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好一双玉手

    荼蘼拿着自己的小刀在那个木条上勾划着。

    因为,闲着无事,她打算雕刻一个物件来消磨时间。

    “做个小物件。”荼蘼回答宋灵儿说道。

    “什么小物件啊?这个木头能做什么啊?”宋灵儿说着坐在了他的身边的位置。她其实对这个男孩也印象挺好的,他不怎么说活,可是,声音很好听。

    坐在他身边,他身上散发的清香,让她觉得在这个炎热的夏天觉得丝丝清凉入心。

    难怪二哥会喜欢他了,她也有点喜欢他。

    就是,他那边的脸要是没那碍眼胎记就好了。

    “等会你就看见了。”荼蘼专心的雕刻着。

    她全神贯注的做自己手里的事情,没有发现,在她的另一边也坐了一个人。

    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寻找她而来的夜萤。

    夜萤坐在那里,他集中精力的仔细的闻着身边人身上的气味。

    他眼中露出兴奋的目光,就是这个人了!

    可是,他有些不解,怎么会是男孩了?

    他贴近身边的人,仔细看他的容貌。

    似曾相识的感觉,冲撞了他的心房。

    眼睛,对,就是他的眼睛。

    那清澈如水的明眸,不会错的。

    这个人真的是怪物吗?能从一个女人长成了一个男人!

    不管她是男人还是女人,总之他是她就好了。

    他要试探一下他,想知道这个人还记不记得他了。

    荼蘼感觉到了一股炙热的目光一直注视着自己。

    她想忽略都有点难,他的目光太放肆了。

    她有点生气看向身边的男人,“公子,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可要不要离我这样近吗?我想我们应该不认识的。”

    “是啊,你是哪位?”卫昊天走了过来,将夜萤拉了起来,有点要和他打架的架势。

    他看着这个男人实在不爽,简直要把身体贴到梧桐身上了。

    看他长的人模狗样的,他实在是生气他的行为。

    说他是个道貌岸然的登徒子也不过分。

    卫昊天觉得自己有点紧张了,梧桐毕竟是个男子。

    可是,这两天他实在都有点分不清了。

    那个赵家老二,还有林若霖奇怪的态度,他都以为梧桐不是男子,而是一个女子了。

    夜萤嫌弃的推掉了拉着他衣襟的卫昊天的手。

    “夜萤。我只是看这个小公子的容貌酷似自己的朋友。”

    “公子,算了,既然是个误会。”荼蘼看卫昊天的架势马上说道。她心里也不舒服,但是,也不想卫昊天因为这个事情和人家打了起来。

    看对方应该是个文弱的书生,怎么能和卫昊天比呢。

    看对方穿着,也是一个非富即贵的人,不想给卫昊天带来没必要的麻烦。

    “昊天,既然是误会,不要再计较了。”林若晨也走过来说道。

    “你哪国的人?”卫昊天语气不好的问道。

    “思云国。”夜萤怕他们几个人怀疑自己的身份,于是,就把对卫沐云说的话说了一遍。

    可是,他一说出那三个字,他看面前的几个人脸色都变了变。

    “你们国家的人可真是有意思啊!难道,我们洛水国的人都和你们的人长得像?”卫昊天调侃道。

    他可真是服了他们,说他像人家失散的兄弟。如今又说梧桐像这个人的朋友,思云国的人都这样爱套近乎吗?

    宋灵儿听了卫昊天的话,她的脸露出有点尴尬的笑容。

    她瞪了一眼那个叫夜萤的男子,觉得他真的很烦人。

    “喂!你这个人好烦啊,你是思云国哪里的人,没听过我们国家有这么奇怪的姓氏的。”宋灵儿不客气的说道。

    “小姐,你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你不知道我的姓氏有什么奇怪的。你不知道,别人就不能姓了吗?我姓这个有那么奇怪嘛,还有人是没有姓的呢。”夜萤说话的时候看向荼蘼。

    荼蘼听了他的话,眼神黯淡了一些,她的确就是那个没有姓氏的人。

    “好了,夜公子,不管梧桐是不是你认识的人,你刚刚的举动实在是失礼。”林若晨有点听不下去了。

    荼蘼低着头继续完成自己的作品,又刻了几刀,一个栩栩如生的小兔子就呈现在大家面前。

    “哇!好像啊!梧桐,你手太巧了。”宋灵儿激动的看着荼蘼手里的作品。“你的手好纤巧,真的比女子的还要好看。大哥,你看看,他的手指是不是比我的好看还许多啊!”

    宋灵儿说着将自己的手放在了荼蘼的手旁边,让大家去看。

    “真的是个妙人!”宋文轩感叹道。

    他是个惜才之人,巧的是,他认为有才的人都是一些才华出众的男子。

    难免就让人误会了他的嗜好了。

    他也懒得去解释,反正,他也是有点不喜欢那些在他面前,故作风情,娇滴滴的女子。

    林若霖看向荼蘼的手指,他的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

    这样的手指,的确很难想象是出自一个男子之手。

    这几日他一直搂着他,他可以确定在自己怀里熟睡的人是男子。

    第一晚,他是不想其他人占他便宜,所以才无奈的充当了保护他的角色。

    半夜当梧桐的身体窝进自己的怀里,他本来是抗拒的。

    搂一个女人睡觉,他都不曾做过的事情,何况还要去搂一个男子呢。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他身体一直靠近自己的时候,他身体放弃了反抗,接受了他。

    他身上的清香,让他有些心神莫名的安宁,舒适。

    他好像上瘾了一样,接着三个晚上,他都搂着他安眠。

    只有他自己知道,第二,第三晚上都是他主动去搂着他的。

    “咳,咳,咳。梧桐真是好手艺啊!”北冥逸走上前拿下宋灵儿手里的雕刻,放在手里仔细端看着。“好像在哪看过这个小兔子。”

    “当然看见过了,这么像,肯定是看过的真兔子了。”宋灵儿说着去抢雕刻。“男人要这个东西做什么,梧桐小公子,这个送我如何?”

    宋灵儿非常喜欢这个木雕。

    荼蘼有点犹豫,可是,她也不是一个吝啬之人。自己喜欢,日后再刻一个就是了。

    “可以,小姐喜欢就拿去吧。”荼蘼说道。

    “等下,梧桐是我的奴才,他的东西也需要经过我这个主子同意才行。”北冥逸没打算交出来的说道。

    “那你同意不啊?”宋灵儿有点受不了的说道。

    “对不起了,赵小姐,本公子不同意,这个东西归我了。”北冥逸有点孩子气的收在了自己的袖子里。
广告2

本站推荐