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林若晨的试探

    北冥逸在跟他们说完之后,第二天早朝之后,就去了御书房和自己的父皇说了自己的想法。

    在他的意料之中,北冥靖堂答应了他的请求。

    对于他有那样的想法,还非常的赞赏。

    但是,容妃知道后不是很赞同。

    “为什么要去那么远?”容妃有些生气的看着自己儿子,担心他去了那里会有危险。

    皇后和她这些年,一直在暗地里较劲。

    她非常担心,皇后会找人在外面将自己的儿子秘密的杀害。

    “母妃,孩儿去那边虽然离您和父皇远。但是,跟在卫将军身边,我怎么会有危险呢。”北冥逸理解母亲的担心,可是,他觉得她的担心有些多余了。

    卫沐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安全,为了自己平安,还会教自己一些本事。

    他不认为他在这里就是安全的,相反,太后对他的宠爱,让很多人会嫉妒他。

    远离这个地方,反而,对他是安全的。

    “你指着卫沐云保护你?那边战事频繁,打起仗来,刀剑无眼,他怎么护你周全。”容妃觉得自己儿子想得简单了。

    “母妃,父皇已经同意了我的请求,我不想改变心意了。去了那边,不管如何,肯定会学到东西的。我没有指望他真的保护我,我要的是自己可以自保。”北冥逸说道。

    “唉!”容妃良久之后,深深叹气一声。

    儿子大了,自己已经掌控不了,只能自己在暗中找人保护他好了。

    “你这一去,准备去多久?”容妃已经无法阻止,她要好好筹谋一下。

    “五年。”北冥逸说道。“母妃,父皇正值壮年,很多东西还是不要太激进了。”他想让母妃知道,越想得到的东西,就应该表现的淡然,才会对自己更加有利。

    父皇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是非常清楚的。

    若是,自己的存在,让父皇觉得不安,他知道对他没有任何的好处。

    北冥轩和皇后一直在暗中培植自己的势力,他相信若是父皇知道了他们的动作,那么,北冥轩的路就不会走太远了。

    他倒是很期待五年后。

    “行,听你吧。什么时候出发?我给你准备一些东西带着,还有,给你挑几个可心的人身边伺候着。”容妃说道。

    “三日后,就出发。母妃,我是去那边打仗的,不是去玩的。我需要带的东西,我会跟下人说的。只带一个侍卫就够了,其他人,您就别塞给我了。”北冥逸知道自己母亲担心自己,可是,他可不想弄那么麻烦。

    本来自己的容貌就已经让自己很心烦了,在弄那么一大堆人跟着,那些武将肯定会看轻自己的。

    他那样的状态过去,也让卫沐云会反感,会不想教自己东西。

    “行,都听你的。真的是儿大不由娘!但是,你必须保证每个月给母妃捎一封书信回来,我要知道你的近况。”容妃有些无奈的说道。

    儿子已经做了决定,好在他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也可以让自己放心一些。

    “我答应您。”北冥逸给了自己母亲承诺,就是母亲不说,他也会时常给她报平安的。

    北冥逸和容妃聊过之后,就去准备出发的事情。

    林府中。

    林若霖收到了北冥逸的信件,他坐在那里呆了很久。

    林若晨走进来叫了他几次,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在想什么呢?”林若晨喊了几次,见兄弟没有反应,到他面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林若晨那么一拍,林若霖吓了一跳,他手中的信件掉落在地上。

    林若晨将信件拾了起来,看完之后目光深邃的问道:“是不想去的吧?”

    “没有,我怎么会那么想。去了那里,对自己是一种锻炼。就是突然离开家,心中有些不舍,有些放不下......”林若霖说道。

    他无法说出自己心里的感觉,也感觉自己不能对自己的兄长说出心里的感觉。

    “若霖,你那么想,为兄心里为你高兴。在卫将军那里,的确是一种锻炼。去吧,虽然时间有点长,但是,家里这边有我,你就不用有什么牵挂的。”林若晨说道。

    “我知道,家里有大哥在,我的确没什么可牵挂的。但是,突然离开,心里还是有些......”林若霖说道。

    “若霖,这个家里,你最放不下的是谁?”林若晨试探的看着自己的兄弟问道。

    心里是有些紧张的等待他的答案。

    他不知道,如果那个答案是自己害怕听见的,他该如何回应。

    林若霖看着自己的兄长,他知道有些东西,是永远也不说出来的。

    他淡淡一笑,“大哥,我放不下的当然是你。我们兄弟二人的感情,我想你应该和我一样的心情吧?你就对我没有不舍吗?”

    林若晨听了他的回答,爽朗一笑,“是啊,我当然也舍不得。不过,想到你出去后,五年回来,会有脱胎换骨的转变,我想我这份不舍真的不算什么。

    我弟弟会很优秀,我当然是最开心的。去吧,常常写信回来,我们知道你平安就好。

    虽然,你是陪着九皇子过去的。心里会有保护他安危的心思,可是,我以一个兄长的私心告诉你,我还是更希望你平安。”

    林若晨再次重重的拍了一下自己弟弟的肩膀。

    很多的语言在那里了。

    看来是自己多虑了,他和荼蘼真的没有其他的感情在里面。

    面对自己兄弟坦荡,他倒是有些觉得暗自羞愧起来。

    林若霖听了自己兄长的嘱咐,他的眼眶有些微红。

    现在的他虽然无法弄清楚自己的感情,但是,即使弄得清楚了,他也只会深深的埋在自己的心里。

    林夫人知道自己儿子要离开,哭着去求自己的夫君林振威。

    “夫君,你去求一下皇上,儿子年纪还那么小,怎么能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呢!还是在卫将军的手底下,他可是你的对头啊。”林夫人抹着眼泪说道。

    “真是头发长见识短!这是一次锻炼孩子的好机会,就是因为小,才更应该出去多学习一些本事。卫沐云是个耿直的人,不会因为我们在朝堂上意见分歧,就对我的儿子特别照顾的。”林振威说道。

    “战场上多么危险,若是......”林夫人心里就是不放心儿子出去。

    可是,看自己夫君的态度,看来自己是劝不动了。但是,她不想放弃,打算用其他办法留住自己的儿子。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