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证明自己的办法

    苏显贵看了一眼对面的卫沐云,他也算是个异类。

    在这个朝堂上,林丞相的公子是九皇子的伴读,很明显林府是站在了容妃那边。

    女儿选择了皇后那边,他自然为了自己的顶上乌纱也会那么选择。

    可是就是这个人,他似乎哪边都不站。

    说他和林振威是对立,可是,他们二人也就偶尔会有些争论,但是,私下里面,他们也没做什么害对方的小动作。

    在苏显贵的眼中,卫沐云就是一介武夫,只会打仗,其他的人情世故都不知道的笨蛋。

    可是,皇上却对他非常的重视。

    就在刚刚,也是第一个询问的是卫沐云的意见,可想而见,他在皇上心中的位置了。

    即使,这样又能如何,皇上终会老,为了自己和子孙,还是要给自己找一个可靠的靠山。

    太子虽然资质普通,可母亲是皇后,他的位置不会被撼动的。

    皇后的父亲是开国的功臣,当年先帝遗诏中明确的表示皇上不能废后。

    他认为自己女儿的选择是最正确的,站在皇后这边,肯定比容妃那边可靠。

    即便九皇子容貌俊美,天资聪颖,深得皇上非常宠爱。可是,毕竟母妃势力是和皇后没法比的。

    “掩耳盗铃?卫将军这是何意?若是不惩罚了这个丫头,那么是不是代表公主,皇子们出去就可以随意让百姓里面一些野蛮的人随便推倒了?”苏显贵说道。

    “皇上,微臣认为苏大人的话也是有些道理的。惩罚是不能免的,就是罚轻罚重的事情。”站在林振威这边一个官员出列说道。

    他不是很清楚林振威身边的丫头是谁,可是,他一直不语,应该是不重要的人。

    苏显贵是皇后那头的人,玉妃正得宠,为他们说话肯定没有错。

    “皇上,老臣的觉得还是卫将军的话是对的。民心不可失的!七公主年幼,这个孩子也才六,七岁的样子。她们之间的玩闹,就是推倒了,又能有多大的伤呢。

    真的不适合把事情闹大了,也显得皇家气量小了。公主是失了点面子,当时觉得有些难堪。可是,若是她能大度的原谅了这个孩子,她得到的可比失去的多。”一个年长的官员说道。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沈初尘的父亲静安侯。

    他是一个惜才的人,这个女孩的事情他听小儿子告诉他了。

    女孩很聪慧,他不想她日后长大了,因为这个事情影响了她的前程。

    “老侯爷,那个丫头可是很野蛮的。昨日微臣听闻七公主受了委屈,急忙进宫探望。”说话的时候,苏显贵还有些狠狠的瞪了一眼荼蘼。“说那孩子不是故意的谁会相信,玉妃娘娘让宫女查看了公主的玉体,身上多处伤痕。

    那孩子得用了多大的力气,才把人摔成那样啊!公主千金之躯,何时受过那么严重的伤。倘若是留下疤痕,那该如何是好。”

    “若是这样,那还真得严惩了。”又一个官员站了出来,站在了苏显贵这边说话。

    皇上听说七公主身上有伤,眉头微皱,看向那边的荼蘼。

    “昨日你真是无心之过?”北冥靖堂语气明显不悦的问道。

    “皇上,民女真的不是故意推倒公主的。”荼蘼说道,她想起那个奇怪的梦,可是,和他们说了,他们也不会相信她的。

    林若晨担忧的看向自己的父亲,他有些着急,父亲怎么不为荼蘼说句话呢。

    连那边的卫将军都替荼蘼说话了,可是,父亲却是一直沉默着。

    “你若不是故意,可是,公主身上怎么会有那些伤痕呢?你的年纪比公主小,身形也要小一些,你若是不使出很大的力气,不会给公主造成伤害的。

    在朕面前,是不能说谎话的知道吗?”北冥靖堂非常严肃的看她说道。

    荼蘼思索着如何给自己辩解,证明自己没有说谎。

    她看向大殿中间有一个宝鼎,看着应该有个百十来斤的样子。

    若是自己可以将这个鼎挪动一下,他们应该相信自己是无心的过错了吧。

    大殿上的文武百官,他们小声的窃窃私语,他们都认为,这个孩子今天是难逃被惩罚的命运了。

    卫沐云微微叹气,他尽力了,公主受伤了,那就不好办了。

    皇上惩罚了荼蘼,那么百姓们知道了这个事情,也会认为皇上是对的。

    沈侯爷也很无奈的看着这个情况,心中有些不忍,可却也无能为力去改变。

    林若晨要为荼蘼说话,被身边的林振威扯了一下他的袖子,示意他不要说话。

    就在大家都认为荼蘼是无法改变被打板子的命运的时候,荼蘼说话了。

    “皇上,我若是证明自己是无心的,是不是就可以不用挨板子了?换其他的方式受罚呢?”荼蘼说道。

    “不错,可是,你如何证明你不是故意的呢?”北冥靖堂对于她的话,有些吃惊的问道。

    如果是他,他都无法想到如何证明自己不是故意的。

    大殿上的官员的表情和北冥靖堂几乎是一样的。

    他们谁都无法想出,这个孩子如何证明自己。

    “皇上,民女真的是无心的。就是民女自幼力气太大了,所以才造成了那样的后果。为了证明民女的话,若是,民女能推动那大殿之上的宝鼎分毫,您可否就相信民女呢?”荼蘼手指着大殿正中的宝鼎说道。

    “孩子,那鼎可有百斤,你一个六岁的孩子,怎么可能挪动呢!”沈侯爷担忧的看着她说道,不想她去用蛮力那么做。虽然,她的办法是可以证明自己。但是,却是太难做到了。

    “卫将军,她不会是你失散的孩子吧?”一个官员玩笑的说道,因为大家都知道,卫沐云在年幼的时候,就是力气惊人的大。

    卫沐云怒视了那个人一眼,那个人不出声了。

    失散的孩子,那是他心底的痛。

    虽然他很生气,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目光却是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那边的女孩。

    “你去试一下吧!若是你真的可以挪动分毫,朕就不会再罚你。”北冥靖堂是个惜才之人,看向荼蘼的目光有些惋惜之色。

    这个孩子若是真的可以挪动,那么日后也是一个将才。可惜,她是一个女孩子。

    荼蘼点点头,然后走向了大殿中央的宝鼎面前。

    因为,她毕竟年幼,她的手臂根本是无法完全环绕住的。想要将鼎抱起,那是不可能做到的。

    她只能选择推,只要推动了也就可以证明自己。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