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依然触目惊心

    下午一点三十分,方朝阳等三人准时来到法庭坐下,旁听人员以及媒体记者已经先一步赶来,自发保持肃静,等待着庭审继续进行。

    “下面继续开庭,带被告人裘大力入庭。”方朝阳敲下法槌,郑重宣布道。

    很快,裘大力又被带了上来,看起来气色更差了,走路的步伐也有些摇晃。应该是中午并没有吃饭,也吃不下。

    他曾经认为,自己为了儿子杀人,做了件很伟大的事情。可是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因为犯下的罪行,被整个世界唾弃并抛弃了。

    “被告人,你坐下吧!”方朝阳道。

    “好!”裘大力点头,坐在了椅子上,缓缓看了看四周,继而又低下了头。

    “下面进行法庭举证质证。首先由公诉人就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向法庭出示证据。”方朝阳道。

    这次,李春雷起身,向法庭出示那段关键性的监控视频,值庭法警接过去之后,经过审判长的同意,将其在投影电视上播放。

    蓝雨荷还在医院,苗乐时已经赶来,他立刻低下头,不忍再看一遍。

    视频上,一辆红色的保时捷跑车,沿着笔直的道路,缓缓开到东安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门前,继而右转停在路边的停车场上。

    车上下来一位身材高挑的美女,二十出头的样子,穿着火红色的紧身裙,波浪长发随风飘动,洋溢着青春的活力。

    这是苗伊的最后影像,尽管离得较远,但依然能感受到,她作为年轻企业家的那份自信和从容。

    下车后的苗伊,拿着精致的坤包来到路边,恰好绿灯亮起,于是,她优雅地迈着步子,走上了通往对面的斑马线。

    可是,苗伊到底没能到达对面,停车场上的一辆小面包货车突然发动,迅速地冲向了她。

    苗伊先是被车撞倒,跟着又被无情地碾压在车轮下,坤包则被甩在了马路上。

    车子无情地在苗伊胸前开过去之后,跟着又倒了回来,左侧两个车轮,接连碾压在她白皙的脖颈上。

    死不瞑目,苗伊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圆睁着,被碾压的脖颈,汩汩流出鲜血,在明亮的阳光下,格外惊心而又刺目。

    车上下来一位中年司机,模样普通,穿着工作服,正是坐在被告席上的裘大力,他很平静,看着濒死微微抽搐的苗伊,取出一支烟,点上,吐出长长的烟雾。

    媒体记者只是将镜头扫过大屏幕,并没有将这段视频通过网络传送出去。事实上,这段视频因为太过残忍血腥,早已被各大网络服务商所屏蔽,已经找不到了。

    但是,最早被公布的那段视频,还是被网友大量转发,并且暗自下载收藏。而泄露视频的那名工作人员,因为违反工作纪律,已经被开除。

    尽管在场的许多人,都看过这段视频,但是再看一遍,依然无法抑制内心的愤怒,一片嘘声过后,跟着就是向身边人咒骂裘大力。

    “保持肃静。”方朝阳不得不强调。

    场上安静下来,但大家都把愤怒的眼神投下裘大力,恨不得能用眼神杀死他。

    裘大力的这种行为,不光是光天化日之下公开杀人那么简单,某种程度上,他在挑战社会公共秩序,让每一个人走在路上,都失去了安全感。

    检方已经将这段视频,整理成了文字资料,李春雷很不情愿地念诵了一遍,用文字的方式,又呈现了一遍视频的内容。

    “请值庭法警将书证交给被告人看。”方朝阳道。

    值庭法警从李春雷的手里,接过那份整理的视频描述,放在裘大力的面前,他却一直低着头,并没有看。

    “被告人裘大力,你看一下证据。”方朝阳道。

    “看了!”裘大力道。

    “不,你根本没看,必须阅读一遍。”

    裘大力这才探身去看那份证据,额头上却也出现了细密的汗珠,案发现场,他也许并不觉得害怕,但事后,他也不愿回忆这一过程。

    “看清楚了吗?”方朝阳冷声问道。

    “看,看清楚了。”

    “下面请将这份书证,交给辩护人查看。”方朝阳道。

    值庭法警又交给了田云苏,刚才的视频,已经让她感到了莫大的视觉冲击,只是简单过了一遍内容,便表示看过了。

    最后,这份证据被呈现在法官席上,方朝阳三人也看了一遍,不得不说,文字所描述的内容,远不如视频影像给人造成的冲击更强烈。

    三人相互点头,表示看过后,这份书证又回到了李春雷的手里。

    “被告人裘大力,你对这份证据有异议吗?”方朝阳问道。

    “没有!”裘大力小声道。

    “声音大一些。”

    “没有!”

    “辩护方对这份证据有异议吗?”方朝阳转头看向了田云苏。

    “没有异议!”田云苏点头道。

    并非田云苏没有尽辩护律师的责任,这份视频证据,非常完整,任何一名律师在这里,也找不出任何破绽来。

    裘大力利用所驾驶的车辆,在街道上公开杀人,证据确凿,无法抵赖。

    跟着,李春雷又出示了几分证据,来自于旁观案情发生的几位路人,他们都亲眼目睹了这残酷的景象。

    对此,裘大力也没有异议,田云苏倒是很仔细地看了一遍,几份证言可以相互佐证,挑不出任何纰漏,也只能表示没有异议。

    李春雷继续出示证据,警方对现场的勘测记录,更为准备地推断出汽车的行进路线,当时的速度,以及产生的撞击力等。

    当时,裘大力的车速并不算太快,但也足以将人撞倒,受到轻伤,而接下来的两次碾压,尤其是倒退的那次碾压,才是苗伊致死的最主要原因。

    上述的这些证据,已经证实,这绝不是交通肇事,而是利用车辆的一次杀人行为,性质极其恶劣,手段非常残忍。

    裘大力对这些证据,都表示无异议,在内心深处,他根本就不想争辩,只盼着庭审赶紧结束,听到最后的宣判结果。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