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被迫当兵

    女子身边的孩子哭得很厉害,她去拉自己父亲的手,被一个士兵狠狠的踢到了一边。

    荼蘼见状非常的气愤,她到孩子身边将她扶了起来。

    “欺负一个女人和孩子,你们还算是当兵的吗?皇上是让你们这样带人走的吗?”荼蘼虽然久居上山上,可是,对于自己国家的皇帝,她还是略有了解的。

    这个皇帝还算是个明君,百姓还是很爱戴他的。

    果然,她那么一说,那个刚刚行凶的士兵脸上露出有些惊慌的表情。

    “你是哪来的刁民,这里有你什么事,少在这多管闲事。”士兵恼羞成怒的吼道。

    “有不平的事情,我就要管。你们没看见吗,这个男人要去当兵,那娘三人怎么生活?我不相信,我们的皇上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皇上是个明君,他一定不会让百姓对他失望的。”荼蘼振振有词的说道。

    “怎么办,这是最后一家了,要是因为他一个人,让皇上知道这个情况,还真的有点不好说了。”另外一个士兵在那个士兵耳边悄悄说道。

    也不是他们心狠,他们有任务在身的,完成不了,他们也没好果子吃。

    当然,他们在其他村子里面征兵,也遇到过骗他们的事情。

    他们也很难做的。

    那个行凶的士兵听了他的话,心里开始嘀咕起来。

    他看向对面的小少年,他不是想为这家人出头吗,那就让他帮到底好了。

    “你也是洛水国的人,你多大了?”士兵问道。

    “十四岁,怎么了?”荼蘼说道。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难道伸张正义还分年级吗。

    “好,既然你想帮他们,那么就替他当兵好了。那么有热情,不如把你的热情用到更有价值的地方。”士兵说道。

    “你这是什么话,我怎么可以替他去呢。”荼蘼觉得这个士兵实在不讲道理。她还要去寻亲,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而且,她是女子,怎么当得了这个兵呢!

    “怎么回事,就查这一家了,赶紧带上人走。”一个声音出现他们身后。

    士兵一听说话声,马上转身下跪说道:“卫副将,小人马上带人过去。”

    卫昊天看向面前跪着的人,挑眉看了一眼那个面容有点丑陋的男孩。

    刚刚的一幕,他在不远处已经都看见了。

    那个男孩看着他的眼神是不畏惧的。

    只是,他的眼睛,为什么让他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把这个人带上,赶紧出发,误了时辰本副将可保不了你。”卫昊天突然手指向荼蘼说道。

    荼蘼瞪着自己的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骑着马的俊美少年。

    这个人怎么更加不讲道理呢!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我还有事呢,我不能去当兵的。”荼蘼喊道。

    “你的年纪本将军已经知道了,我让你去当兵一点不过分。你就是告到了皇上那里,你也是输的人。你不是想帮他们吗,你若是去了,本将军做主就放了那个男人。”卫昊天说道。

    “小弟弟,求求你帮帮我们吧,我和孩子们真的不能没有我相公的。”女子说着拉着自己的女儿跪在荼蘼面前,让女儿给荼蘼磕起头来。

    荼蘼见状,急忙将人都搀扶起来。

    “哥哥,求求你了。”小女孩也哭着说道。

    荼蘼见到这个情况,实在是内心有些受不了。算了,当兵也就是三年就可以回来,自己小心一点吧。就是,自己没办法去寻找许嬷嬷和师父了。

    可是,她面对这个情况,真的不能一走了之的。

    以她的武功,她想离开,她知道自己是可以走掉的。

    “好,我去就是了,那你们放了那个男人。”荼蘼说道。

    “把那个男人放了,带他去那边的三号马车。”卫昊天对着那俩士兵说道。

    那俩士兵听了卫昊天的话,将那女人的相公放开了。

    带着荼蘼上了三号马车。

    荼蘼上了马车,马车里面已经做了七个年轻男子。

    年纪跟她应该差不多的样子。

    她选择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去。

    “我们洛水真的是要完了,看看招的都什么兵啊!瘦的瘦,肥的肥,丑的丑,真的为我们的国家担心啊。”一个年轻男子阴阳怪气的说道。

    “周顺,你说话不要那么没口德。好像你多好似得,瞧你那黑乎乎的样子,跟刚从灶坑里钻出来的一样。”何大伟也不客气的说道。

    他们这里都是一个村的,谁对谁都是多少了解一些的。

    这个周顺仗着自己有亲戚在京都做官,总是有点看不起人的态度,他反正是非常看不惯的。

    “何大伟,你敢骂我,信不信我让你家今年没好收成。”周顺眯着眼睛,生气的说道。

    “周顺,你以为你是谁啊,有本事你就做去,谁怕了你不成。”何大伟也不示弱的说道。

    “好了,大伟,别和他一样了,都是一个村的,让外人看了笑话。小老弟,你很面生,你怎么会上了我们村的马车呢?”赵山说道。

    赵山是个和事老一样的人,因为读书算是比他们多,总是觉得自己应该充当这样的角色。

    荼蘼一听点到了自己,不再看热闹了。

    “我是替人过来的。”荼蘼说道。

    “替人?替谁家啊?”赵山继续问道。

    “我也不清楚,那家的孩子很小,女人不能没了相公,孩子不能没了父亲。”荼蘼说道。

    “我知道了是刘秀才家,那个秀才啊的确是当不了兵。一年有大半年都病着,他去了战场估计就是去送死的。”一个有些肥胖的男子说道。

    “王林,别说别人了,看你那一身的肉,自己也担心一下自己的吧。还有你弟弟,你说你们家的粮食是怎么吃的,能吃的差别这么大。”周顺又说道。

    “周顺,你担心自己吧,我们兄弟不用你惦记。上了战场,你肯定是第一个被刺死的。”王木说道。

    “为什么?”周顺知道肯定不会是好话,可是,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嘴。

    “你说这些人谁有你黑啊?目标那么明显,你先死,谁先死啊?”王木笑着说道。

    荼蘼听了王木的话,忍不住笑出声。接着马车里面的其他人,也不客气的都笑了起来。

    “该死的王木,你想找死吗?”周顺说着就站起身朝王木扑了过去。

    周顺的体格毕竟比王木要强壮一些,王木就是嘴比他厉害。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