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荼蘼

    “夫人,真的要这样吗?三小姐真的不能留下吗?”许嬷嬷看着怀里刚出生的粉嫩的婴儿,她心里真的不忍心那么做。

    “能留下,我怎么会如此狠心!送她出去,才是给她一条活路。留下了,她十岁就被送庵里做姑子,我才是害了这个孩子啊!”李玉哭泣的说道。

    谁能比她痛心,同一天她失去了两个亲生的孩子。

    儿子死的是意外,怎么可以怪到女儿身上呢!

    “夫人,老奴知道了。可是,母女一场,您给她取个名字吧!日后,您们母女有缘分,兴许会有再见的一天。”许嬷嬷哽咽的说道。

    李玉闭着眼睛想了一下,然后,她那还带着血丝的嘴唇微微吐出两个字,“荼蘼。”

    许嬷嬷没读过什么书,可是,她是知道夫人取的名字的含义的。

    荼蘼花后,再无芬芳!它是最孤独寂寞的彼岸花。

    夫人这样起名,是希望这个孩子一生也如荼蘼花吗?

    “夫人,孩子的命已经如此了,您就给她起个好的名字吧!”许嬷嬷实在不忍心,她希望夫人可以改变主意。

    李玉摸摸孩子白嫩的小手,流着眼泪,说道:“她想活成什么样,就看她自己的选择了!一个连姓都没有的女孩,她要靠自己的努力,去寻找一个给她姓,并且可以疼爱她一生一世的男人。

    荼蘼花,它不与百花争美,但可一支独秀!我的女儿,会遇到那个怜惜她的男人的。名为荼蘼,可命不为荼蘼!孩子,答应母亲,一定要活的幸福,快乐!”

    李玉说完,最后不舍的,亲吻着孩子的小手。

    “夫人,三小姐笑了。天啊,这孩子刚出生就会笑!”许嬷嬷有些兴奋的,心疼的看着怀里的孩子。“夫人,三小姐笑起来和您一样好看,她会幸福的。”

    “嬷嬷,带走吧!再晚就来不及了......”李玉看着孩子天真的笑容,心如刀割,她的手紧紧的抓着被子,她知道自己的心在滴血。

    她嫁的夫君是个英雄,洛水国人人敬仰的大将军。

    可是,在她心里却是一个狠心的父亲。

    竟然相信那个道士,信了外人,不相信自己妻子的解释。

    从前对夫君的崇拜,现在都是刻骨铭心的恨。

    什么女儿是克死儿子的人,什么女儿是祸害,都是那个赵颜的阴谋诡计。

    为了取代她,做这个将军府的女主人!

    “赵颜,我李玉不会放过你!不要让我找到证据,要么,我让你血债血偿!”李玉愤恨的看向窗外。

    许嬷嬷将小荼蘼悄悄的抱出了将军府。

    一时间,她也是茫然的。想着让这个孩子将来还能和将军夫妇相认,悲痛过后,希望将军可以回心转意。

    站在那里思虑过后,她突然想到,在城里就一个远房的亲戚在京郊住着。

    那户人家姓方,他们家是做布匹生意的。

    在城郊开了一个布庄,据说生意还挺好。

    马上,毫不迟疑的叫了马车,直奔京郊。

    她孩子交给他们,特别嘱咐他们好好照顾着,留下了一张银票。

    而且,承诺每个月都会送银子给他们。

    说来也是巧了,他们家正好也有一个刚满月的孩子,这个孩子不愁没奶水吃了。

    当然了,许嬷嬷没有告诉他们孩子的身世,就是说了是夫人亲戚的孩子需要人暂时照顾一下。

    就这样,许嬷嬷就一直给银子给到了孩子六岁的时候。

    荼蘼很乖巧懂事,方家的老人很喜欢她,待她也如亲孙女一般。

    可是,在她六岁的时候,她的命运再次发生了改变。

    “我不管,我不能让我女儿嫁过去。再说孩子这么小,万一冲喜没冲好,我女儿的一生都毁掉了。”方夫人哭着搂着自己小女儿说道。

    本来是人人羡慕的好亲事,可是,如今竟然成了这样的笑话!

    自己夫君机缘巧合下救了林丞相,人家为了报恩情,许下了这门亲事。

    嫁的不是别人,还是人家的嫡长子。

    他们这样的商户,的确是高攀了人家的。

    可是谁曾想,那个林丞相的嫡长子林若辰竟然突染了重病。

    “儿媳,都是做母亲的人了。人家孩子才十三岁,他们家着急的心情,我们是可以理解的。人家也说了,若是真的不好,他们家还有三个儿子,不会让我们孩子委屈了。”方老夫人说道。

    “娘,彩儿是我身上掉下的肉,我怎么舍得让她六岁就做寡妇啊!说是不会委屈了,可这一去也是明媒正娶的,怎么再和其他儿子婚配。就是配了,也做不了正妻的。”方夫人不妥协的说道。

    “那有什么办法,答应的事情怎么反悔!当初人家来下聘的时候,你可是乐的马上就应了的。我们两个儿子,就这么一个女儿,你不嫁彩儿,你能嫁谁!”方老爷被自己哭的有些心烦的吼了起来。

    他还指望这个女儿能给自己带来好运气的呢!

    “老夫人,老爷,大姐,妾倒是有个主意。我们家不是一直白养着一个女孩嘛!反正,都是嫁个女儿过去,也没说嫁的是谁。

    这几年老夫人和我们一直当她是方家的人,她嫁过去不是正好的嘛!那个许嬷嬷今年开春的时候突然病故了,始终也没跟我们交代那孩子是身世。

    我们也不总好一直养着她,不知道她到底什么身份,始终养得也不踏实,不如......”乔氏想了一下突然建议说道,她觉得这个办法肯定能讨好了老爷的。

    “娘,我看乔氏的主意不错。那个丫头,也一直是我们担心的事情。她若是个知根知底的普通孩子,我们养着也就不算什么。

    可是,万一她的身世牵扯什么人,什么事情,我们摊上事就不好了。”方老爷沉默良久后说道。

    “娘,就那么办吧!我们养她一场,也算是她报恩了。那孩子聪明,机灵,到了那边也不会受苦。”方夫人马上附和说道,她心里这次对那乔氏有了一点改观。

    她当然明白这女人会出这个主意的用意,她也不怕她什么,自己有儿子,女儿,自己丈夫的心不会离开自己的。

    “好了,都不要再说了。你们说的都是道理,我反对的话,我成了没有道理的人。我也老了,你们看着办吧!但是,别亏待了孩子,既然顶着我们孩子身份走的,就给她应该有的。”方老夫人眼睛红了,她心里是很喜欢那个孩子的。也怜悯她的身世,只是,她没战胜自己的私心!她会每天拜佛保佑那孩子平安。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