀人的目的,她竟然如此评价苗伊,简直丧心病狂。

    可怜的苗伊,完全毫不知情,一张罪恶的大网已经悄悄地准备好了。随着裘大力车子的发动,她最终也没能走过那条通过医院大门的斑马线,也没能见到爷爷最后一面。

    “果然,保时捷开了过来,这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开上的豪车,就贴着我的车子开到了里面。我看到了里面的那张脸,真漂亮,跟这辆车一样,我这样的人,是不会拥有的,只能幻想。她下了车,拿着小包从我的车前走过,她看到了我,却发现我正在看她,就翻了个白眼,她根本瞧不起我。是啊,像她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看上我,多看一眼都觉得反感。想到患病急需治疗的儿子,我打消了放弃了想法,就在她走到斑马线的那一刻,我快速发动车子,撞了上去。直接将她撞倒之后,我又想起朱红丽的话,必须撞死,于是,从后视镜里瞄准方向,将车又倒了回来,压过了她的脖子,我觉得,她的头都要掉了。”裘大力道。

    “你这个恶魔,我死都不会放过你,我可怜的女儿……”凄厉的声音从法庭上响起,那是蓝雨荷发出来的。

    蓝雨荷疯了一般,从旁听席上冲向了裘大力,苗乐时怎么都拉不住,因为距离比较近,蓝雨荷避开了法警的阻拦,伸手掐住了裘大力的脖子。

    这是一个母亲无法抑制的巨大愤怒,在这一刻,她的心里的念头只有一个,要为女儿报仇。

    方朝阳急忙敲下了法槌,高声道:“蓝女士,马上松手,不得破坏法庭秩序。”

    “不,我要杀了他!”

    两名法警用力拉扯蓝雨荷,那双手竟然很难掰开,裘大力被掐的脸都涨红了,但他并没有做出任何反抗的举动。

    终于,法警费力将那双愤怒的手强行拉开,而蓝雨荷依旧怒骂不止,突然瘫倒在法庭之上,彻底昏了过去。

    “将蓝女士送上救护车。”方朝阳道。

    为了预防今天庭审的突发状况,救护车就停在外面,医护人员立刻奔了进来,将蓝雨荷抬上担架,快速带离了法庭。

    苗乐时跟在后面,将妻子送上了救护车,他却没跟着去医院,折返回来,重新坐在旁听席上。

    他想要坚持到最后,听到法庭对裘大力的最后审判。

    裘大力的脖子上,已经出现了几道深深的血痕,并没有真正流血,不需要特殊处理,他的脸色一片惨白,身体也在颤抖,他为自己的恶行引起愤怒而恐惧,可是,没有人可怜他。

    “刚才出了些状况,不影响庭审,大家保持肃静,庭审继续进行。”方朝阳敲下了法槌。

    “你们就不该阻拦,让她掐死我算了。”裘大力突然大声道。

    “到了这里,必须接受法律的审判,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方朝阳冷声道。

    裘大力看着上方的方朝阳,微微叹了口气,闭上嘴巴,再次低下了头。如果说,他曾经还有那么一丝轻判的幻想,现在彻底没有了。

    “现在,公诉人可以询问被告。”方朝阳道。

    苑丹早就等着这一刻,她立刻起身问道:“被告人裘大力,详细说明一下,究竟什么时间,又在什么地方,你拿了朱红丽的三十万现金?”

    “我杀害苗伊三天前的一个中午,我接到朱红丽的电话,去了清水家园,就在她出租屋的楼下,她递给我了一个黑色塑料袋,沉甸甸的,我是在车上打开的,里面是现金,而且都是旧钞。”裘大力道。

    “你是否现场清点过?”苑丹问道。

    “没有,离开后将车开到没有监控的地方,才清点了一遍,就是三十万。”裘大力问道。

    “你为什么不现场清点,不担心朱红丽会骗你吗?”苑丹问道。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